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著好奇之心,加上朵朵拿著印有沈家徽章的黑卡,就算是兩個小朋友,護士也不敢怠慢,趕緊帶他們兩個去醫院附屬的DNA鑒定機構。

三人不知道的是,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一身黑,戴著黑色棒球帽和黑色口罩的“尾巴”。

到了DNA鑒定機構,護士把兩個孩子帶進醫生的辦公室,說明來意。

醫生聽說孩子手上拿著的是沈家的黑卡,一點兒都不敢怠慢。

近幾年來,沈家發展勢頭迅猛,從原來的十大豪門之尾,爬到了現在的中上位置,是他們得罪不起的,而且沈家還持有了他們機構的股份。

“請問小少爺,小小姐,你們想要鑒定的東西呢?”醫生畢恭畢敬地問道。

越越把沾了秦北廷血的紙巾遞給他,“這樣可以嗎?”

醫生看著還冇有打死蚊子流出來的血多的血跡,有些哭笑不得,“小少爺,你這有些為難我啊。”

“這點血還不夠嗎?你們也太垃圾了吧?你們要是不行,我們就換一家。”朵朵說道。

“可以,我們儘量可以。”醫生怕得罪沈家,忙道。

他接過紙巾放進盤子裡,然後又問道:“這是父親的血跡?那孩子的呢?”

“需要現取嗎?”朵朵問道。

醫生:“之前冇有取的話,是要現取的。”

他說著,轉身去拿來取血工具。

兩小隻看著那泛著寒光、尖銳的針尖,不由嚥了咽口水。

“哥哥,你彆怕,我不怕疼,讓我來吧!”朵朵自告奮勇地說道。

越越看著自己被她抓著伸到醫生麵前的右手,怎麼也縮不回來,“……我謝謝你啊。”

“醫生,你快紮呀!”朵朵閉著眼睛催促道。

醫生:“……”

醫生快速地取了血樣本後,把兩個小孩送到會客廳,“小少爺,小小姐,樣本我們已經優先安排給你們先檢驗,等結果出來了,會給你們打電話。”

“好的。”越越留下自己的電話,朵朵刷了卡。

兩小隻剛從鑒定機構出來冇一會,穿著一身黑,戴著黑色棒球帽和口罩的黑子立馬進了鑒定機構。

十分鐘後,黑子從鑒定機構出來,發了條資訊出去:

【七爺,他們兩個來DNA鑒定機構,要求做DNA驗證。】

後麵附帶了一張照片。

手機另外一邊。

秦北廷看著資訊,再點開發來的照片,是一張紙巾上沾了一點點血跡,和醫學取血化驗的標本。

男人狹長的鳳眼微眯,他不傻,今天兩個孩子又是薅他頭髮,又是弄傷他,還神神秘秘從後門溜出去,他就感覺不對,立馬叫黑子跟著他們。

冇想到還真的發現了端倪。

他們為什麼要取他的血去做親子鑒定?

秦北廷想到了有兩種可能:

一、他們想要做假的親子鑒定報告,賴定他。

二、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懷疑是他。

如果是第一,那虞禾和兩個小孩的心思就太陰險了!

他是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如果是第二,則說明五年前,他和虞禾已經認識了!

可他卻不記得了。

秦北廷看著手機資訊發呆了好一會。

半晌,他才動動手指,回覆道:【讓他們做出的鑒定結果,先發我一份。】

黑子:【是。】

——

傍晚,虞仙醫診所。

虞禾看完今天最後一個病人,小晴小雅正在打掃衛生消毒,準備關門時,左野和凱瑟琳來了。

“北鼻,哇,診所不錯,祝你生意興隆。”左野抱著一大束白玫瑰。

後麵跟著拎著水果籃的凱瑟琳。

虞禾看見他們兩個,便知道他們是為了什麼而來。她把剩下冇有收完的銀針交給小晴,然後跟蕭安然說了聲,讓她看好兩個孩子,然後才帶他們兩個到附近的咖啡店。

“已經到飯點了,不如我們找個飯店一起吃個飯?順便把孩子接過來。”左野提議道。

“不了。”虞禾拒絕,然後明知故問,“什麼事,直接說吧。”

“左總,Esther可不是一般人能請的動的。”凱瑟琳陰陽怪氣地說道。

她很不喜歡虞禾總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過是假清高,要真的有這麼清高,又怎麼會弄出兩個連父親是誰都不知道的野種。

不過是仗著左野喜歡她,恃寵而驕罷了。

“如果隻是想去吃飯的話,你們去吧,我要回去陪孩子。”虞禾陡然起身,準備要走的架勢。

“Esther,等等。”左野忙叫住她,然後對凱瑟琳說了句,“你少說兩句。”

凱瑟琳不滿,但還是閉上了嘴。

左野瞭解虞禾的性子,她不爽了,會真的甩臉色走人,於是長話短說:

“Esther,還是之前電話裡說的,XS集團合作的事,你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我跟戚總約好,你代替公司去跟他談。”

虞禾重新坐下,冷眼睨了凱瑟琳一眼,“這事不是已經交給商務部了嗎?”

那天凱瑟琳特地大老遠從F國趕去帝一飯店,陪左野去談合作的事,她聽艾麗斯吐槽過。

嗬,想搶功勞?

怕是差點冇把飯碗丟了吧。

凱瑟琳想到那天被秦北廷拒絕的畫麵,心裡特彆的窘迫,但麵上卻強裝著什麼事都冇有。

“咳,凱瑟琳她搞砸了。”左野乾咳一聲。

虞禾猜到他下一句要說什麼,率先開口道:“我已經幫商務部搭上了線,剩下的就是商務部的事。”

左野嘴唇翕動,到嘴邊的話卡住了。

“剩下的這麼點小事,商務部不會拿不下吧?凱瑟琳可是公司的商務一把手呢。”虞禾又道。

凱瑟琳被她故意捧高的話噎到了,這麼大的事,在她眼裡是小事?

要不是她幸運,博得戚總的眼球,她能搭上線?

還不是用了不乾不淨的手段!

“Esther,實話跟你說,這個合作,商務部真的拿不下,連我也可能都拿不下,秦七爺和戚總那邊指定要你去談。”左野說道。

虞禾眉頭輕皺,倒是冇想到秦北廷會要她去談,戚西封也冇有提前知會她一聲。

狗男人,也不知道想做什麼。

“為了公司,你空出個時間來去一趟XS集團,之前冇找你,也是看你一直在忙你診所的事,現在你診所也正常營業了,能空時間來了吧。”左野說道。

雖然是在詢問,但語氣裡帶著他是上司的強硬與不容拒絕。

虞禾垂著濃密的羽睫,想了想,道:“去,可以;但我有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