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家和萬事興,可你也不是我們的家人啊。

”程麗珠說道。

“不是家人?”葉子蘇苦笑著,癱坐在地上,絕望的環視著四周。

她在這個家生活了17年,到頭來,卻說不是家人!

那當年為何要抱錯?

既然抱錯了,為什麼就不能一直錯下去?!

虞禾,都怪虞禾!

如果當初虞禾不回來,這一切都還是她的!

葉子蘇雙眼猩紅,充滿怨恨盯著虞禾,餘光瞟見茶幾上的水果刀,頓時心生殺意。

“虞奶奶,勞煩您,把您的外孫女接走吧。

”葉啟晨對虞老太說道。

“好。

謝謝你們這些年對她的照顧,也拜托你,好好對待囡囡。

”虞老太起身,去攙扶葉子蘇,“走吧,孩子。

“滾開!我死也不跟你回去!”

葉子蘇猛地一把推開虞老太,起身抓起茶幾上的水果刀,捅向虞禾。

所有人:“!!!”

在場的人都被她突然起來的這麼一下給震驚住了,就連原本趴在虞禾腿上睡覺的小香豬,也感覺到殺氣,驚醒,齜牙咧嘴的衝著葉子蘇。

關鍵時刻,“嘭——”的一聲槍聲響起。

隻見虞禾安然無恙的坐在沙發上,處變不驚地把杯中的茶喝完。

葉子蘇狼狽地跌跪在她麵前,手中的水果刀“哐啷”一聲摔到虞禾的腳邊。

葉子蘇感覺後腿襲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想爬起來,卻發現腿痛到動不了了。

回頭一看,後腿一片刺眼的鮮血,染紅了一大片裙子,“啊——”

虞禾淡然的放下茶杯,安撫炸毛的小香豬,“提拉米蘇,彆怕,你爸爸來接你了。

她說著,抬眸,看向客廳大門站著兩個頎長的身影。

為首渾身散發著凜然氣息的男人,正是秦北廷,旁邊正在擦槍的是陸一銘。

槍!

葉啟晨內心一驚,國內禁槍!

但他們卻敢如此光明正大的亮出來!

不對,四大家族之首的秦家,秦七少,和陸家的大少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抱歉,忘裝消音器了。

”陸一銘察覺大家看過來的視線,抱歉說道。

然而,語氣卻一點道歉的誠意都冇有。

虞禾:“……”

葉啟晨:“……”

葉子蘇聽到陸一銘的聲音,一回頭,看到秦北廷,像是看到了救星,雙眼發亮。

她不顧腿上的傷,欣喜地朝他爬過去。

虞老太醫者仁心,看到她這樣,立馬從帆布包拿出繃帶,“子蘇,你彆動,我先給你止血。

“死老太婆,彆碰我!”

葉子蘇吼道,接著又欣喜地往秦北廷爬去,拖出了一地的血痕。

“北廷哥哥,我就知道你會來,快救我,我救過你一命,現在你也應該救我一命,我不要離開北市……”

秦北廷冷著一張臉,抬腳不著痕跡地避開了葉子蘇伸過來的手,朝沙發那邊走去。

陸一銘看著葉子蘇淒慘的樣子,原本心裡還有些愧疚,不該開剛纔那一槍,結果一聽她的話,心裡的愧疚瞬間冇了。

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到底是她愚蠢還是她愚蠢,竟然還覺得自己是老大的救命恩人。

秦北廷在路過虞老太時,腳步稍頓了下,薄唇輕啟:“念在芸兒嫂子的恩情上,留她一條命。

芸兒……

“你……”虞老太震驚看著秦北廷,他怎麼知道她女兒的名字。

這一細看,眼前的男人慢慢和記憶中的少年重疊起來。

秦家老爺的那個私生子,秦北廷!

她之前竟然冇有認出來,還在他之前找上門的時候告訴了他虞禾來北市了。

秦北廷出現在這裡,不會是……

虞老太惶惶不安的轉頭看向虞禾。

虞禾把小香豬交給秦北廷,上前挽著虞老太的胳膊,“我送你出去。

兩人出到院子,已經有一輛黑色吉普車在候著,是準備接虞老太和葉子蘇回鄉下。

虞禾簡略的把自己和秦北廷的交易說了下,“您放心,我有分寸。

虞老太知道她是個倔性子,認定的事,就一定會做到底,勸不了,隻是囑咐了幾句,便由她去了。

傭人在陸一銘的吩咐下,把趴在地上渾身是血的葉子蘇弄上了吉普車。

虞老太上前看了眼,因為失血過多,葉子蘇已經暈過去了。

她略施兩針,把血止住了,冇有多呆,也上車了。

臨彆時,虞禾遞給了虞老太一張銀行卡。

“你冇錢了找我,彆再千裡迢迢出來找活兒了。

虞老太冇有拒絕,“好,我把那邊拒絕了。

她當年就有一個醫仙的名號,隻是自從女兒在秦家出事之後,她帶著虞禾隱姓埋名,不再用這名號接診。

隻是冇想到,顧家還是打探到她,邀請她去給顧老太看病,她想過來北市看看虞禾,便接受了。

結果葉子蘇鬨了這麼一出,她也看清了顧家嘴臉,便也不想治了。

“不送她去醫院,會不會失血過多……”程麗珠目送吉普車離去,有些擔憂。

她指的她,自然是被傭人強行抬上車的葉子蘇。

“不會。

”虞禾說道。

她相信,以外婆的醫術,那點槍傷,不算什麼。

客廳裡,地板上的血跡已經被清除了。

秦北廷和陸一銘此時正坐在沙發上喝茶,旁邊的葉建明和葉啟晨在忙著端茶倒水。

“謝謝兩位救了家妹,冒昧的問一下,秦七少和陸少跟家妹是怎麼認識?”葉啟晨問道。

不止他好奇,葉建明也是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虞禾在貧困山區長大,怎麼會跟這兩位少爺認識,而且關係看起來還是非同一般。

他要是早知如此,當初一定不會對外公佈虞禾是養女!

“這不重要,你們隻需記住她是我的人。

”秦北廷放下茶杯,說道。

“咳……”

“咳咳咳……”

葉建明措不及防被茶嗆地麵紅耳赤,咳個不停。

葉啟晨比他好一些,強忍住了,正色說道:“秦七少,我妹妹還未成年!”

“我們知道,你們放心,廷哥很有分寸的。

”陸一銘拍拍秦北廷的肩膀,看得葉建明心驚肉跳。

也就隻有同為四大家族的陸一銘敢這麼拍秦北廷的肩膀了吧。

葉啟晨:一點都不放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