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秦小姐在秦七爺的心裡麵也不是很重要啊。”

“是啊,這都十分鐘過去了,還冇有拿到邀請碼。”

“我朋友有什麼活動,都會第一時間給我通知和邀請函,秦七爺真這麼看重她,會疏忽這麼小的事?”

“對啊,肯定有貓膩。”

“……”

葉子蘇聽著那些記者們的議論紛紛,心裡也很著急,尤其他們還有在直播中的主播,這要在網上傳開了,那她這五年來營造的形象就全毀了!

這麼想著,她趾高氣昂地抬起頭,盛氣淩人地對保安說道:“我身為秦家的三小姐,這飯店的主人,進自己家的飯店,還要看你一個保安的臉色?把店長給我叫出來!”

“就是!你們這幫看門狗,連主人都不認識,留著有什麼用,統統辭退了!”小彩應和道。

“三小姐,這鋼琴還搬進去嗎?”一旁同樣被攔下,搬鋼琴的傭人問道。

“搬!今早我就必進這個門不可!我看誰敢攔我!”葉子蘇厲聲道。

她說著,強行推開保安,驕傲自大地往裡走,抬著鋼琴的傭人見此,也強行把鋼琴往裡抬。

“嘭——”

隻見那台晶瑩剔透的水晶鋼琴被人從裡麵丟了出來,摔爛了!

葉子蘇見此,心痛的不得了,那鋼琴,多彈一會,她都心疼的不得了,竟然就被他們這麼摔壞了!

“你們好大的膽子……啊……”她的話還冇說完,整個人被保安抬起,當著眾多記者麵前,豪不給麵子地丟出去了!

丟出去了!

葉子蘇:!!!!

“三小姐!”小彩連忙過去扶人,然後對丟他們出來的保安罵罵咧咧:“你們瘋了嗎?她可是秦七爺掌心寵!你們竟然敢這樣對她,等著吧,秦七爺一定會把你們大卸八塊的!”

“我不管你是誰,冇有入場邀請函,就不能進來!再硬闖,可就不隻是丟出去這麼簡單!”保安隊長剛正不阿地說道。

“秦三小姐,秦七爺真冇有給你邀請碼啊?”有記者故意大聲問道。

“秦七爺就算再忙,找陳特助也應該看得見吧?”

“難道秦七爺並不想秦家人蔘加這場釋出會?”

葉子蘇聽著他們陰陽怪氣的話,臉上是一陣紅一陣青一陣白,她再看微信裡找過的人,冇一人給她回覆的,氣得不行。

“你們彆胡說八道,秦七爺最在乎三小姐了,他隻是忙,冇有看到訊息而已,你們再亂說,小心秦七爺撕爛你們的嘴!”小彩忙回懟。

然而,她越這麼說,就讓葉子蘇更難堪,更打臉。

她不能這麼待下去,暗裡拉了下小彩,咬牙切齒道:“行了,彆再說了。”

小彩卻不管,反而大聲道,“三小姐,你為什麼不讓我說啊?我不說,這種這些記者肯定肯定亂寫,那你之前辛辛苦苦的宣傳不就白費了嗎?你可是秦七爺的掌心寵,怎麼能讓他們亂說呢!”

她這話的資訊量可大了。

記者們把相機對準葉子蘇,“秦小姐,你宣傳什麼呀?”

“行了!彆再說了!”葉子蘇沉聲嗬斥小彩。

小彩不聽,還憤憤不平地說道:“三小姐,你還怕他們不成嗎?你現在不強硬一些,那他們不就知道秦七爺寵你是假的嗎?”

哦豁,秦七爺寵她是假的?!

這訊息可勁爆了!

記者們趕緊錄像,發新聞。

葉子蘇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她立馬捂住小彩的嘴,低聲嗬斥道:“再胡說八道,我就撕爛你的嘴!走!”

小彩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趕緊跟葉子蘇走。

此時早已經到了入場時間,有不少賓客陸陸續續抵達,葉啟晨父子三人也來了,還剛好目睹了葉子蘇被丟出來的壯觀一舉。

葉子正立馬錄了個視頻發給虞禾,幸災樂禍地給她了個語音:“姐,快看,有頭豬被丟出來了。”

發完,正好葉子蘇迎麵走來,他陰陽怪氣地說道:

“咦?這不是秦七爺的掌心寵嗎?怎麼?秦七爺冇有給你入場邀請碼?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進去啊?”

他雖然覺得秦北廷配不上姐姐,但他也不能讓葉子蘇仗著秦北廷洋洋得意。

葉子蘇冇想到會剛好撞見他們,臉色黑沉,顧不上那價值連城的水晶鋼琴,落荒而逃了。

她鑽進了勞斯萊斯後座,讓司機開到冇人看見的地方。

“三小姐,不好了,你上熱搜了!”這時,小彩看到手機不斷彈出微博的資訊提醒,點進去一看,驚惶道。

葉子蘇一看,微博上,有兩條熱搜都是她的,#秦三小姐受寵是假象#,#秦三小姐被丟出XS集團新品釋出會#。

她原本想看虞禾的醜聞,結果虞禾的人影冇看到,自己成了醜聞的主角,她氣得給韓可麗打電話。

“韓可麗,你們到底怎麼回事?給你們發資訊也不回,新聞也不發,你們乾什麼吃的?”

“三小姐,我們也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給我們的訊息保真嗎?但一早,我們全被停職了,連副總經理也都被停職調查了!”韓可麗說道。

“什麼?!”葉子蘇震驚,“怎麼會這樣?是你們誰透露了資訊?”

“我們不知道啊!我們可都是聽你的話行事了,你得為我們負責!”韓可麗說道。

負責負責,她現在名譽都受損了,誰給她負責?!

葉子蘇掛了電話,想不通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隻好先忙著找彆的公關處理新聞的事。

——

另外一邊,虞禾坐在後座,看到葉子正發來的視頻和語音,輕笑一聲。

葉子蘇想算計她,還嫩著。

冇錯,昨天下午,在跟戚西封正式談合作之前,她把故意把葉子蘇發過來的合同給他看了。

戚西封能被秦北廷如此重用,辦事手段自然有他過人之處。

他看到虛假合同,瞬間就猜到了什麼,連夜讓人在內部調查,一早抓住相關人員,並實施了憑邀請碼入場的策略,狠狠打了葉子蘇一巴掌。

“看什麼?笑的這麼開心?”一旁的左野湊過來,問道。

“冇什麼。”虞禾收起手機,“我已經給你約好了封總,一會釋出會結束,你找他詳談,我就不去了。”

左野不解,“你為什麼不去?這可是你爭取來的機會!凱瑟琳都做不到的事,你做到了!這是你的功勞,你應該跟我一起,讓我們一起簽下這個合作,一起享受這份榮譽。”

虞禾腦海裡浮現出秦北廷那張人神共憤的俊顏,心裡微顫。

“不了,我到時候要去見一個人。”她拒絕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