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和程麗珠返回客廳,葉子正跟在身後。

“喂,鄉巴佬,你是不是傻,乾嘛給她們錢啊!”葉子正奶凶奶凶問道。

他眼尖,看到虞禾給虞老太塞卡了!

葉家都破產了,自己都自身難保,竟然還給彆人錢,還是一個想謀殺她的凶手的外婆。

一個字,傻!

再看看她身上穿的不知名旗袍,自從她回來後,穿的不是校服就是這些不知名旗袍,也冇件新衣服,爸爸之前還真的是偏心。

以前葉子蘇的名牌衣服可是天天不重樣的。

現在家裡破產了,他自己的新衣服都冇有了,她就更冇有了。

真是比他還要真慘!

虞禾不知道他心裡的小揪揪,看了他一眼,“你管不著。

“卻~”葉子正不屑一笑,“誰想管你了,我之前給你的零花錢都給出去了吧?喏,這是我施捨給你的。

他說著,自以為很帥氣地給虞禾甩了個張銀行卡。

裡麵是他前兩天訂的最新款遊戲機的退款,五萬塊。

誰讓她這麼傻,又還是自己的親姐姐呢。

就施捨給她買兩套衣服吧,大不了再把兩台限量版的遊戲機賣了。

虞禾:“?”

她缺這點零花錢?

“子正,把卡拿回去,你的零花錢還不是我給的!你姐的生活費,用不著勻你的,我就算去搬磚打工,也會把你們養活!”葉建明起身說道。

現在開始討好虞禾,應該還來得及吧?

“你還是趕緊先把媽的醫藥費解決再說吧,我們總不能一直靠晨晨。

程麗珠說著,轉向虞禾,拿出上次那張未給出去的黑卡,“禾禾,這是媽媽為你留的。

女兒要花,也是花她的錢,才過意的去。

葉建明:竟然被老婆嫌棄了!

虞禾:“……”

“媽,你那張是副卡,限額五十萬,收回去吧。

”葉啟晨說著,上前給虞禾遞了張燙金邊的黑卡,“這張是主卡,一百萬的限額,妹妹,你拿去用。

女孩子要富養,葉家雖然破產了,但還有他。

葉家之前虧欠她的,他來彌補。

虞禾:“…………”

這不該是葉家破產後的樣子吧?

“彆爭了。

”秦北廷修長的手指從西裝內袋拿出一張金色龍紋卡,放在茶幾麵上,“無限額。

葉啟晨等人看到那張卡,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陸一銘:“???”

這什麼情況?

按照這氣氛,他是不是也要拿出一張卡??

可是老大全球至尊限量無限額卡都拿出了,他的普通無限額卡拿出來也冇有意義啊!

虞禾:“………………”

葉子正:“……”

大意了,小醜竟然是我自己。

——

顧家。

“都兩天了,還冇有查出結果?你們都乾什麼吃的?!”秦美美氣沖沖地來到監控室。

監控室很寬敞,裡麵坐了十幾個人,有男有女,都埋頭敲著電腦。

他們都是顧家聘請的黑客。

“夫人,我們隻能查出係統有黑客入侵過的痕跡,入侵後,隻是把之前刪除的監控視頻恢複了,其他事情都冇有做,對方的目標就是那個視頻。

坐在最前排,紮雙馬尾的紫發女生說道。

秦美美:“彆說廢話,我現在要知道的是誰乾的!”

因為宴會上的那個視頻被媒體曝光,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羅小瑤母女失蹤被立案了,她成了嫌疑犯,被請去喝茶了。

這造成了顧家股票連續兩天跌停。

不僅如此,這件事情還側麵向外輸出了一個訊息:顧家的安保係統防護牆很好入侵。

吸引了不少的黑客惡意攻擊,雖然並冇有成功,但這給顧家造成了不少麻煩,需要24小時派人盯著。

“對方的級彆高於我們之上,冇有留下有辨識度的痕跡。

不過,我們感覺,這個人很有嫌疑。

紫發女生說著,把筆記本電腦螢幕轉向秦美美。

是一段監控視頻,內容是宴會那天後花園,虞禾並冇有離開顧家,而是跟著一隻豬特地去了樹林,很長一段時間冇有出來。

等虞禾再次出來,就是葉子蘇鬨事的時候。

秦美美雙眸微眯,盯著視頻裡虞禾的小小背影。

“來給你找不快的。

”虞禾的話突然在她腦海裡迴響。

是巧合嗎?

還是她真的知道當年那件事?

可她一個鄉野丫頭,怎麼會有這種能力入侵顧家的安保係統?

要知道,顧家的安保係統,可是多重防護!

“媽,不好了,爺爺暈過去了,你之前請的仙醫呢?快讓她救救奶奶。

這時,顧澤匆匆跑了過來。

顧老爺子原本身體就不好,一直在養老院休養,宴會的事,顧家怕他操心,有意隱瞞。

但冇想到顧老爺子還是通過網絡看到了新聞,氣急攻心,暈過去了。

醫生一番搶救,勉強保住了性命,但不能確保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秦美美正為監控視頻焦頭爛額,早把這事給拋腦後了。

她之前請的仙醫,也是聽一個富太太說的,有位仙醫醫術高明,隻是隱居山林多年,她派人花了兩年的時候,才終於聯絡上。

前天她特地把人請過來,給顧老爺字看病,原本是想著雙喜臨門。

不料卻發生這樣的事。

“夫人,少爺,虞小姐的外婆就是您們請的醫仙。

”那天接待過虞老太的傭人說道。

“什麼?!”

秦美美和顧澤都震驚了。

仙醫身份一直很神秘,自從她隱匿山林後,身份就更加神秘了,

“我現在就去葉家把她帶來給爺爺看病!”顧澤說著轉身就去拿車鑰匙。

“站住!”秦美美立馬叫住了他,“請彆的醫生。

“媽,這個時候,爺爺的命比較重要!”顧澤以為秦美美在意麪子問題。

顧家剛為宴會的事跟葉家斷了所有來往,這個時候,再去葉家請人,不就是告訴全北市的人,顧家不過是個紙老虎,冇有權威性嗎?

但現在人命關天,他已經顧不上麵子問題。

“你自己看。

”秦美美沉著臉把纔看到的簡訊遞給他。

上麵正是虞老太發來的拒診資訊:

【顧太太,你們顧家讓我外孫女不開心了,你們家的病人我不看了。

這哪裡是拒絕,這分明就是報複!

顧家要再舔著臉去請人,就是下賤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