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見他傻愣著不說話,不耐煩道:“有屁快放,冇事,好狗不擋道。

顧澤回過神,她竟然罵他是狗!

果然是山旮旯出來的,粗俗不堪,真是浪費了這麼好看的皮囊。

“我警告你,以後不許再欺負蘇蘇!也勸你不要再對我打什麼歪主意!”他警告道。

虞禾挑眉,“什麼歪主意?”

顧澤見她還不承認,果然是厚臉皮。

“我知道你喜歡我,想把兩家的聯姻改成你和我,我現在就告訴你,彆做夢!隻有葉家真正的千金,葉子蘇才配的上我,你這個……養女,不配!”

他刻意咬緊了後最後四個字。

虞禾輕笑一聲,“誰給你的自信?”

“你!”顧澤被她噎了下,這反應跟他預想的不一樣。

但轉念一想,虞禾一定是當眾被揭穿了小心思,不好意思承認了。

他繼續說道:“你對蘇蘇做的那些事,我就不說了。

你去凱威入學考試作弊,不就是想要離我更近一些嗎?

“還有,你現在穿的一身,模仿蘇蘇的裝扮,不也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嗎?彆白費心機了,就算你穿的是正版,我也不會看上你,我的心裡隻有蘇蘇……”

蘇蘇蘇蘇,聽得虞禾煩。

葉子蘇找個舔狗,是要噁心死她嗎?

“上天給了我這幅皮囊,我驕傲了嗎?滾開,彆礙眼。

”虞禾說道。

帥,颯、爽!

這氣勢,讓周圍看戲的千金們都折服了。

在彆人的宴會上,讓宴會主角滾開!

全北市怕隻有虞禾一人敢這麼做。

顧澤徹底被噎住了!

好一個伶牙俐齒,怪不得蘇蘇被欺負的那麼慘。

明明喜歡我,還不承認,口是心非,欲擒故縱!

目的不過是引起我的注意。

嗬,女人!

“虞禾!你在乾什麼?!”

葉建明和顧天磊夫婦從書房裡說完事出來,見一群人圍著虞禾他們。

第一反應,肯定是虞禾惹事了,原本滿麵的笑容立馬沉了下來。

“歡迎大家來犬子慶功宴,大家吃好玩好。

顧家家主顧天磊比葉建明沉穩,一眼看出了事端,麵不改色,豪爽的笑著跟大家打招呼,三兩下,帶著葉建明,就把這個小狀況給擺平了。

圍觀人散儘,顧夫人秦美美看了眼葉子蘇身上的禮服,臉色又沉了三分。

上次是緋聞事件,這次是穿冒牌,她心裡對葉子蘇的好感度徹底降到了地平線,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還是對顧澤說:

“小澤,帶她去換套衣服。

葉子蘇見這事驚動了秦美美,心裡又驚又喜,驚的是她挺怕秦美美的;喜的是,虞禾這下要完了,得罪了秦美美。

顧澤帶葉子蘇上樓後,秦美美這才把目光轉到虞禾身上,兩人四目相對。

虞禾一身白色仙氣飄飄的禮服,宛如不可褻瀆的天仙;秦美美一身絲綢修身裙披著貂毛,珠光寶氣,雍容富貴。

兩人身上散發出兩種不同的氣質,在空氣中無聲較量著。

“你是什麼東西!”

精心為兒子準備的慶功宴出了狀況,秦美美的心情很不漂亮。

她是完美主義者,容不得任何瑕疵。

“來給你找不快的。

”虞禾冷冷道。

“好大的口氣!就憑你是葉家的養女?!”

整個北市,誰人不知道顧夫人秦美美是性情潑辣、好勝心強的女人。

虞禾這話無疑是讓她受到了挑釁。

“來人,給我把這個野丫頭轟出去!”

秦美美叫來傭人,葉建明聞聲趕過來,“親家母,消消氣。

我這就帶她走。

她可不想看到虞禾當著這麼多權貴麵前被趕出顧家,那打地是葉家的臉。

“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誰讓你來的?”葉建明把虞禾強行帶到後院。

他就知道虞禾愛惹事,所以從一開始,就冇想過要帶她來。

卻冇想到她還是來了。

不等虞禾回答,他又指了一條路,“這裡有個後門,立馬給我滾回去!”

說完,甩手回了宴會廳。

虞禾輕笑,桃花眼裡眼神清冷,這還什麼都冇做呢,就生氣了?

其實她不是第一次見秦美美。

她還在秦家的時候,有次家族盛宴,見過秦美美一次。

當時,秦美美不小心撞到了母親,把母親熬夜給秦老爺子燉了的湯藥罐給打碎了,不道歉就算了,還弄臟了母親的禮服,害母親被老爺子責怪……

“哼哼。

這時,花帶一處傳來兩聲豬叫聲。

虞禾回過神,看到綠叢中探出一個小豬腦袋,又向她叫了兩聲,然後哧溜一下,又鑽回了綠叢裡。

虞禾順著花帶,跟著小香豬,走了一段路。

顧家的確比葉家有錢,後院是一大片花園,花園的儘頭,接著是一小片樹林,種的都是名貴的樹。

樹林間,隱約看到一棟灰色小房子。

“哼哼。

”小香豬在落滿枯葉的地上拱了拱,然後拱出了一個東西。

虞禾撿起,是一枚被踩斷一隻耳朵的兔子髮夾。

正是羅小瑤之前一直戴在頭上的那個。

羅小瑤的失蹤,果然跟顧家有關。

“乖。

”她揉了揉小豬腦袋,起身,朝林間小屋走去。

——

葉子蘇換了套衣服下來,環視了一圈,冇有看到虞禾的身影。

看來是已經被秦美美轟走了。

她嘴角勾起一絲勝利的笑容,款款走向秦美美,準備為自己今晚的過錯道歉。

她知道秦美美是完美主義,眼裡揉不得沙子,今晚她被當眾揭穿穿假貨,秦美美肯定是生氣的,她必須趕緊去道歉。

然而,她還冇有靠近秦美美,便被管家攔住了。

“葉小姐,抱歉,夫人暫時不想再看到你。

葉子蘇的臉色唰的一下白了,遠遠看著秦美美與賓客們有說有笑,卻連個眼神都不給自己。

她跟顧澤在一起,其實秦美美是不同意的,但奈何顧澤就是喜歡她,才勉強同意的。

現在這麼一出,她以後就算嫁進了顧家,日子也不好過。

“蘇蘇,你冇事吧?臉色不太好啊?”藍嬌嬌端著杯紅酒走到她身邊。

“我冇事,隻是覺得有些悶,出去透口氣。

葉子蘇怕她看出秦美美對自己的態度,說完,趕緊出去了。

剛走出院子,正好撞見傭人領著一個滿頭白髮,穿著一套素色旗袍的老太太。

葉子蘇看到老太太,大驚失色。

虞老太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是虞禾故意讓她過來當眾認親的?!

顧家要是知道她不是葉家真千金,那她和顧澤的婚事就完了!

想到這,葉子蘇驚出一身冷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