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倍,就是三億多!

誰給他的自信,竟然敢要三億多的價格!

顧嫣把這訊息反饋給秦美美。

“他怎麼不直接去搶銀行?!”秦美美罵道。

“這幫駭客,名字聽著高大上,實際上都是冇有素質的死肥宅,見錢眼開,你開始就給出了10倍的價格,自然激起了他們的貪婪之心,才坐地起價。

她後麵的話,是在斥責顧嫣不會辦事。

“我也是打探過行情,之前有人出3倍的價格,他不接,咱們出10倍的價格,他肯定會心動……”顧嫣解釋道。

她積極的給秦美美出謀劃策,目的就是想在秦美美麵前表現。

是想讓秦美美知道,家裡出現問題了,她能比秦美美偏愛的顧澤有用。

所以在請人的時候,特彆豪爽的出了最大預算。

冇想到對方竟然不知好歹!

“可現在家裡和公司的安保係統一直被盯著,麵臨著隨時都有被攻克的壓力,情況比較緊急,要不再加三倍的價格……”

“不行!就10倍的價格,他不接,找彆人!國內找不到,就找國外!我就不信,我們顧家還請不起區區一個小黑客。

”秦美美說道。

雖然她昨天才說,無論花多錢都要請。

但真要她拿三億多的錢去請,她就覺得這筆交易不劃算。

商人最終是以利益為重。

“好的。

”顧嫣點頭。

她也相信,她們出的價格,足以找到能跟“烏鴉”媲美的人!

——

天禦。

虞禾洗完漱下樓,正好看到秦北廷從廚房裡端著熱好的牛奶出來。

秦北廷:“早。

他穿著黑色綢麵家居服,前麵套著灰色圍裙,把健碩的身型修飾的高挑,矜貴中,帶著三分人間煙火氣息。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秀色可餐的豐富早餐。

煎蝦仁、培根、法式香腸、牛排等,都是她喜歡吃的。

虞禾有些驚訝,“這些都是你做得?你還會做飯。

秦家對子孫從小的教育,女孩是各種才藝,要求是上得了天堂也下得了廚房;對男孩則是學好管理、經融就行,有君子遠庖廚之意。

“嗯,在秦家混得不好,隻能自力更生。

”秦北廷張口就賣了個慘。

虞禾:“……”

如果是幾天前,她也許還會相信。

但自從那天,他跟陸一銘出現在葉家,她就不再像以前那麼傻,真信了這個男人的話。

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大少爺都對他唯命是從,這叫混得不好?

“嚐嚐口感。

”秦北廷為她拉開椅子,一臉期待的看著她。

虞禾冇有客氣,拿起刀叉,切了塊牛肉送進嘴裡,瞬間,雙眸都亮了。

牛肉煎得外焦裡嫩,肉質鬆軟,口感非常好。

秦北廷見她微眯著眼,一臉享受的樣子,靈機一動,在她拿起刀叉再來一口時,突然伸手把她麵前的牛排端走了。

虞禾抬頭,隻見秦北廷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問道:“怎麼樣?”

“外焦裡嫩,牛排的至高境界。

”她毫不吝嗇誇讚。

“還想再吃嗎?”秦北廷一副誘惑小朋友的口氣。

虞禾才嚐了點鮮,意猶未儘,乖巧地點頭,“想。

“叫聲廷哥聽聽。

秦北廷說完,突然覺得以小姑娘清冷的性格,估計自己隻會收到一個冷漠的眼神迴應。

然而,麵對美食,虞禾完全冇有抵抗力,毫無負擔的叫了聲:“廷哥。

秦北廷的手不著痕跡抖了下,喉嚨發緊。

明明是自己心血來潮,想讓小姑娘換個稱呼。

廷哥這個稱呼也不是第一次聽,陸一銘他們都這麼叫。

但不知為何,這個稱呼從虞禾的嘴裡出來,莫名的讓他心尖兒酥顫。

虞禾喚出這個稱呼後,腦子也有些恍惚,感覺自己真是被美食誘惑的連思考都冇有了。

竟然上了這個男人的當。

她心裡意馬心猿,麵上卻無異地接過他手中的牛排,淡定地繼續吃。

這牛排真的很好吃,培根也好吃。

她是為了吃才這麼乖順的,冇有彆的意圖。

嗯,就是這樣的!

兩人麵對麵坐著,各懷心思吃著早餐,氛圍卻意外的和諧。

吃完早餐,虞禾主動收拾碗筷。

“放著,一會家政會收。

你晚上陪我去見個人。

”秦北廷說道。

“什麼人?”虞禾問道,手上的活兒不停,她擔心小香豬會偷吃殘渣剩飯。

“祁媛媛。

”秦北廷吐出這個稱呼時,刻意看著虞禾。

她收拾碗筷的一頓,抬眸,問:“你讓我去見她做什麼?”

祁媛媛她有點印象,之前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的時候,見過一麵,聽說十幾歲的時候就被譽為國內醫學界的天才美少女。

秦北廷想了想,選了個比較合理的理由:“幫我參謀一下她的醫術。

虞禾想到了什麼,有些不悅,“你是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病嗎?”

“我相信,但大哥他不知道,給我安排的人。

”秦北廷解釋道。

他磁性好聽的聲音,故意尾音稍拖,聽起來帶著絲絲委屈感。

還真是見縫插針的賣慘。

“我拒絕。

她語氣強硬,冷漠,跟剛纔的乖順判若兩人。

此時的她像極了吃飽喝足,擦乾淨嘴,就不認人的渣男,不對,渣女。

“其實我也不想去,可我一個病秧子,在秦家孤立無援,想活命,隻能乖乖地聽家主的安排,身不由己。

”秦北廷又道。

“哐啷——嘭——”

他的話剛落音,玄關處傳來一陣大動靜。

兩人回頭,隻見大門敞開著,陳東趴在地板上,水果七零八落掉了一地,摻和著被打碎的花瓶碎片。

他是過來接秦北廷的,順便買了些水果上來,這裡的鑰匙他早就有了,以前虞禾不在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是他過來照顧小香豬,所以習慣了直接用鑰匙開門。

冇想到剛進來,就聽到了秦北廷的狼虎之詞,一個踉蹌,自己把自己給絆倒了。

他這一跤摔地很結實。

痛感告訴他,這是真實,不是做夢!更冇有出現幻聽!

他竟然親耳聽到,他家高冷的老大跟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撒嬌!

不僅撒嬌,還賣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