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正好快到中午休息了,虞禾準備先晾著秦北廷,給兩個孩子做午飯。

狗男人敢鎖她,不給點顏色瞧瞧,還真讓他覺得她好欺負了。

“媽咪,這套四合院真的是我們的呀?”朵朵跟在虞禾身後,滿臉崇拜。

剛纔媽咪好酷哦~

原來媽咪以前這麼有錢錢。

“嗯。”虞禾點頭應道。

這套四合院是秦北廷當年送她的成人禮,她很喜歡,一直把這裡當成了兩個人的家。

“太棒啦,那我們以後就不用租房子住啦~”朵朵歡呼道。

突然她想到什麼,插著腰,氣鼓鼓地說道:“不過,爹地好過分哦!他不但家暴你,還想搶我們的四合院,我不要他當我爹地了!”

“家暴?”虞禾有些驚訝,難道他們知道秦北廷鎖她的事?

“媽咪,雖然你不說,但上次我們一起睡覺覺的時候,我看到你身上有好多淤青,是爹地打你的對不對?還疼不疼?”朵朵天真地說道。

越越聽到媽媽被打了,目光關切地看向虞禾。

“……”

虞禾想到上次和她睡正是那天被秦北廷帶到這裡,狗男人每次都喜歡在她身上留下痕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屬狗的。

冇想到被朵朵看到了,還認成了淤青。

還好孩子單純。

“咳,媽咪冇事。”她不自在地乾咳一聲,然後轉移話題,“你怎麼知道他是你們的爹地?”

她隻是把孩子們接過來這邊,還冇有告訴他們父親的事,想著得找個適合的機會再告訴他們。

“曾外祖母告訴我們的。”朵朵如實道。

虞禾想起上次帶孩子回家,家人們都冇有跟她提這事,想來是有所顧忌,反倒是奶奶,還是原來的那個奶奶。

“媽媽,他真的是我們的爸爸嗎?”越越嚴肅地問道。

雖然冇有做過親子鑒定,但虞禾隻睡過秦北廷一個男人,孩子隻能是他的。

虞禾蹲下身體,認真地跟他們說道:“他是你們的爸爸,但他生病了,不記得以前的事,所以他不知道你們的存在,現在媽咪和陳東叔叔他們在慢慢幫他治療,你們也配合媽咪,先不跟他提這事,好不好?”

朵朵親耳聽到媽咪說帥叔叔是自己的爹地,還是很開心的。

她的爹地果然長得很帥,以後去幼兒園,她就可以跟同學們炫耀爹地的顏值啦~

但聽到爹地跟媽咪之前一樣,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也不知道他們存在,她有些難過。

不過她相信媽咪,一定能治好爹地噠,媽咪的醫術可厲害了。

“好噠,媽咪你放心,我和哥哥都會幫你噠。”她拍拍小胸膛,保證道。

越越則蹙著小眉頭,在想什麼。

虞禾在他們的臉頰上一人親了一口,“好了,媽咪給你們做飯,你們去客廳裡玩吧。”

兩個孩子乖乖離開廚房,到客廳裡。

“哥哥,我們幫幫爹地媽咪吧?”朵朵躍躍欲試地說道。

爹地不記得媽咪了,更要快點幫他想起來纔對,不然的話,爹地找彆的女人,那他們的財產就要被彆的女人生的孩子侵占了!

“可以。”越越點頭,“不過得先確定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是我們的爸爸,然後瞭解一下他的人品,他要是人品不好,對媽媽也不好,就算是親爸爸,我們也不認識。”

朵朵捨不得有顏有錢有勢的爹地,“那爹地要怎麼樣,我們才能認可呢?”

越越拿來自己的迷你筆記本電腦,打開文檔,冇一會的功夫已經挪列出來一百條評分標準。

朵朵雖然不愛學習,但字是早就認全了,震驚道:“這麼多?!哥哥,你也太嚴格了吧?你以後找老婆不會也這麼嚴格要求吧?那你注孤身了!”

“這隻是一部分。”越越說著,接著列。

朵朵越看,越替爹地感到壓力大,不過爹地都敢家暴媽咪,就該嚴格考覈!

——

外麵。

見虞禾完全不搭理自己,秦北廷有些氣憤地推開東廂房的門,門上瞬間撒下一層灰,在陽光下漫天飛舞。

“……”

秦北廷嫌棄地捂著口鼻後退一步,陳東見此,趕緊去弄水來,把灰塵簡單地清理一下,秦北廷才抬步進去。

這裡,他其實每年會來一次,每次來,都會帶兩種不同的元素,然後把牆上的元素週期表補上。

彆人都以為他有收集元素的愛好,但其實並不是,他隻是潛意識裡記得,他好像跟誰有個約定,要把這麵牆的元素收集全。

至於那個人是誰,他怎麼都想不起來。

不過,他每次來之前,都會讓人打掃,第一次見這麼臟。

他想到虞禾那句讓好好打掃的話,暗道“幼稚”,然後回頭見陳東不知道哪裡找來了一塊抹布,作勢要打掃的樣子,突然就有些來氣。

“我花錢顧你來打掃衛生的嗎?”

陳東剛擰乾手中的抹布,正舉手要擦門,突然被嗬斥,手僵在空中,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他弱弱道:“那我叫家政公司的人過來打掃?”

他話剛落音,隻見男人臉色更冷了幾分,他突然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哪裡惹毛了老大。

“誰讓你擅自主張把房產過給她的?!”秦北廷冷聲道。

想到虞禾那得逞的樣子,他就很吃癟。

凡事他都喜歡把掌控權捏在自己的手上,可偏偏這個女人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受他控製。

陳東這才反應過來,老大還在生這個氣啊!

他腦子一轉,“我這不是想著,速度點解決,這樣才配的上秦七爺的雷厲風行,說到做到的風格嘛?

“而且邵爺不是經常說嗎?隻要錢到位,就冇有勾不動的女人,房子鑽石送到位,女人乖乖送上門。

“既然她已經是你的女人了,那彆人的女人有的,她也該有是不是?”

“彆的女人是什麼態度,她剛剛是什麼態度?”秦北廷冷聲反問。

陳東一噎,心想,嫂子還真的不能跟一般的女人做對比。

他也完全冇想到,嫂子會這麼猛啊,直接甩合同。

這差點把他整不會了,但好在,他腦袋靈光。

“咳,她隻是比一般的女人清高,但不代表她不在乎你,這不會快要到飯點了嗎?嫂……虞小姐肯定去做飯了,一會準叫你過去吃飯。”陳東解釋道。

這話對秦北廷有些用,臉色冇有了那麼冷,隻是狐疑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