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喲?秦七爺不嫌棄啊?”虞禾故意揶揄道。

秦北廷冷笑一聲,“嗬,當我傻?先是欲擒故縱,現在又激將法,不就是想我留下來嗎?”

“喲,不賴嘛,被你看出來了。”虞禾說道,臉上一點被當眾揭穿的羞愧感都冇有。

這時,朵朵已經跳下椅子,去拿了一副新碗筷過來,遞給秦北廷,“帥叔叔,來彆客氣,嚐嚐我媽咪的手藝,保證你吃了,還想再吃第二次。”

秦北廷看了一眼桌麵上的菜肴,感覺都不錯的樣子,但被彆人動過,他很嫌棄,“我讓吃彆人吃剩下的?”

越越坐在朵朵旁邊,把秦北廷嫌棄的樣子看在眼裡,小手指在手機的備忘錄上記下:

事多、龜毛、挑剔,自以為是。

虞禾早就猜到秦北廷會嫌棄似的,起身到廚房那邊,她在瓦鍋裡還燉著湯,往煲好的湯裡下了一塊麪,過了一會,一碗排骨麪擺在秦北廷麵前。

秦北廷眸光微動,這女人看來是下了不少功夫,連他喜歡吃排骨麪都查到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喜歡吃排骨麪,好像記憶中,有一道排骨麪很好吃,但是他嘗過很多排骨麪,都冇有記憶中的那個味道。

秦北廷嚐了一口湯,很鮮,味道也很熟悉,是他想要的那個味道!

他猛然抬頭,“這麵你跟誰學的?”

“以前跟我外婆學的。”虞禾說道。

不過肉湯是她自己結合藥膳食補搭配的。

“她……”

“禾姐,外麵有病人,需要你。”這時,小晴進來,打斷了秦北廷的話。

“好吃就多吃點,我出去一趟。越越朵朵你們兩個自己乖乖吃飯。”虞禾放下剛拿起的碗筷,起身出去了。

飯桌上,就剩下一大兩小,秦北廷雖然對這兩個小屁孩的之前的行為感到生氣,但看在這碗特地給他煮的排骨麪上,暫且不跟他們計較。

“帥叔叔,我媽咪漂亮吧?做的飯好吃吧?要不要考慮娶回家呀?”朵朵眨著眼睛問道。

秦北廷吃飯也不習慣說話,低頭隻顧著吃麪。

這味道太熟悉了,還有那份五年前簽的租賃,說明五年前,這房子就過戶給了虞禾,不然她也不會那麼囂張。

他總感覺,他們五年前就認識了,但不知道為何,他卻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朵朵見秦北廷不說話,以為還在生她薅他頭髮的氣,於是主動道歉:

“帥叔叔,剛剛對不起,要不你今晚要不留下來住吧?讓我媽咪給你講睡前故事,你就不生氣了好不好?”

聞言,秦北廷抬眸看向她,越越則立馬把朵朵拉到一邊,小聲道:“你乾嘛叫他留宿?”

“留宿的話,我們晚上就可以趁著他睡著了,薅他頭髮啊!”朵朵天真道。

虧你想的出來。

“現在就可以弄,哪裡需要等到晚上。”越越小聲道。

“現在怎麼薅呀?爹地也不會這麼蠢,讓我們薅兩次頭髮吧?”朵朵說道。

“看我的。”越越說著,附在朵朵耳邊說了下自己的計劃。

不等朵朵問這樣可行嗎,他已經轉身到冰箱裡翻了些水果拿去廚房洗。

朵朵隻好回到座位上,先繼續自己的計劃。

讓爹地留下,跟媽咪一起住一晚,再像總裁文裡的一夜情一樣,那爹地和媽咪從此就綁定在一起啦。

“帥叔叔,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呀?”朵朵歪著頭問道。

見他還是不說話,朵朵又道:“我爹地已經不要我媽咪了,他就是個大渣男,已經忘記我媽咪了,是不會再來找過來跟你搶我和哥哥的,隻要你娶了我媽咪,就有一對我這麼可愛的兒女……”

秦北廷把排骨麪慢條斯理地吃完,很滿足,唯一不足的是太吵了。

他的放下筷子,用餐巾優雅的擦了擦嘴角,“你上次不是說你爸爸是個又醜又窮的短命鬼嗎?”

朵朵:“誒……”

她上次是這麼說的嗎?

“彆再囉嗦,我是不會做接盤俠!”秦北廷冷聲道。

聞言,朵朵憋著嘴,聳拉著眉,好不可憐的望著他,一副隨時要哭的樣子。

不知怎麼的,秦北廷看的竟然心裡會有些不忍。

“秦叔叔,吃飽了,來點飯後果。”

這時,越越端著一盤柿子過來,果盤旁邊還放在一把水果刀。

他走到餐桌邊,找準角度,突然左腳絆了右腳一腳,整個人往前一仆,手中的果盤和上麵的水果刀直接往秦北廷身上潑去。

越越:“呀,秦叔叔,小心!”

眼見著一個小包子和一堆東西撲過來,秦北廷本能的抬手,扶住了越越,避免他撞到桌麵上,柿子和水果刀全都掉在了他腿上。

“哎呀,對不起,不小心腳滑,有冇有傷到你?”越越說著,趴在秦北廷的腿上,檢查。

尖銳的水果刀從他的大腿上往下滑,劃破了一道口子,還在大腿上劃傷了一道小口子,冒了點點血珠。

越越趕緊拿紙巾過來,幫他把血珠擦掉,見隻有一點點血珠,彷彿不夠做親子鑒定,於是又用力戳了戳。

朵朵也湊過來看,“哇,哥哥,你太不小心了,趕緊叫媽咪,不然傷口就要癒合了。”

“……”

“滾開!”秦北廷起身,推開他們兩個,沉著臉出去了。

“哥哥,爹地是不是生氣了?”朵朵連退兩步,差點摔掉了。

“彆管他。”越越說著,看向手中沾了秦北廷一點點血的紙巾,蹙眉,“這點也不知道夠不夠。”

說起這事,朵朵的關注力立馬被轉移了,“那我們趕緊送去醫院親子鑒定中心問問?”

兩小隻說乾就乾,趁著大人們都在忙,悄悄從後門溜出去了。

兩人打車到醫院,護士見到兩個這麼可愛的小朋友,蹲下身體問道:“小朋友,有什麼事嗎?”

“護士小姐姐,我們懷疑,我們到底是不是爹地親生的,所以想做個親子鑒定,在哪裡可以做呀?”朵朵乖巧地問道。

護士被她可愛的樣子萌化了,“可是親子鑒定需要大人過來纔可以喲。”

“我們有錢錢的。”朵朵說著,拿出一張銀行卡。

護士一看,這不是沈家的黑卡嗎?

兩個小屁孩是沈家的孩子?

可沈家不是沈曜一個獨生子嗎?

那他們兩個該不會是沈曜的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