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虞禾接起電話。

“在哪?”男人聲音低沉,冰冷,隔著電話,都能感覺他那滲人的低氣壓。

虞禾把燃氣的火關了,說道:“我餓了,出來附近吃點東西。”

電話那頭,秦北廷坐在電腦麵前,一手拿著電話,單手在鍵盤上敲打,卻發現,對方的電話信號定位被做了反偵查手段,每一秒定位都不一定。

不過,這點根本難不住他。

隻見他骨節分明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打,很快,桌麵上就顯示出一個地圖的定位座標,正是虞禾所在的位置。

距離帝一飯店有小三十公裡。

嗬,附近?

還說不逃!

這女人真是謊話連篇!

“我吃完東西就回去。”虞禾看了眼時間又道,做完飯,再趕回去,應該來得及。

秦北廷卻道:“不用。”

彆墅這邊,虞禾看著被掛了的電話,有些莫名其妙。

不用倒回去的話,正好,可以陪孩子們好好吃個飯。

“媽咪,你是要去忙工作的事了嗎?”朵朵巴眨著眼睛望著虞禾,非常體貼地繼續說道:“你要是忙的話,就趕緊去吧,安然阿姨給我們做飯就可以啦。”

虞禾一眼出女兒的小心思,蹲下身體,點了點她的秀氣的小鼻子,“親愛的朵朵寶貝,媽咪今天不忙,在家陪你和哥哥,開不開心?”

唔~媽咪在家,就不可以偷懶了。

朵朵:“……開心。”不字不敢發出聲音。

虞禾笑了,把她小身板轉向客廳,“繼續畫你的人體穴位圖,等開飯了,媽咪叫你們。”

朵朵不情願地踢踏著拖鞋出去了。

虞禾把剩下的菜煮完,端到餐廳裡,叫孩子過來洗手吃飯。

蕭安然去進廚房洗好碗筷端出來,四個人圍著餐桌坐下。

開動前,朵朵看著桌麵上色香味俱的紅燒肉,嚥了咽口水,“媽咪,人體穴位圖太難畫了,我可不可以少吃兩塊肉肉,不畫完?”

“不可以!”虞禾無情地拒絕。

“嗚嗚┭┮br/>┭┮那我要多吃兩塊肉肉,補回來。”朵朵說著,往碗裡夾了兩塊紅燒肉。

“報告媽媽,我已經把監控視頻刪完了。”越越說道。

虞禾點頭,“不錯,朵朵,你應該向哥哥學習。”

“隻有學習的人生哪裡還有什麼樂趣嘛~”朵朵抱怨道。

“禾姐,孩子還小,就冇有必要……誒?你是誰啊?怎麼進來的?”蕭安然話還冇有說完,看到客廳裡突然出現的男人身影,立馬起身問道。

她這個位置,正好能看到客廳那邊。

可她明明記得院子的大門關了的啊,這人怎麼進來的?

虞禾回頭,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客廳裡的男人,暗道不好。

隻見秦北廷冷著臉站在客廳裡,那雙狹長的丹鳳眼散發的眼神,如出鞘的利劍,直勾勾地盯著虞禾。

他身上還是穿著上午那套白色襯衫,外麵隻穿了一件修身的馬甲,連外套都冇有披,就像是在釋出會上演講完,就火速趕來。

“……”

虞禾這才反應過來,剛纔他在電話裡說不用她過去的意思,感情是他來偷襲。

“帥叔叔,你來啦!”朵朵看到秦北廷,雙眼發亮,“噌”地落地,想要上前拉他過來一起吃飯。

但見他冷著一張臉,渾身散發著駭人的氣息,她腳步又頓住了,不敢上前。

爹地好像好凶的樣子。

“你們先吃飯,媽咪出去一趟。”虞禾起身,把朵朵抱回椅子上,然後拉著秦北廷往外帶。

走出院子,反過來是秦北廷抓著她的手,把她強行塞進了副駕駛座,然後自己繞到駕駛座這邊,發動車子走了。

一路上,車裡明明開著暖氣,但車廂的溫度依然很低。

虞禾走的急,冇有穿外套,隻穿了一件白色襯衫,感覺有點冷,於是忍不住伸手把暖氣調到最高,“你要帶我去哪裡?”

男人隻是沉著臉色開車,冇有說話。

虞禾見他不說話,也冇有再問,看著外麵熟悉的街道,很快她就知道了目的地。

半個小時後,車停在了四合院門口。

虞禾看著熟悉的大門,想到上次過來在這裡遇到秦北廷,有些愣神。

這些年,他經常過來?

正當她出神之際,感覺突然一陣天旋地轉,她整個人被秦北廷粗魯的扛下了車。

“秦北廷,你乾什麼?放我下去!”虞禾拍打著男人的後背。

正值大中午的,路上還有不少人投來異樣的眼光,秦北廷卻一點都不在意,就這麼扛著她,刷指紋進了四合院,直奔西廂房。

客廳的傢俱都拉上了防塵白布,唯獨臥室還是保持著跟當年一樣,而且似乎有人定期過來打掃,地板和桌麵明顯比外麵乾淨。

虞禾已經不叫了,心想著誰在這裡住?

她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男人摔在了硬床板上。

“那兩個是你的孩子?!”男人健壯的身軀壓過來,還挺沉的。

虞禾冇有否認,“嗯。”

雖然早在聽到孩子叫她媽媽的時候,秦北廷就知道怎麼回事,但親眼見她承認,他心裡還是非常的難受,甚至特彆的生氣。

“所以,你到底是誰?接近我又有什麼目的?!”秦北廷擒著她的下巴,質問道。

“……”

虞禾懷疑她是不是像朵朵一樣,狗血總裁文小說看多了?

“之前一直冇機會,現在給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另外一個身份,Esther,Future科技公司的技術總監。”

她說完,欣賞著男人愈來愈差的臉色,就在自己的臉上寫“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狗男人之前一直拒絕她的預約,現在看他怎麼拒絕。

“果然!”

一邊用孩子接近他,一邊又故意用**誘惑他,就是為了拿下XS集團的晶片合作嗎?

一想到她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而自己還中了她的美人計,秦北廷就非常的生氣,擒著她下巴的手不自覺用力,冷聲道:

“是左野派你來的吧?為了一個合作,就這麼不折手段?”

虞禾吃痛,抬手打開他的手,然後一用力,反客為主把秦北廷壓在身下,又颯又野地說道:

“之前是的,但我現在改變注意了,我不但要拿下合作,我還要做XS集團的女主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