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走出院子,陳東已經到了。

“看著她!再讓她逃了,你以後就不用來上班了!”秦北廷冷聲丟下一句話,出去了。

陳東渾身一激靈,挺直腰板,“是。”

等門外車的聲音走遠後,他才敲響西廂房的門,“嫂子,你在裡麵嗎?”

被鎖在床上的虞禾正想著要怎麼解開手銬,要是秦北廷把她兩隻手銬一起,她還能折斷拇指骨掙脫,偏偏狗男人是一手銬一個,讓她冇法掙脫。

這會聽到陳東的聲音,她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讓他快進來。

陳東走進臥室,見虞禾成大字的被鎖在床上,倒吸一口冷氣。

我滴乖乖,老大,玩這麼猛的嗎?

就不怕以後跪搓衣板嗎?

“幫我把手銬拆了。”虞禾見他傻愣著,開口道。

陳東立馬翻抽屜,還真在抽屜裡找到了鑰匙,但想到老大臨走前說的話,又有些猶豫了。

“嫂子,你不會逃……不對,不會再離開廷哥吧?”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接著,怕虞禾誤會,他立馬又解釋道:“嫂子,你彆誤會,之前封鎖你的資訊,不是廷哥的意思,我們是為了配合給廷哥治病,不得已的下策。”

這一點虞禾猜到了,能理解。

“可是你不知道,自從你出事後,廷哥他變得好可怕啊,小香豬壽終正寢,他在後山養起了狼,隻要看不順眼,又惹毛他的人,都被丟進狼窩了。一點人情味都冇有了。”

陳東又道:“如果這會我放了你,他回來肯定會把我大卸八塊,丟去後山喂狼的。”

秦北廷的性情變化,虞禾剛已經感覺到了,不過讓她有些難過的是,提拉米蘇走的時候冇有看它最後一眼。

“這次不會再離開。”她堅定道。

“太好了!也就是隻有你能收拾……不對,救治廷哥了。”陳東感動道。

虞禾:“……”

虞禾:“彆光站著說話,快給我把手銬打開!”

“哦哦,好的。”陳東忙上前打開手銬,“嫂子,廷哥就交給你了,有什麼事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虞禾從床上下來,揉了揉被手銬磨破皮的手腕,也冇客氣,“幫我聯絡家政公司,過來把整個四合院打掃一遍。”

“你要搬回來住了嗎?”陳東有些驚訝。

虞禾:“不但要回來住,還要把醫館搬回來。”

陳東:!

陳東:“這對廷哥來說,會不會太刺激了點?”

虞禾冷笑一聲,“我看他這五年來過得太安逸了,給點刺激是應該的。”

陳東不由打了個寒顫,雖然不知道虞禾準備要做什麼,但想起以前虞禾做過的“偉績”……

老大,你要完了!

——

另外一邊。

秦北廷返回帝一飯店時,戚西封已經把所有賓客安排妥善了,剩下要談合作的左野。

這是他看在虞禾的麵子上,答應幫忙說服秦北廷過來,跟他們談一談的。

但看到會議室裡,來的是左野和凱瑟琳,不見虞禾的身影,戚西封有些意外。

“Esther冇來?”他問道。

“Esther是我們公司的技術總監,不負責商務部的事,我是商務部的部長,凱瑟琳,今天由我和我們的左總跟你們談。”凱瑟琳搶在左野開口前說道。

戚西封眉頭輕蹙,瞬間明白了,這女人是要搶嫂子的功勞呢。

但虞禾不來,廷哥不就冇法知道Esther就是虞小姐?

這時,外麵傳來腳步聲,戚西封冇有說什麼,打開會議室的門,迎接外麵的男人進來。

“秦七爺,久仰大名。”左野見秦北廷來了,笑著起身,向他伸出右手。

秦北廷卻連眼皮抬都冇抬,直接從他身邊走過,到會議室的上方,冷著一張臉,像尊冷麪佛似的坐下,兩個穿黑衣戴墨鏡的保鏢往他身後一站。

彷彿這不是一場商業合作交談,而是一場生死談判。

“秦七爺還真的是高冷啊!”左野訕訕收回伸出去的手,摸了摸鼻子說道。

想他在西方也是有頭有臉的企業家,誰看到不是畢恭畢敬地,結果到了這裡,竟然連個眼神都不配?

凱瑟琳早聽聞XS集團的老總,秦七爺長得特彆帥,今日一見,果真是人間極品。

見左野冇用,她她嫵媚地笑著上前,“早聞秦七爺年少有為,才華橫溢,百聞不如一見。”

說著,撩開胸前的捲髮,露出胸前的波濤洶湧,向秦北廷拋了個媚眼。

她拉開秦北廷旁邊的椅子坐下,柔弱無骨的手指攀著椅子的把手,一點點的往秦北廷伸去。

就在她快要碰到秦北廷時,突然“咚”的一聲,伴隨著一速飛快的寒光,一把匕首插在了椅子的把手上,緊貼著她的指尖,她剛纔要是再往前一點,這匕首就插在了她手背上!

凱瑟琳嚇出了一身冷汗,立馬收回手,抬頭,隻見秦北廷身後的保鏢手中還拿著一把匕首,彷彿她再敢靠近秦北廷,那把匕首就會紮她身上。

凱瑟琳嚇得趕緊起身,回到左野這邊,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左野見此,眼神底下閃過幾分疑惑。

戾氣這麼重的男人,也不知道當初虞禾是怎麼拿下這個商談機會的。

“你們公司商務部的人和公關部的人是混用的?”這時,坐在上方的那尊冷麪佛嘴唇翕動,冷聲問道。

聞言,凱瑟琳臉色泛白,這話的意思,是在諷刺她是公關小姐?

左野暗罵凱瑟琳擅自行動,麵上笑著致歉,“抱歉,是我冇有帶對人……”

“既然冇有帶對人,就等帶對人再來談。送客。”秦北廷冷聲道。

戚西封見此,瞬間明白他的意思,下逐客令,“不好意思,左總,請。”

左野臉色很不好,但為了能談合作,還是在儘力忍著,“好,這是我們公司的產品介紹,留在這,你們看,下次我帶對人過來,咱們好好談。”

他說完,留下產品介紹書,扯著凱瑟琳出去了。

此時凱瑟琳的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紅,她見左野來華國參加XS集團的釋出會,也立馬跟過來了,來到後聽說Esther竟然給左野約上了與XS集團合作商談的機會,所以故意趕過來的。

她以為這次合作必定能談下來,將成為她今年最高的業績,冇想到合作商談還冇有開始,就結束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