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虞禾漂亮的桃花眼亮了亮,推開他,立馬站起來,到投屏這邊。

“剛纔介紹到……”

“……”

秦北廷從沙發起來,看著女人的眼神忽明忽暗,聲音裡還帶著些許的沙啞,“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虞禾看著他的眼神不對,下意識後退一步,但最終還是被男人的魔爪給抓過去了。

一番蹂躪完,秦北廷抱著女人,兩人擠在沙發上。

她身上有種淡淡的清香,很好聞,滋味也很好,但他卻還是想不起來,兩人五年前的事。

“可以起來談正事了吧?”虞禾推開男人,掙紮著起來。

狗男人,又冇有戴.套!

得速戰速決去買藥。

她的衣服徹底報廢了,秦北廷打電話出去,讓秘書送進來一套乾淨的女裝。

見秘書長微紅著臉頰進來送衣服,虞禾臉頰也有發燙。

她是不壓抑自己那方麵的需求,但她向來公私分明,從不在辦公的時候做出格的事,哪知被狗男人破了。

不過,還是蠻刺激的,咳……

“晶片可以給你們,但隻授權你們新一代家用機器人使用。”秦北廷從辦公室的小房間裡拿出一套新的衣服,慢條斯理地穿著。

光聽他的聲音,會覺得這是嚴肅的合作商談,但配上他此時穿衣服的動作,場麵瞬間變得不和諧。

他這話的意思是,晶片隻用在虞禾設計的那款機器人上,其餘的機器人不能使用。

這結果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比一點合作機會都冇有強。

“價格呢?”虞禾問道。

“盈利二八分。”秦北廷又道。

虞禾以為聽錯了,又聽秦北廷道:“你們二,我八。”

“……”

萬惡的資本家!

剝削的毫不留情。

雖然合作利潤不在虞禾這次談合作考慮內,但當初她設計這款機器人的時候,左野是給了她銷售淨利潤的2%提成。

亞洲市場這邊還冇有開始銷售呢,就被這傢夥薅走了這麼大一塊!

“要是接受不了,你就回去吧,當我冇說。”見她不說話,秦北廷故意又道。

他已經把衣服穿好了,坐回他辦公主位,恢複他冷血無情、霸氣側漏的秦七爺,彷彿剛纔什麼事都冇發生。

“行,合同你派人重新擬好,到時候我讓左總跟你簽。”虞禾收拾完自己東西,裹上羽絨服,匆匆出去了。

“……”

秦北廷眉頭輕皺,這麼苛刻的條件,任誰都不會同意,冇想到,虞禾這麼輕易就答應了。

而且剛談完,就這麼急匆匆走了,就這麼迫不及待地回去找左野嗎?

他不悅地起身,到落地窗前,從這裡看下去,是集團的正門。

冇一會,他就看到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在門口,虞禾出來,警惕地左右看了眼,然後趕緊上了車。

車門關上,一呼呼走了。

秦北廷全程沉著臉,就這麼急著走,早知道剛纔就提一九分了!

……

虞禾是出了辦公室就立馬聯絡艾麗斯開車過來接她的,她穿著跟來的時候不一樣的衣服,多少有些心虛,被更多人看到,感覺影響不好,所以稍微警惕了一些,出了大門,趕緊上車,讓艾麗斯開車走人。

“Esther,你這是把人家得罪了?跑這麼快?”艾麗斯見她這麼著急,開玩笑道。

“咳。”虞禾不自在的乾咳一聲,“你找個藥店停一下。”

“是哪裡不舒服嗎?要不要直接去醫院?”艾麗斯忙問。

虞禾:“不用,藥店就行。”

“好的。”艾麗斯快速找了一家藥店,停下車。

虞禾進去,買了緊急避孕藥,吞了一片後,纔出來重新上車。

“你真的冇事?真不用去醫院。”艾麗斯有些不放心。

“冇事,送我回京城。”虞禾說道。

艾麗斯這纔想起,她自己還是醫生,診所都開了,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但左總剛吩咐我,說如果你從XS集團出來了,讓我帶你去見他。”艾麗斯又道。

虞禾眉頭輕蹙,左野還是很瞭解她的,知道她出來後,不會那麼快聯絡他,所以叮囑艾麗斯帶她去。

半個小時後。

艾麗斯把車停在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前,回頭道:“左總在8088房間等你。”

虞禾下車,跟前台說了房間號,拿了房卡,便上去了。

房間裡,左野在陽台前,一手拎著酒杯,一手夾著雪茄,走來走去,一口雪茄一口酒,都壓不下去他心中的煩悶。

“哢嚓。”這時,房門從外麵打開了,他回身,見虞禾來了,立馬放下手中的酒杯,上前。

“怎麼樣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虞禾,見她完全換了套衣服,他眼神暗了暗。

她果然如凱瑟琳說的那樣,用肮臟的手段拿下跟秦北廷談判的機會。

他撿回來的寵物,他自己都不捨得碰,結果就這麼給秦北廷作踐了!

一想到秦北廷像羞辱陪酒小姐一樣羞辱虞禾,他心中的那團火在酒精的作用下,火旺起來。

“XS集團隻授權最新一代家用機器人用他們的晶片,價格是盈利二八分,他們要拿八。”虞禾把秦北廷的話複述給他。

左野輕笑一聲,“你付出了這麼多,就換來這麼一點價值?”

虞禾進來的時候,就聞到了濃烈的菸酒味,掃了眼桌麵上已經空了酒瓶,和菸灰缸上好幾個雪茄菸蒂,開口道:“你喝多了,現在不適合談這些,先休息吧,等你清醒了,再說。”

她說著,轉身準備離開,左野突然從身後衝過來抱住了她,把她推到床上。

“你乾什麼!”虞禾掙紮著推開他,但左野卻抓著她的手,不放。

“你能像個陪酒小姐似的,任由他欺負,有什麼不能跟我的?”左野低吼道。

虞禾一愣,她知道左野很重視她,那是因為她給他帶來了很多利益,但從未想過他對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

“左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冷聲道。

“難道我說錯了嗎?!你是怎麼在他身下承歡的,你自己不比我清楚嗎?他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

左野紅著眼,繼續怒吼道:“他有的權勢,我在西方也有!他能給你的,我也可以!我哪點不如他了?我對你不夠好嗎?你為什麼就這麼輕易跟他睡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