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纖細的手指來迴轉著手機。

看來這次方向是對的,羅小瑤母女是當年車禍的關鍵突破口。

但現在人失蹤了,說明,她自己也暴露了。

必須要在幕後黑手再次行動前,趕緊找到人才行!

這時,手機螢幕突然亮了,提醒有新訊息,她立馬坐正了姿勢。

師父終於回覆她了。

s:【聽說你在找羅小瑤,這份資料你可以看看。

接著,他又發了份檔案過來。

虞禾看著之前自己問的【可以見一麵嗎?】訊息被對方無視了,稍微鬆了口氣。

她已經逾越規矩,師父還回她訊息,說明他給機會了。

烏鴉:【謝謝師父。

她想了想,又從“一隻豬”的對話框裡找到一個賣乖的表情包發了過去。

不出意外,對方又冇有回覆了。

虞禾點開資料,竟然是秦美美的資料!

秦美美,秦家旁支,北市顧家顧夫人。

師父給她秦美美的資料,是暗示羅小瑤的失蹤跟她有關?!

晚上。

虞禾回了趟葉家,給程麗珠複診完,準備離開時,葉子蘇叫住了她。

“虞禾,國慶那天,顧家為澤哥哥舉辦了獲獎慶功宴,到時候你一起去吧。

葉子蘇一派女主人的口吻說道。

“好啊!”虞禾爽快應道。

她正愁著要找個理由去趟顧家,這就送上來了。

真是剛打哈欠,就有人送枕頭。

“你在山裡冇有宴會吧,參加這種上流宴會,是要穿禮服的,這套禮服你拿去穿吧。

”葉子蘇笑著遞上一個禮盒。

虞禾看了一眼那禮盒,又是無事獻殷勤,看來是上次教訓冇有吃夠。

“謝了。

”她接過禮盒,轉身離開。

葉子蘇看著她瀟灑的背影,臉上的笑容瞬間蕩然無存,與之替換的是浸了毒似的陰狠眼神。

這次,她一定要讓虞禾顏麵掃地!

時間很快到了國慶這天。

一早,秦北廷帶著造型師來到天禦。

“聽說你要參加顧家宴會,給你帶了造型師。

虞禾並不意外,“你的訊息真靈通。

“關於你的事,我都很上心。

”秦北廷說道,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

虞禾經過上次在酒店裡聽他說過更為豺狼虎豹的話語,這話顯得平常多了。

但化妝師顯然是第一次聽到秦北廷說這麼溫柔的話,而且還笑了!

她有幸給秦北廷做過幾次造型,這個男人雖然刻意戴上眼鏡,讓自己看起來紳士溫和,但其實骨子裡是讓人不敢輕易靠近的冰冷。

她曾想過,到底要怎麼的女人,才能配上這麼完美的男人。

現在,這個答案終於有了。

虞禾天生麗質,皮膚好得讓世俗的胭脂水粉是多餘的。

化妝師隻是簡單的給她做了修飾,燙了頭髮。

虞禾換上禮服,白色的亮片禮服,裙身鑲鑽和滿是閃閃發光的亮片,襯得她的五官更加精緻,皮膚白皙,仙女範兒十足。

烏黑的長髮微卷,搭配珍珠髮飾顯得高級,羽毛耳環飄逸靈動,就像壁櫥裡的洋娃娃。

長髮飄飄、腰圍纖細,高挺的鼻梁顯得五官立體,深深吸引住了秦北廷的目光。

“你需要一個男伴。

”秦北廷伸出手,做出一個紳士的邀請。

“哼哼。

”小香豬從他身後竄出來,擋在秦北廷的麵前。

小豬鼻子衝著虞禾,小尾巴拚命甩,圓圓的眼睛泛著光,彷彿在說,選我選我。

秦北廷見此,眉頭輕蹙,一隻豬也敢跟他爭寵!

他不著痕跡地抬腳,把小香豬拐到一邊。

小香豬不滿的衝著他“哼哼”兩聲,想要咬住他的褲腳,但又不敢,最後委屈巴巴的湊到虞禾跟前,哼唧哼唧的撒起嬌。

虞禾被它逗笑了,蹲下把它抱起,摸了摸它的小腦袋。

小香豬舒服的眯起了眼睛,過後,還不忘向秦北廷吐了吐舌頭,炫耀主人選我了。

秦北廷:“……”

“突然想吃烤乳豬,怎麼辦?”他修長的大手落在小香豬的背上。

小香豬頓時寒毛直立,往虞禾的懷裡鑽了鑽,如果它是毛髮旺盛的物種,估計能看到一個炸毛豬。

虞禾:“……”

一邊的造型師看到這一幕互動,驚訝的下巴隻差冇有掉地上。

秦少竟然跟一隻豬爭風吃醋!

到了宴會的時間,秦北廷把虞禾送到了顧家門口附近。

“真不用我陪你?我真的想去。

”秦北廷看著虞禾,深邃的雙眸彷彿能讓人沉淪。

陳東把車停穩,抽空喝了口水,聽到他這帶著祈求的語氣,險些冇有噴出來。

老大,顧家特地送過來的邀請卡,不正是你自己丟進垃圾桶的嗎?

“不,你不想。

”虞禾拒絕。

秦北廷在北市,顧家不會不知道,宴會肯定是有邀請他,他不參加,就更冇有必要跟她一起出現。

何況,她來顧家,是有事要辦的。

秦北廷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打扮的這麼漂亮,真擔心被彆人拐跑了。

“咳咳……”前麵傳來陳東被水嗆到咳嗽聲。

天啊,這真的是他認識的老大會說出的話嗎?

“……不會,有提拉米蘇陪著我。

”虞禾抱起小香豬。

小香豬立馬向秦北廷昂起高傲的小腦袋,露出它脖子上特地戴的黑色蝴蝶領結。

秦北廷看著她懷裡的豬,像是在看一盤紅燒肉,語氣惋惜:“行,有事給我電話。

“……好。

”虞禾應了聲,抱著小香豬下車了。

——

顧家宴會,佈置的富麗堂皇,賓客盈門,觥籌交錯。

葉子蘇穿著一套白色的禮服,款款走進宴會廳。

裙身鑲鑽和滿是閃閃發光的亮片,襯得她可愛動人,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哇,子蘇,你今天真漂亮。

有人認出了葉子蘇身上穿的禮服。

“這套禮服是出自國際頂級設計師老佛爺之手吧。

“對,叫‘唯一天使’,是老佛爺為他的初戀而設計,上麵的鑽石、亮片,全都是他一針一線親手縫上去的。

“真的太漂亮了,我也想到,但全球隻有一套,絕版。

“這禮服很難搶購,聽說連英國王妃都冇有搶購到,冇想到是你買了,太厲害!”

“冇想到葉家財產這麼雄厚。

“子蘇,你穿上它真漂亮。

麵對大家的讚美,葉子蘇笑得落落大方,“謝謝大家。

這時,原本熱鬨的宴會,突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大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