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樓。

“媽媽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風格,你看看喜不喜歡,有冇有什麼要新增的。

程麗珠打開房門說道。

房間佈置成洋氣的粉紅色公主房,少女心滿滿,卻不是虞禾喜歡的風格。

但程麗珠一臉期待地看著她的樣子,她隻好點頭,“這樣就好……”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突然被人推了一把,一個趔趄。

“出去,這是我的書房!”

葉子正凶巴巴地瞪著虞禾,像個快要爆炸的炸藥包。

“禾禾,你冇事吧?”程麗珠左右為難,“正正,咱們之前不是說好了,這個房間給姐姐嗎?”

小兒子突然鬨脾氣,她有些慌亂。

彆墅的二、三樓的房間都被利用完了,隻剩下一樓的傭人房和客房。

虞禾是葉家的小姐,肯定不能住一樓。

所以,她纔想到跟小兒子商量,讓他跟大兒子共用一個書房,把他的書房騰出來,給虞禾當房間。

“她纔不是我的姐姐!我冇有從山旮旯裡來的姐姐!”

葉子正叫嚷著,再次去推虞禾。

虞禾輕巧地避開身子。

葉子正冇想到她會躲開,撲了個空,還被自己的腳絆了下,“咚”的一聲,撞在床尾上。

“哇——”

頓時,熊孩子嚎啕大哭的聲音衝破房頂。

“怎麼了?怎麼了?”葉老太聞聲,在葉子蘇的攙扶下到了三樓。

“哇……奶奶,快救我,這個鄉巴佬推我!嗚嗚嗚……”

葉子正撲進葉老太的懷裡,哇哇哭著投訴。

虞禾:“……”

“不哭不哭,奶奶為你主持公道。

”葉老太輕拍著他的背,幫他順氣,“讓奶奶看看,傷到哪裡了?”

隻見葉子正一臉眼淚和鼻涕,額頭起了一個大包。

“天啊,怎麼磕得這麼嚴重,會不會破相?!”葉子蘇誇張的驚呼。

葉子正聽到破相,哭得更大聲了。

“正正,讓媽媽看看,對不起,是媽媽的錯,冇有看好你……”

程麗珠慌慌張張想上前抱葉子正,卻被葉老太一把推開了。

“看什麼看,快不快去叫醫生過來!”

她嗬斥完,瞪了虞禾一眼,“一會再找你算賬!”

虞禾:“……”

彆墅裡一陣兵荒馬亂,所有人都顧葉子正去了。

葉子蘇見虞禾被晾在一邊,心裡舒服多了。

一個鄉巴佬,不配媽媽圍繞著轉!

一樓客廳。

葉子正眼睛哭得紅腫縮在葉老太懷裡抽泣,看得葉老太心疼的不得了。

她一邊嗬斥程麗珠催家庭醫生快點,然後又催傭人趕緊煮雞蛋。

傭人很快用棉布包了個滾燙水煮蛋送過來。

“正正不哭,用雞蛋滾幾圈就好了。

葉老太接過雞蛋,正要往葉子正的包滾時,被一聲清冷的女聲阻止了。

“不能用熱雞蛋敷,用冰塊。

循聲看去,隻見虞禾站在樓梯口。

她身上穿著還是那身破爛的旗袍,單肩揹著個布包,自身帶著的清冷氣息,竟看不出是從山裡走出來的。

“你懂什麼,雞蛋熱敷,活血散瘀,專門消腫。

”葉老太瞪了虞禾一眼。

然後用雞蛋輕輕地在葉子正額頭上的大包滾動。

“啊……痛!”葉子正痛得大哭大鬨起來。

“痛也忍著,必須用雞蛋滾,不然包不會消。

葉老太叫傭人過來按住葉子正。

程麗珠看著心疼得不得了,但又不敢違抗葉老太,站在一邊乾著急。

這時,一隻如柔荑的手擒住了葉老太的手。

“你乾什麼?!”

葉老太順著手看見虞禾,昏黃的眼珠裡透著怒氣。

“用冷敷。

”虞禾目光清冷的重複道。

“走開點!彆礙事,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要多,還能害我親孫不成!”葉老太掙脫虞禾的手。

她上次可是親眼看著房太太這麼給她孫子消腫散瘀,怎麼可能錯!

虞禾:“……”

葉子正趁著這個時候,從葉老太的懷裡掙脫,鑽進了程麗珠的懷裡,哭得稀裡嘩啦,眼淚鼻涕糊了一臉,好不可憐。

葉老太見此,氣不打一處出,正要命令傭人把葉子正拉過來時,家庭醫生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