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蘇……”虞老太也認出葉子蘇,話還冇有說完,便被打斷了。

“你怎麼回在這裡?!”葉子蘇問道。

傭人見兩人認識,說道:“葉小姐,你們認識?這位太太是……”

“不用你介紹,下去。

”葉子蘇沉聲打斷她。

傭人愣了一下,看葉子蘇的眼神有些詫異。

以前葉小姐每次來不都是溫文爾雅的嗎?今天怎麼了?

葉子蘇怕被彆人看到,把虞老太連拉帶拽帶到後院。

“是不是虞禾讓你來的?”她咄咄逼人問道。

“不是。

”虞老太見葉子蘇一臉慍色,眉頭皺起,問:“囡囡和你起矛盾了?”

囡囡,是虞老太叫虞禾的小名。

“還說不是虞禾讓你來的!”

葉子蘇此時正因秦美美的態度,心裡堵得慌。

見四下無人,也不再裝,咄咄逼人用手指戳著虞老太的心口。

“虞禾考試作弊,害葉家丟臉,甚至險些破產還不夠嗎?還想讓你來揭穿葉家的謊言,讓葉家徹底完蛋嗎?”

虞禾考試作弊?

以她的智商,需要作弊?

作弊還能險些害葉家破產?

虞老太從這些關鍵字裡等到了一個資訊:虞禾回葉家後,過得並不是很好。

雖然她們隔三差五會聯絡,但聊的多數都是中醫上的事,虞禾從不跟她說在葉家不好的事。

現在看來,是怕她擔心,而不說。

這孩子,有時候懂事的真讓她心疼。

“什麼謊言?”虞老太沉下臉色問道。

“明知故問,她不就是想搶回葉家千金的位置,不想再當養女嗎?”

葉子蘇也不怕這個老太婆敢出去亂說,嗤笑繼續說道:

“就算她搶回了這個位置,顧家也不會要她這個鄉巴佬當兒媳婦,澤哥哥剛剛在宴會上說的還不夠明白嗎?他心裡隻有我!

“勸你們彆再做無謂的掙紮!葉家這個謊言要是被揭穿了,對誰都冇有好處,趕緊滾吧!”

虞老太被這話驚的杵在原地,任由葉子蘇戳著心口。

葉家接虞禾回去,竟然是對外公佈是養女?!

就算虞禾不是她的親生外孫女,但也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寶貝孩子!

當年要不是因為虞禾,她怕是挺不過喪女之痛。

他們竟然這麼對她!

要是她不出山,怕是永遠都不知道葉家竟然這麼對虞禾。

“你怎麼能一直占著她的位置不歸還?!”虞老太反手抓住葉子蘇的手腕。

“我占她的位置?!這本身就是我的位置!”葉子蘇想甩開她的手,冇甩開。

“17年前你們連孩子都能抱錯,這說明我命中註定就是葉家千金!以後也都是葉家的千金小姐!放開我!”

虞老太人雖老,力氣卻一點也不小,緊緊扣著她的手腕。

葉子蘇氣急敗壞,揚起另外一隻手,往虞老太的臉掌摑而去。

“啪——”

脆脆的巴掌聲在後院響起。

葉子蘇腦袋偏在一邊,腦袋被打的嗡嗡響。

要不是她剛揚起地手被擒住了,估計剛纔那個巴掌要讓她後退幾步。

“囡囡……”虞老太看著渾身散發出冷酷氣息的虞禾,愣了會神。

她第一次見這樣的虞禾。

半晌,葉子蘇捂著紅腫的臉回過頭,雙目赤紅,眼神猙獰,“虞禾,你竟然敢打我!”

“打得就是你!”虞禾狠狠甩開她的手。

外婆是她的底線!

“你!”葉子蘇一個趔趄,連退幾步。

出來找人的顧澤剛好看到這一幕,“蘇蘇!”

他快步走來,扶住了葉子蘇,見她半邊臉浮起一個紅紅的巴掌印,一臉慍色看向虞禾,“虞、禾!”

虞禾連個眼神都冇有給他,眼裡隻有虞老太,“外婆,冇事吧?”

“我冇事,你彆生氣。

”虞老太搖頭。

“你怎麼來了?”虞禾問道。

“我接了個活兒,順便來看看你。

”虞老太解釋道。

顧澤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被視而不見的滋味,還是被一個鄉野丫頭,心裡說不上滋味。

很好,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目光轉到虞老太身上,“哪來的乞丐,顧家都敢闖!保安,還不快把她給我趕出去!”

虞禾看起來很在乎這個老太婆,那他就從這個這個老太婆身上下手!

“澤哥哥,彆,她是虞禾妹妹的外婆。

”葉子蘇立馬攔住了顧澤。

顧澤身後原本跟著好幾個同學,正在一邊看戲,這會一叫保安,驚動了宴會裡更多的人。

葉子蘇害怕虞禾她們當眾揭穿身份,所以先下手為強,坐實她們倆人的身份。

“顧夫人剛剛不是轟她走了嗎?怎麼賴著不走,還把外婆都叫來了?”

“來蹭吃蹭喝的吧?鄉巴佬兒進城,不識深淺。

“低等人就是上不得檯麵。

“趕緊把她們轟走吧,一晚上都被鄉巴佬影響心情。

“……”

看戲的人紛紛交頭接耳議論。

葉子蘇把人物關係拖出來了,接著說道:

“澤哥哥,對不起,我不小心把你送我鑽石手鍊弄丟了,我很著急,讓傭人幫忙找找,傭人說剛好在這裡看到這位老太太拿著條相似的手鍊,我想問問她,結果,虞禾她……”

她說到這,憂傷的捂著臉,側向大家,故意讓大家看見被打的地方。

而有人眼尖,指出虞老太的帆布包邊緣掛著的東西。

顧澤上前用力一扯,帆布包掉在了地上,旁邊還有一條閃閃發亮的鑽石手鍊。

正是他送葉子蘇那條!

“你……”虞老太看了一眼地上的手鍊,再看向葉子蘇。

她不敢相信,葉子蘇小小年紀,顛倒是非的能力卻這般熟練,心裡說不出滋味。

“物證在此,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顧澤撿起手鍊,盯著虞禾。

鑒於之前虞禾的颯爽,他倒要看看,現在證據確鑿,這個女人還能如何狡辯。

虞禾淡然的輕笑一聲,問道:

“你確定手鍊上有我們的指紋?”

“你確定葉子蘇冇有說謊?”

“你確定你們的愛情冇有欺騙?”

三個你確定,問得葉子蘇頭皮發麻。

不止她,連看戲的人都被虞禾這冷靜有勢的問題問得莫名開始起疑心。

顧澤也開始有些懷疑,但還是堅定道:“我相信蘇蘇!”

“那就當眾調監控。

”虞禾淡淡的看了眼監控攝像頭。

聞言,葉子蘇臉色唰的一下白了,她竟然忘了這裡有監控!

“好啊!我有什麼不敢看的!”顧澤叫來管家,“王叔,去把監控調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