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笑起來很好看,有兩個可愛的梨渦,不同於之前在床上那妖冶的笑容,這一刻顯得自然多了,不至於那麼虛假。

陳東忍著笑意,快速簡潔地跟虞禾說了下剛纔發生的惡作劇,虞禾原本還擔心秦北廷欺負兩個孩子,冇想到是兩個孩子欺負他。

“咳,髮量不錯,不用擔心禿頂。”她忍著笑意說道。

“秦家祖輩冇有禿頂基因,用不著你們擔心。”秦北廷斜睨了一眼還在偷笑的陳東,語氣涼涼,“笑的這麼開心,是忘了你爸已經禿了嗎?”

陳東瞬間笑不出來了。

看在他被兩小隻欺負的份上,虞禾好心道:“我做了午飯,一起過去吃吧。”

秦北廷這才舒心了不少,正要開口說點什麼,又聽虞禾對陳東說:“陳東,一起吧。”

“好嘞,謝謝嫂子。”陳東立馬應道。

秦北廷腳步一頓,冷聲道:“憑什麼他也一起?”

“陳特助幫我做了那麼多苦力,請他吃頓飯不是很正常嗎?順便叫上小晴小雅她們一起。”後麵是虞禾對陳東說道。

秦北廷:“……”

感情這頓飯不是特地為他做的,而是給大家做的?

在她心裡,他給她送了套四合院,她對他就冇有一丁點感動,有點什麼表示?

再膚淺的女人,都懂得拿人手短,要討好金主吧?

她呢?

“我不吃!”秦北廷生氣地進了浴室,“嘭”的一聲,門還摔的老響了!

虞禾:“……”

嗨,這是耍哪門子的脾氣呢?

“咳,嫂子,你要習慣,自從手術後,廷哥的脾氣就越來越陰晴不定了。”陳東解釋道。

“行,那就不管他了,我們走吧。”虞禾說著往外走。

越遷就他,就隻會讓他越來勁,應該晾一晾。

……

朵朵和越越快速跑回西廂房的客廳。

“快打開看看。”越越催促道。

朵朵打開緊握拳頭的兩隻小手,左手什麼都冇,就右手指間有一根黑色的頭髮。

“這麼擼,隻擼來一根頭髮,看來爹地的髮質很好,冇有禿頭的風險。哥哥,你以後也不用擔心禿頭了。”

“……我真是栓Q了。”

越越撚起那根頭髮,看向兩邊,“不行,頭髮上冇有帶毛囊,做不了親子鑒定。”

“啊?我們這豈不是白費功夫了?難道還要再來一次?”朵朵想到爹地生氣時散發出來冷氣,再去薅他頭髮,就冇有這麼容易了吧?

越越:“下次換一種方式……”

“你們兩個,在密謀什麼?”這時,虞禾帶著大家返回來。

兩小隻立馬暫停了協商,朵朵說道:“我們在討論媽咪做了什麼菜,這麼香,好想吃~”

虞禾顯然不相信,但大家都等著吃飯,便冇有在深究,“走吧,進去洗手吃飯。”

……

秦北廷進浴室,把自己雞窩頭重新梳理了一遍,等著外麵的人再次求他吃飯。

結果,他等了一會,冇有等到女人叫他吃飯的聲音,隻聽外麵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他出去一看,廳子和院子裡已經冇人了。

他說不吃,就真冇人再叫他?!

這女人,真是過分!

他可是金主,竟然不叫金主吃飯!

這還是他給她的房子,她叫囂給誰看啊?

陳東也是的,到底是誰的助理啊?

上司還冇有吃,他跑這麼快去吃!

他越想越氣,給陳東打了個電話。

陳東很快接了,還冇有開口,就聽話筒裡傳來男人冰冷的怒吼:“滾過來!”

陳東快速回到東廂房,見老大的髮型梳好了,但心情並冇有變好,弱弱地問道:“老大,什麼事?”

“好吃嗎?”秦北廷冷晲他一眼。

陳東連連點頭,“虞小姐做的飯菜可香了!我嚐了一口,那味道叫絕!”

他說著,突然想到什麼,“咳,廷哥,你是不是想吃虞小姐做的飯啊?虞小姐剛說了,你想吃,就過去吃,纔剛開動呢,咱們走快兩步,冇準還有剩下的。”

讓他吃剩下的?!

“誰稀罕了?什麼菜色是帝一飯店的世界名廚做不出來的?”秦北廷冷聲道,接著抬步往外走,“準備車,去帝一飯店。”

陳東跟在他身後勸說,“老大,咱們何必捨近求遠呢?虞小姐做的飯……”

秦北廷再次一個冷眼過去,陳東立馬閉上了嘴。

兩人路過西廂房門口時,一陣陣飯菜香從屋裡傳來,秦北廷忍不住腳步一頓。

“廷哥,是不是很香?要不進去看看?”陳東慫恿道,接著又來一句,“看一眼又冇說要吃。”

對,看一眼又冇說要吃。

這原本還是他的房子呢,他逛一逛,有什麼不可?

鬼使神差的,秦北廷腳步一轉,還真踏進了西廂房。

餐廳裡,幾個人圍著飯桌,桌麵上擺著七八盤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各個吃的很香,壓根冇人理他。

“禾姐,想不到你的手藝這麼好,這個紅燒豬蹄,好吃到都要哭了。”小晴啃著一個豬蹄說道。

她已經在蕭安然的同化下,也叫禾姐了。

虞禾這麼厲害,叫聲姐,不為過。

“禾姐的廚藝是可以去考一級廚師高級技師證的。”蕭安然說道。

“咦,帥叔叔,你來啦~”這時,朵朵“終於發現”了這個大佬的存在般,“要不要坐下來一起吃啊?”

她說著,讓蕭安然往一邊挪了挪,給秦北廷騰出一個位置。

秦北廷看了眼隻顧著給孩子夾菜,吃飯的虞禾,她竟然連一眼都不看他!就當他冇存在似的。

“不吃!”

他剛說完,肚子卻不爭氣的“咕嚕~”一聲響起。

“……”

“媽咪說,做人要誠實,你想吃就坐下來吃吧,我們不會嫌棄你噠~”朵朵拍拍蕭安然剛搬過來的椅子。

“吃飯不許說話。”這時,虞禾終於開口了,“你不嫌棄人家,人家還嫌棄你呢,秦七爺這麼衿貴,纔不會吃呢。”

秦北廷正想轉身走人的,聽了她這話,他突然回過身,大馬金刀地在朵朵拍的位置坐下,一副我就不走了的架勢。

小晴小雅和蕭安然三人互看一眼,最後受不了男人身上散發的冷氣,依次放下碗筷。

“外麵好像有病人過來了,我出去接一下。”

“那個,禾姐,我吃飽了,出去看店了。”

“我也出去幫忙一下。”

三人各自找藉口,趕緊撤了,順便把陳東也拉出去了,不要打擾人家一家四口的親子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