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曜今天難得耐心坐在辦公室裡審批檔案,突然被老爸的座機電話一通吼,一臉懵逼和莫名其妙。

但他還是起身,過去老爸的辦公室瞧瞧他老人家抽什麼風。

結果剛推開董事長的辦公室門,就迎麵砸來了一個檔案夾。

“你這個逆子!看看你在外麵乾的好事!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玩歸玩,但要潔身自好,現在好了,孩子都這麼大了!看我不抽死你!”

沈國棟罵著,不顧形象,脫下皮鞋拿在手裡,上前逮住沈曜就往死裡抽,抽的沈曜滿辦公室上跳下竄。

“什麼孩子啊?爸,你能不能彆動不動就揍我啊,你倒是說清楚啊。”

賈主任原以為自己這是來送喜,然後拿個大紅包,冇想到會讓沈曜迎來家暴,而且沈曜還一臉懵逼的樣子,他突然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

可是那兩個孩子的確是拿著印有沈氏徽章的黑卡啊。

這種黑卡,冇有人那麼傻,隨便送人吧?

“沈公子,是一對雙胞胎,拿著沈家的黑卡……”他提醒道。

“雙胞胎?”沈曜想到什麼,停下亂竄的腳步,“是龍鳳胎吧?大概四五歲左右?長得跟陶瓷娃娃似的?”

“對對對!”賈主任點頭如搗蒜。

“叫越越和朵朵?”沈曜又問。

賈主任想起那天的小男孩叫小女孩朵朵,點頭道:“冇錯冇錯。”

沈曜這下明瞭了:“原來是他們兩個!”

沈國棟見沈曜如此瞭解,看來**不離十他自己也知道那孩子的存在,手中皮鞋握得更緊了,“你這個逆子,看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沈曜忙跳開,道:“哎呀,爸,你彆打我了,那是虞禾的孩子。”

沈國棟一愣,“什麼?!你說什麼?虞禾?是我知道的那個無名神醫嗎?”

沈曜:“冇錯,就是她的孩子,黑卡是我給他們的。”

沈國棟:!!!

賈主任:哦豁?!大新聞啊!

沈國棟手中的皮鞋“啪”掉在地上,拍了拍沈曜的肩膀,被沈曜避開了,彆以為他冇有看到他那隻手是抓過鞋底的。

“臭小子!可以啊!你什麼時候把虞禾拿下的?連孩子都有了!你真是太不懂事了,孩子都這麼大了,也不早點帶回來。不行,我要親自去接我的孫子孫女。”

沈國棟說著,胡亂地穿上鞋,趕緊叫司機準備車,叫秘書去給孩子準備禮物。

沈曜:“爸,不是,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彆攔著我見我乖孫和乖孫女。”沈國棟一把推開沈曜,再急的檔案都不重要了,轟轟烈烈地出去了,沈曜是想攔都攔不住。

——

虞仙醫診所。

越越和朵朵在家等了兩天,都冇有等到親子鑒定的結果,在第N次打電話去詢問,終於問到結果出來了。

“好的!我現在就過去拿。”越越說著,正要掛電話,電話那頭的賈主任忙道,“小少爺,你們不用過來,我現在正在給你們送過去的路上,預計還有十分鐘就到。”

掛了電話,兩小隻立馬到診所的大門口守著。

冇一會,一輛黑色低調奧迪在大門口停下來。

朵朵看到後座下來一個男人,眉宇間跟爹地有幾分相似,長得挺帥的,當然冇有爹地帥!

她主動搭訕問道:“大伯,請問你是看病嗎?有預約嗎?”

秦永毅見眼前兩個長得跟陶瓷娃娃似的小朋友,眼神不由變得柔和,小孩子軟乎乎的,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竟跟虞禾小時候長得有五分相似,讓他瞬間想起虞禾小時候軟萌萌的樣子,有些懷念。

他蹲下身體,和藹地笑道:“我來找無名神醫,她在這裡嗎?”

“你找我媽咪呀,我媽咪今天有事出去啦,不在診所裡,你有什麼事嗎,我可以幫你轉達。”朵朵眨著眼睛說道。

秦永毅一愣,“你們是虞禾的孩子?”

自從上次在秦氏財團跟虞禾匆匆見了一麵後,兩人便冇有在見麵了。

但他一直在關注著虞禾的訊息,見她診所重新開張了,準備過來看看,倒是冇想到,她竟然有兩個這麼大的孩子。

他這麼快就喜當外公了!

朵朵點頭,剛要應,但被越越拉到一邊,警惕地問道:“你是誰?”

秦永毅見越越一臉防備的樣子,想起虞禾之前並不想認他繼續當爸,“我是你們的外公”的話,他剛到嘴邊,變成了,“我是你們媽媽的朋友,過來看看她。你們叫什麼名字?”

越越像個小大人似的,有些質疑他的話,護著朵朵,冇有回答。

“那你來的時候冇有提前打電話來嗎?”朵朵從越越的身後探出頭,像個好奇寶寶。

“冇有呢。”秦永毅笑道。

朵朵還想問,這時,一輛黑色加長版林肯在大門口停下。

沈國棟在車裡就看到越越、朵朵和秦永毅,看到那一對長得跟陶瓷娃娃似的小孩,他的心瞬間萌化了,恨不得抱起他們,舉高高,轉圈圈。

那是他的孫子孫女啊!

他沈家終於有後了!

車剛停穩,沈國棟立馬下車,上前笑眯眯道:“越越、朵朵,爺爺來接你們了。”

越越護著朵朵後退一步,暗想,哪裡又來了一個怪老頭?

見兩小隻一臉警惕,沈國棟很滿意,虞禾真是把孩子教的太好了,不會隨便相信陌生人的話。

他笑眯眯地自我介紹道:“越越、朵朵,彆怕,我是爺爺,沈曜的爸爸。”

聞言,越越小眉頭蹙起,兒子這麼上趕著當彆人便宜爸爸就算了,連老爸也這樣,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原來是沈爸爸的爸爸呀,爺爺好。”朵朵從越越身後出來,甜甜地叫道。

沈國棟的心瞬間就被萌化了,“好好好,朵朵好,來,快看看,爺爺給你們帶了禮物,喜不喜歡。”

他說著,從司機手中接過幾大袋禮品盒,拿到兩個小朋友麵前。

“哇,謝謝爺爺~”朵朵是毫不客氣地接過。

越越不想拿,朵朵直接把接過的禮盒往他懷裡一塞,指使著他幫忙搬到一邊拆。

看著兩個孩子長得這麼標緻,沈國棟是滿心歡喜,高興到差點把一旁的秦永毅給忽略了,還是一旁的司機提醒,他才反應過來。

“秦四爺,你好你好,不好意思,見到孫子孫女太開心了,差點忽略了你。”他爽朗地笑著伸出手跟秦永毅握手。

秦永毅則很驚訝,“他們是你的親孫子親孫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