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看到陳東的話,額頭青筋跳了跳,不過是一個情人而已!竟然敢讓陳東叫她嫂子?!

他手指動動,回了兩條資訊:

【嫂子?】

【誰允許你叫她嫂子?!】

——

診所裡。

“陳叔叔,我爹地好像你回資訊了~”朵朵幫陳東拿著手機,看到手機鎖屏欄腰有微信新訊息提醒,但內容被隱藏了。

自從知道這兩個可愛到過分的孩子是嫂子的崽後,陳東對他們的看法是帶了十幾倍的有色眼鏡,把上次兩人整蠱他的事硬硬生給忘了。

不忘不行啊,那是老大和嫂子的崽,得罪不起。

“冇事,一會再回,我先把這些藥材搬進去。”陳東正擼起袖子,幫忙把供應商剛運過來的藥材搬進北廂房。

冇有伺候好嫂子,嫂子不開心了,老大肯定會不開心,老大不開心,他就要被丟去後山喂狼。

但伺候好了嫂子,嫂子開心了,老大就算不開心,嫂子還能幫他說情,不用被丟到後山喂狼。

根據以往老大被嫂子拿捏死死的經驗,他總結出:老大的事,哪有嫂子的事重要啊……不對,老大肯定聽嫂子的話。

“嗯啊,那就暫時不管他啦,不然一會媽咪過來發現藥材冇有處理好,肯定會生氣的!”朵朵說著把手機丟一邊。

媽咪的診所重新開張,爹地不來幫忙就算了,就不要耽擱陳叔叔幫媽咪了。

陳東負責把藥材搬進去,朵朵和蕭安然幫忙拆箱,越越則幫忙把藥材分配進相應的櫃子裡,他雖然年紀小,但常見的藥材都能分辨。

外麵,秦北廷等了一小會,見陳東又不回自己的資訊,臉色冷的宛如冰霜。

他推開車門,大長腿一邁,霸氣側漏地走進診所大堂。

原本熱鬨的大堂,瞬間安靜下來了,靜到連根針掉下來都能聽見似的,所有人的目光齊齊地看向秦北廷。

秦七爺?!

這尊大佛怎麼來了?

刪了網上的評論不行,還追到線下?

這也太可怕了吧?!

“我突然想起我家煤氣冇有關,我得回去一趟。”

“我家的孩子要上學了,我得去送送。”

“喂?什麼?貓要生啦?好好好,我現在就回去。”

四周安靜了數十秒,緊接著,所有人都像見鬼似的,各自找藉口一窩蜂湧出去了。

大堂裡,就剩下目瞪口呆的小雅和小晴,兩人手上還拿著未說完的診療單。

“秦、七爺。”小雅唯唯弱弱地喚了聲。

小晴的眼珠子則一直往關著門的診室飄,暗想著,現在立馬叫虞禾出來,能不能阻止這尊佛砸店啊?

要不還是彆叫出來,萬一真砸店了,傷到她怎麼辦?

秦北廷環視一圈大堂,冇看到虞禾,抬步直徑往裡麵走,就在院子裡看到不回他資訊的得力助手陳東。

此時陳東正哼哧哼哧地搬東西,兩個小屁孩讓他把東西搬這,他就搬,讓他挪那,就挪,毫無怨言,唯命是從,壓根冇空搭理他。

直到院子裡的材料搬完,大冬天,累得滿頭大汗,外套都脫了,剩下貼在身上,臟的不行的白襯衫,簡直跟工地裡搬磚的有的一比,但他樂此不疲。

“好了,藥材我都幫忙搬進藥房了,我不認識藥材,就不幫忙分類了,還有什麼苦力我能做的嗎?”陳東拍拍手。

“暫時冇有,一會有再叫你。”越越分著藥材,擺擺手。

“好嘞。小小姐,我的手機呢?讓我看看,老大剛給我發什麼訊息了……”

陳東找朵朵拿回手機,剛轉身出院子,正好撞見臉色就像彆人欠他幾個億的秦北廷,嚇得手一抖,剛拿到手的手機差掉了,“廷、廷哥。”

“你在這做什麼?”剛好這時,虞禾從診室裡出來,見大堂裡的人都消失了,一問,才知道秦北廷來了,忙進來院子。

秦北廷回身,見虞禾穿著一身白大褂,長髮隨意的綁在腦後,原本戴著口罩被拉到下頜,露出她那張巴掌大,精美的容顏,即使是素顏,依然美的動人。

隻是她那雙美麗的桃花眼,目光過於清冷,給人一種冷漠的疏離感,可越是這樣,就讓他越想撕開她這高冷的外表,看她在身下哭泣求饒的樣子……

意識自己的危險想法,秦北廷很快抑製住,微眯著鳳眸上前,“你好大的膽子!我說這房子給你住,讓你這麼折騰了嗎?”

虞禾早就猜到他回來,會有意見,很從容道:“我的房子,我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你的房子?”秦北廷冷笑一聲。

虞禾從西廂房的書房裡翻出一份合同,甩給他,“來看看。”

秦北廷狐疑,但還是接住那份有些泛黃的檔案,一看。

房屋租賃協議?

租客:秦北廷?

房東:虞禾?

這房子什麼時候成她的了?

而且他是租客了?

他秦北廷需要跟她租房子?

秦北廷翻到後麵,乙方上簽字是簽的他的大名冇錯,連字跡都冇錯!

時間是在五年前。

他怎麼不記得五年前簽過這樣一份協議了?!

五年前,他們就認識?

虞禾很滿意他看完後合同後震驚不已的樣子,拍了拍他手臂,又指了指東廂房,“你租的房子是那間,記得自己打掃,和交房租。”

秦北廷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回頭把合同甩向陳東,“這房子什麼時候成她的了?還有我什麼時候簽的這樣的合同?”

陳東一臉懵逼,心裡可冤了,他也不知道老大你啥時候簽了這樣的合同啊!

他快速的聯絡人查了下四合院的產權,發現還真的是在五年前,這四合院轉贈過戶到了虞禾的名字,這事他當時完全都不知道,估計是老大自己親自辦理的。

這可是巨坑啊!

要是被老大發現了,肯定會追查起來,到時候就不好解釋。

他靈機一動,說道:“老大,你不是說這房子給嫂子住了嗎?所以我就幫忙給處理過戶了;咳,老大,以你的身份,給跟著你的女人送套四合院不為過吧?”

隻要這個女人肯乖乖跟著他,給她一套房子是冇什麼。

但是……

“不許叫她嫂子!誰允許你叫她嫂子了?她不配!”秦北廷沉著臉說道。

陳東立馬閉上了嘴,心裡默默地祈禱:老大,求你彆再說了,以後有的搓衣板給你跪。

他偷偷回頭瞄了一眼,鬆了口氣,幸好,嫂子冇聽見。

秦北廷這話原本是想讓虞禾聽了有個自知之明的,結果她好像並不在意,帶著孩子回西廂房,大門一關,完全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