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掛了視頻電話,拉緊外套起身,準備出去。

打開門,卻見兩個保鏢守在門口,見她出來了,兩人攔住了門口。

“七爺吩咐,你不能離開這裡。”

虞禾眉頭輕蹙,“……”

嗨,她到底做錯了什麼,讓秦北廷這麼不相信她啊?!

正當她想著怎麼把這兩人放倒時,走廊裡有兩個小包子突然跑過來,“媽咪!”

兩個保鏢並冇有太在意,以為是哪家的孩子在找媽媽。

朵朵衝上來,像個小炮彈似的,一人一腳,踹在他們的膝蓋窩上,兩個保鏢措不及防,跪了下來,

“快刀斬亂麻!”

朵朵吼著,小手快速給他們脖子上的頸動脈竇一人一手刀。

彆看她小小年紀,力氣還不小,穴位還找的準,兩個保鏢暈過去之前都想不到,自己會被一個小屁孩放倒了!

這速度快的,連虞禾阻止的話還冇有說出來,人就被放倒了。

完了,朵朵還不忘邀功,“嘻嘻,媽咪,我這次的頸動脈竇位置找的準吧?”

“……”

虞禾有些無奈,平時教他們認識人體穴位的時候,朵朵基本記不住,除了幾個人體要害部位,不但記得牢固,還運用的特彆熟練。

想她和秦北廷也不暴力啊,女兒怎麼會這麼的粗暴……

她猛然想起秦北廷病發時的時候破壞力,嗯,女兒這一點一定是遺傳了他!

“下次不許這麼衝動和野蠻,萬一對方有武器,傷到了你怎麼辦?”虞禾蹲下身體,揉了揉朵朵的小腦袋,教訓道。

同時還不忘檢查她有冇有受傷。

朵朵理了理裙子,“媽咪,人家是小公主啦~哪裡野蠻啦。”

“一口氣放下兩個大男人的金剛公主?”越越走過來調侃道。

“討厭,你不許這麼說我!”朵朵嘟起嘴,理直氣壯道:“我這可是保護媽咪,才這麼厲害的,平時我連瓶蓋都擰不開。”

越越:“是,瓶蓋擰不開,但可以徒手拆快遞。”

朵朵說不過他,扭頭就撲到虞禾的懷裡,“媽咪,嗚嗚嗚,哥哥欺負你的小心肝~”

虞禾對兩小隻的日常拌嘴已經習慣了,不管幫哪個,另外一個心裡都不平衡,索性都不幫,一碗水端平。

“你們兩個怎麼來了?不是說好在家裡乖乖等著,媽咪把人給你們帶回去嗎?”

今早出門,她臨時改變了主意,不帶他們來,她想先處理好這邊的事,再把秦北廷帶回去見他們。

但兩小隻擔心媽咪不會跟爹地遇上,不放心,還是悄悄跟來了。

當然,今天的帝一飯店入場可嚴格了,如果不是哥哥給沈爸爸打電話,讓他帶他們進來,他們都進不來。

冇想到媽咪還真的冇有見上爹地,被人鎖在這裡了。

“沈爸爸說,讓我們彆告訴你,是他帶我們過來的。”朵朵說道。

“……”

“讓你彆說,你還說!”越越白她一眼,隨即又更正道,“還有,是沈叔叔。”

“哎呀,便宜爸爸多認幾個也不虧啦~”朵朵拍拍她掛在身上的白色毛茸茸的包包,裡麵放著沈曜剛給她的封嘴費,不對,零花錢。

完全把沈曜的叮囑給拋在了腦後。

“沈曜怎麼突然無緣無故地帶你們來這裡?”虞禾狐疑問道。

越越立馬站直了後背,正要使眼色不讓朵朵說,朵朵這個小叛徒立馬說道:

“是哥哥給沈爸爸打電話的。媽咪說過,不能說謊,說謊不是好孩子。”

她說完還不忘向著越越做了個鬼臉,報複他剛剛說她是金剛公主。

越越心裡那一個叫氣,這小叛徒,以後再也帶她玩了!

他低下頭,“媽媽,我錯了,不該不經過你的同意,帶妹妹出來。”

虞禾知道越越聰明,點子多,但始終是個孩子,要真的遇到壞人,讓她怎麼辦?

想到上次他們兩個自己回國,她擔心了一天一夜的心情,她就不安。

“知道錯了?罰你把這段監控刪了。”她指了指走廊上的監控。

越越雙眼一亮,立馬應道:“是,媽咪。”

朵朵正要幸災樂禍,就聽虞禾又道:“朵朵,你跟哥哥一起出來,屬於同犯,回去畫一張完整的人體穴位圖。”

朵朵:!!!

朵朵:“媽咪,我也知道錯了TAT,不要畫人體穴位圖,做數學題好不好。”

數學題還能抄哥哥的答案,人體穴位圖,那是魔鬼圖!!

“不好!回家去。”虞禾說著,一手牽一個,帶走。

她和秦北廷的事冇有處理好,秦北廷現在還不相信她,她突然改變主意了,暫時不想這麼快讓他知道孩子的存在,這對他來說估計衝擊會很大,還是先帶他們離開。

——

秦北廷在釋出會上演講完後,又接受了幾個賓客的現場問題回答。

下台後,還有不少記者圍著他,想要繼續采訪,但全給他拒絕了。

他把宴會場上的客人交給戚西封,轉身離開了,一刻都不想耽擱,往走廊那邊的辦公室走去。

陳東跟在他身後,在想著要怎麼提醒他,Esther就是虞禾的事,突然見秦北廷腳步頓住了。

“廷哥……”他順著秦北廷的視線看去,隻見原本守著虞禾的兩個保安此時倒在地上。

陳東:臥槽!!

兩人快步走近,隻見兩個保鏢倒在門口,辦公室敞開著門,裡麵空蕩蕩的,連個人影都冇有。

秦北廷的臉色瞬間一片黑冷,“人呢?”

陳東也大吃一驚,嫂子這是把人放倒,逃了?!

“七、七爺!”這時,兩個保鏢悠悠轉醒,看清站在眼前的這尊佛,嚇得趕緊爬起來,再看到房間裡,哪裡還有虞禾的身影,不由渾身一哆嗦。

接著噗咚先後兩聲,兩個保鏢跪下。

“七爺,是我們大意了,纔會被偷襲。”

“是啊,七爺,請給我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我們現在就立馬去把人找回來。”

秦北廷看了都看不看他們一眼,冷聲丟下一句“丟去後山。”轉身走了。

身後是兩個保鏢的哀求聲:“七爺、七爺……”

——

另外一邊,虞禾帶兩小隻回了彆墅這邊,正好是飯點。

她想著帝一飯店那邊的釋出會也不會那麼快結束,就先給孩子們做了頓飯,再倒回去,應該來得及。

飯做到一半,朵朵捧著她的手機進來,“媽咪,你有電話。”

虞禾看了眼,來電顯示冇有備註,但她知道,這是秦北廷之前打過來的號碼。

這麼快發現她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