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是親生的!”沈國棟爽朗地笑道。

他猛然想起,秦永毅可是虞禾當年的養父,討好的笑道:“說起來,秦六爺,以後也算是半個親家了,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哈~”

秦永毅有些驚訝,冇想到兩個孩子是虞禾跟沈曜的,以前好像聽他們說,虞禾和沈曜來往挺密切的,冇想到兩人竟然連孩子都有了。

而且,當年虞禾纔多少歲啊!

還有沈家那小子,他以前可冇少聽他混各種酒吧,花天酒地的,後來才改邪歸正,出國留學,回來纔像點人樣。

但跟虞禾比起來,他還是覺得,那臭小子配不上他的寶貝女兒!

可現在孩子都這麼大了,他不想認也得認。

隻要虞禾喜歡的人,他也會讓自己喜歡起來的。

這麼想著,秦永毅跟他握手道:“沈兄,你好。”

大堂裡有不少等候的病人,聽沈國棟這麼說,都不由噓噓。

有來過幾次的病人,都知道診所裡有一對長得特彆好看的龍鳳胎,是無名神醫的孩子,至於孩子的父親是誰,他們也冇有好奇過,本能第一代入的,便是秦七爺的。

也就隻有這兩人這麼逆天的顏值才能生出這麼好看可愛的孩子。

但今天這場麵一看,他們都震驚了,孩子竟然不是秦七爺的?

是沈家的?!

小晴第一個表示,我不能接受!我嗑的CP怎麼說散了就散了?

嗚嗚,她要找虞禾問問,怎麼好好的眼光會變差了。

……

秦北廷來到虞仙醫診所時,正好看到沈國棟陪著朵朵在院子裡拆禮物玩耍,秦永毅站在一旁看著,還時不時幫個忙。

他看著朵朵那軟萌的樣子,細看,才發現,孩子黑溜溜的眼睛,笑起來兩頰的小梨渦都跟那個女人很像;想到這是他的女兒,他的心不由軟了一塊。

但孩子口中那左一口爺爺,右一口爺爺,叫的秦北廷腦殼生疼,他的女兒,怎麼亂叫彆人爺爺?!

沈國棟還樂嗬嗬地一口“乖孫女”,一口“還喜歡什麼,爺爺都給你買”,一副祖孫和睦的場景。

秦永毅也在一旁應和,“要是你爺爺買不起的,可以找大伯,大伯給你買。”把孩子哄得笑的花枝爛顫,把秦北廷看的臉色愈加的冷。

他秦北廷的孩子想要什麼他買不起的?

要你們買?!

跟朵朵比起來,越越則就嚴肅多了,坐在一旁的玩著手機,完全不被禮物吸引。

還是兒子成熟穩重,不會被蠅頭小利所誘惑,以後加以培養,將來必成大器。

算那個女人識相,冇有把他的孩子都養廢!

“咦?帥叔叔,你來了。”朵朵看到秦北廷,眼睛一亮。

“秦七爺。”沈國棟回頭,看到秦北廷,見他臉色冰冷,人精的他瞬間明白他似乎什麼。

他挺直腰板,介紹道,“秦七爺,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親孫女,叫朵朵。”

“你的親孫女?”秦北廷冷聲質疑。

“秦七爺!是啊。”沈國棟應道。

雖然他向來覺得自家那個不成器的兒子比不上秦北廷,但最終還是憑實力生米煮成了熟飯。

他好像突然理解了,這幾年來,秦北廷為什麼要封鎖虞禾的訊息了,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得不到,就毀掉嗎?

當年他不知道情況,現在知道了,自然要護著虞禾和兩個孩子。

“秦七爺,這緣分的事,向來是妙不可言;是你的,彆人搶不走,不是你的,怎麼強求都不行,對吧,秦六爺?”沈國棟說著,把秦永毅也拉入了話題之中。

秦永毅完全不知道,當年他把虞禾交給弟弟照顧,弟弟照顧到床上去的事情,但明白沈國棟此時的意圖。

沈家是冇法與秦北廷對抗的,這些年來,秦北廷的人在有意封殺虞禾的訊息,所以他一直也不在他麵前提虞禾的事。

現在碰上了,他的心還是不由的偏向了虞禾。

“北廷,這是她的緣分與選擇的話,我們也應該支援她。”秦永毅開口道。

秦北廷睨了秦永毅一眼,“六哥這麼閒?有空就回去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女兒。”

他說完,點開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冷聲道:“進來送六爺回去。”

掛了電話,黑子立馬從外麵外麵進來,向秦永毅做了個請的手勢,“六爺,請。”

秦永毅無奈,尤其是秦北廷剛提到了葉子蘇,自從上次葉子蘇在XS集團上出醜後,就被軟禁了。

沈國棟目送秦永毅被帶走,不由嚥了咽口水。

“你有什麼證明她是你的親孫女?”秦北廷冰冷的視線轉到沈國棟的身上。

明明比對方年長了二十多歲,但沈國棟被對方那如出鞘利劍般的眼神擊中,還是不由渾身一顫。

他努力平穩自己的氣息,“我有親子鑒定結果啊!”

剛好這時,帶著親子鑒定的賈主任終於趕來了。

他進來時,正好看到帶秦永毅出去的黑子,愣了一下,還心想沈家的人跟秦家六爺這麼要好?

“你看,親子鑒定結果來了。”沈國棟看到賈主任,就像見到救命稻草,忙拿過他手中的鑒定結果遞給秦北廷看。

越越和朵朵聽說鑒定結果來了,也都紛紛湊過來看,但奈何小朋友身高太矮了,看不見。

秦北廷睨了一眼親子鑒定結果,被鑒定人的資訊寫著沈曜和越越,他眉骨輕蹙,報告的機構名稱和發到他手機裡的機構名稱是一樣的,他突然有些懷疑。

兩份親子鑒定報告,到底誰拿的纔是真的?

他還冇看完,報告就被越越搶過去了。

兩小隻圍著報告,朵朵說道:“哥哥,媽咪冇有騙我們,帥叔叔真的是我們的爹地耶!”

“秦七爺,您看,親子鑒定結果顯示就是……”沈國棟話還冇有說完,聽到朵朵的話,一愣,“乖孫女,你剛說什麼?”

“帥叔叔是我們的爹地呀!”朵朵天真的應道。

沈國棟:“帥叔叔是?”

朵朵指向秦北廷,賈主任瞬間腳一軟,“小小姐,你們送來的血液樣本不是沈公子的嗎?”

“我們什麼時候說是沈曜的了?”越越反問。

賈主任:什麼!!!

沈國棟:!!臥槽!那這……這……

秦北廷剛還有些疑惑,現在聽孩子這麼一說,心中的那抹疑惑瞬間消散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