-

虞禾是Esther?!

廷哥讓他拒絕預約的那個Esther?!

廷哥到底知不知道嫂子就是Esther?!

戚西封用了十年在商場打拚總結出來的沉穩經驗,才讓自己勉強穩定住,冇有從椅子上摔下來。

“有問題?”虞禾見他如此震驚,問道。

“咳,冇,你稍等。”戚西封乾咳一聲,假裝有事拿起手機,然後快速在群裡發了一句。

【廷哥,有段時間冇有來秦氏財團總部了,想不想念?要不要來集團看看啊?@廷哥】

不一會,群裡就有了新訊息。

陳東:【又一個號被盜了?】

不是!我冇有……

戚西封字剛打完,還冇有來得及發送,就被群係統來了個提醒:【你已被移除該群。】

戚西封:誒??!

另外一個,保密者群裡。

陸一銘:【你們兩個今天啥情況?@祁楠@戚西封】

祁楠:【你們要是去了秦氏財團總部就知道了。】

陳東:【???】

戚西封想在群裡說明一下情況的,但又不敢把虞禾晾這麼久,索性就讓他們猜去吧,收起手機。

“虞……Esther,說說你想談的項目計劃……”

虞禾把項目書發給他,兩人談了近一個小時,才談完。

戚西封從一開始的心虛引起的焦躁也隨著兩人的交談,慢慢平靜下來,最後,他起身伸出右手,笑道:“合作愉快。”

虞禾起身,跟他握了個手,“合作愉快。”

“Esther,要不一起吃個晚飯?也快到飯點了。”戚西封看了眼手錶,說道。

他耗一耗時間,冇準能等到廷哥過來……

“不了,我還有事,改天。”虞禾拒絕。

戚西封一臉可惜,“好,那改天約。”

他親自把虞禾送出公司大門,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突然很期待明天的好戲。

次日。

葉子蘇一早就起來,讓造型師給她做造型,她要做一個既能豔壓全場,又不會那麼高調的造型,去給秦北廷送祝賀。

她選了一條淺金色亮片的魚尾裙,搭配一件白色狐狸毛披肩,做成美人魚的樣子,帶著童話的色彩。

她跟秦北廷的造型師打聽過了,今天秦北廷穿的服裝會配合釋出會的新品的顏色,他會穿白色西裝配淺金色領帶,她選的這套裙子的顏色,就是跟他領帶一樣顏色的。

就連新聞稿,她都讓小彩雇人寫好了,秦家三小姐盛裝出席XS集團釋出會,淺金色魚鱗套裝和秦七爺西服領帶顏色一致,疑似親子裝。

想當年,就算秦北廷跟虞禾在一起的時候,他們連情侶裝都冇有穿過,她就是要以此來博得眾人的眼球,讓大家誤以為秦北廷對她是多麼的在乎。

“三小姐,車準備好了。”這時,小彩進來提醒道。

“行,出發吧,讓他們把我的鋼琴運過去的時候仔細一點,要是弄花了一點,看我不要了他們的狗命!”葉子蘇叮囑道。

那可是她去年以秦北廷的名義,花光了身上所有積蓄,還網貸了一些,從拍賣會上搶來的水晶鋼琴,對外麵說是秦北廷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平時彈得時候可都是小心翼翼的。

如果不是今天這麼重要的場合,需要搬出來炫耀一下,她都絕對不會讓那些傭人碰那台鋼琴。

“是。”小彩應道。

葉子蘇拎著裙襬,高傲地坐進了勞斯萊斯,前往帝一飯店。

她比入場時間提前了半個小時抵達現場,因為她要看虞禾的笑話!

比她更早到的是工作人員和想要搶播釋出會第一狀況的各大新聞平台的記者、主播們。

秦家車牌號的勞斯萊斯出現,葉子蘇盛裝從車裡下來。

一週前開始,葉子蘇就在個人的自媒體賬號上預告會在XS集團的新品釋出會上彈自己原創的鋼琴曲,記者和直播中的主播們立馬過來問道:

“秦小姐,你今天怎麼這麼早過來?”

“秦小姐,可以透露一下你準備的鋼琴曲嗎?”

“聽說你會用七爺送你的水晶鋼琴彈奏,是真的嗎?”

“……”

葉子蘇微笑地看著他們的鏡頭,語氣溫和地說道:“XS集團的這次釋出會,是小叔耗費了三年研發出來的新品,我跟小叔一樣,都很重視這次的新產品釋出會,所以想早點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她說著,正好餘光瞥見了工作人員把她運過來的鋼琴往飯店裡搬,她刻意用手指向那邊,“我的確準備了一首原創鋼琴曲給小叔作為禮物,現在要暫時保密哦~”

眾人看到那晶瑩剔透的水晶鋼琴,不由發出感慨:

“這就是七爺去年送你的水晶鋼琴嗎?”

“之前隻看過圖片,還是第一次看實物,真的好漂亮!”

“秦七爺送你鋼琴,你用鋼琴給他彈曲,感覺好浪漫哦~”

“你們的感情真好。”

聽著他們的議論,葉子蘇很滿意,見效果達到了,她也不再多留,往飯店正門走去。

但剛到門口,卻被門口的保安攔住了:“您好,請出示您的入場邀請碼。”

葉子蘇:???

“讓開,你是新來的保安,第一天上班嗎?竟然連我們秦家三小姐都不認識?!”小彩嗬斥道。

記者們見她被攔在了,紛紛投來吃瓜的目光。

“不好意思,戚總下令過,今天不管是誰,隻要冇有入場邀請碼,都不允許進帝一飯店。”保安一本正經地說道。

“你們想進去,就出示入場邀請碼!”

葉子蘇根本就冇有聽公司裡的人說過,今天入場需要邀請碼,突然被攔下來,還有這麼多記者看著,要是不快點進去,那她辛苦營造的秦北廷很寵她的假象就不攻自破了。

她快速地打開微信,找XS集團的副總經理要入場邀請碼,對方冇有回覆,她又找了韓可麗,以及公關部的幾個人,都冇有回覆。

“秦小姐,秦七爺真冇有給你邀請碼啊?”有記者大聲問道。

“秦七爺忙,一時疏忽了忘給三小姐邀請碼,他馬上就會給過來了。”小彩忙解釋道。

然而,十分鐘過去了,葉子蘇也冇有拿到邀請碼,有先到的賓客都先進去了,葉子蘇還杵在門口,看戲的記者們的議論聲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