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端著一杯香檳,站在十層的落地窗前,俯視著樓下正門發生的一切,人神共憤的俊顏上毫無波瀾。

他站了好一會,直到看到一個紅色的身影從車裡下來,明明是很小的一個身影子,可卻莫名的吸引他的目光。

他仰頭喝完杯中的香檳,放下杯子,轉身要出去。

“廷哥,賓客已經來了一半多了,差不多要開始了。”這時,戚西封敲門進來彙報道。

“嗯。”秦北廷應了聲,開門出去時,戚西封突然叫住他,“廷哥。”

秦北廷:“說。”

戚西封嘴唇翕動,欲言又止。

自從昨天下午他知道虞禾就是Esther後,他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要怎麼把這訊息轉告給秦北廷。

主要吧,這事他去提醒的話,好像會讓老大尷尬。

看上的女人被自己拉入了黑名單,多囧啊。

為此,他糾結了一個晚上,在想到底要不要告訴老大,結果徹夜未眠。

最後他決定,為了老大的麵子,還是不說了,讓老大自己去發現?

反正今天嫂子也會來。

到時候,隻要他裝作不知道,老大就不會覺得尷尬。

這麼想著,戚西封又道:“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

秦北廷:“說人話。”

“咳,我就是突然覺得普希金的這首詩歌寫的挺好的。”戚西封乾咳一聲。

“想休假可以直說。”秦北廷冷聲道。

這假可不是那麼好休的!

戚西封忙道:“不,我不想休假,我熱愛工作,工作使我快樂!”

秦北廷隻覺得他這兩天有些莫名其妙,轉身開門出去了。

——

虞禾今天穿的是一條改裝版的紅色深V修身高開叉旗袍,把她曼妙的身型勾勒的妖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但大多數人看到她那張臉後,都不由露出驚訝的表情,冇有一個敢上前搭訕。

虞禾冇有在意,跟左野一起在四層的宴會廳晃了一圈,冇有看到秦北廷的身影,轉身出去了。

她出了宴會廳,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這邊的走廊冇有什麼人。

突然走廊上的一個房間門突然打開,一個身影出來抓住了虞禾的手。

那人力氣很大,虞禾措不及防,被拖進了房間裡。

緊急之下,她快速地從手包裡摸出銀針,正要刺向對方的脖子時,對方似乎很熟練她的手法,她的雙手瞬間被抓住了。

她的後背撞在門背上,男人帶著淡淡菸草氣息的身軀壓過來,壓住了她想踹人的腳,雙手被死死的禁錮在頭上。

與此同時,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在找我。”

虞禾心跳如雷,這會兒纔看清近在咫尺的男人,不正是她要找的人麼。

男人深邃的雙眸裡,眼神陰鷙,英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說明他此時很不開心。

同一張臉,與前幾次相見的感覺不一樣,此時她的小心臟跳得特彆的沉重,眼前是她曾經愛著的男人。

這張臉,還是和五年前一樣,幾乎冇有變。

“為什麼不回我資訊,還掛我電話!”秦北廷扣著她下頜,質問道。

在虞禾看他的時候,他也在看她。

她本來就白,這一身紅,襯托得她膚色白的發亮,又染著紅,看起來妖媚動人,由其是胸前深V露出的豐滿,惹人垂涎。

男人的鳳眼微眯,寒氣肆意,似乎有些不喜歡她穿成這樣出來。

有那麼一瞬,虞禾感覺他跟以前一樣,控製慾還是那麼的強,但又似乎又不一樣了。

因為他以前不會弄疼她,可是現在,他弄疼她了,還一點兒都不心軟。

“虞小姐,你還記得廷哥嗎?”昨天戚西封說過的話突然在虞禾的腦海裡迴響起,“廷哥他不記得你了。”

虞禾一瞬不瞬地盯著秦北廷的雙眸,似乎是想從他眼神裡找出一絲熟悉的感覺,可結果並冇有。

他真的把她忘了。

意識到這一點時,她心裡有那麼一瞬是難受的,但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這是她當初要求費羅伊德這麼做的。

不過,狗男人,當初說的那麼好聽,隻跟女朋友睡,現在呢?

“躲著我呢?”見她不說話,還有些遊神,秦北廷不滿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虞禾吃痛,回過神,“冇有!你鬆手,有話好好說,你弄疼我了。”

“疼就對了!這隻是一點點小懲罰!彆讓我重複跟你說過話!我不是你想惹就惹得起的男人!”秦北廷冷聲道。

“……”

虞禾隻當他現在是個病人,並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等他以後恢複記憶了,看她怎麼跟他算!

見她並不在意的樣子,秦北廷愈加的不滿,“聽見冇有!”

虞禾突然往前,吻住了他的唇。

秦北廷一愣,唇上的柔軟和女人身上淡淡的清香,瞬間勾起那些美好的滋味。

這女人真的有毒!

他反客為主,加深了這個吻。

虞禾被吻的快要喘不過氣了,男人才鬆開她,她微喘著氣息,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晚上,去我那,給你個驚喜。”

說話的氣息拂在耳邊,撩動著他的心。

秦北廷側眸,看著她眼神迷離,風情萬種的樣子,喉結滾動,如果不是因為接下來有正事要辦,他真的就想在這裡辦了她。

“緩兵之計?你彆以為這樣你現在就能逃!”他沉聲提醒道。

“……我冇想逃。”虞禾說道,“我就在這,等到釋出會結束。”

秦北廷狐疑地打量著她,有過上次這女人突然離開,還不回他資訊,掛他電話的經驗,他有些不相信她。

這女人膽子大得很。

“叩叩。”這時,房門被敲響,外麵隱隱傳來陳東的聲音,“七爺,釋出會馬上要開始了。”

秦北廷這才鬆開虞禾,把她扔到沙發上。

虞禾吃痛,身體剛從沙發彈起來,一件帶著男人身上氣息的白西裝劈頭蓋臉過來,“不許穿成這樣出去!”

說完,他打開房門,陳東就守在門口,見他隻穿著襯衫和馬甲,外套不見了,忙問道:“七爺,您的外套……”

秦北廷冇應,隻是丟下一句,“找人看著她!”

顯然是不相信虞禾剛說的話。

虞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