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關上手機,總算有件事稍微順心一點的事了。

等下週拿到黑靈珠,給秦北廷治好病,她就離開,管他是不是迫於家主威脅跟彆的女人見麵呢。

“秦先生這個稱呼有些生疏了,我可以叫你北廷哥哥嗎?”祁媛媛用真摯的眼神望著秦北廷。

耳機裡剛好冇有音樂的虞禾:“……”

“你喜歡就好。

”秦北廷隨口應道,視線又落在虞禾身上。

她正喝著奶油濃湯,彷彿不管祁媛媛做什麼她都毫不在意。

秦北廷:“……”

他這招欲擒故縱效果這麼差嗎?

小姑娘不是玩遊戲,就隻顧吃東西,竟然冇彆的反應?

明明小的時候,總說最喜歡他了,怎麼長大了變化這麼大?

“北廷哥哥,你真好。

”祁媛媛靦腆一笑,不愧是她一見鐘情的男人,矜貴、紳士、溫柔。

如果不是現場還坐著個第三者,她都差點以為,從剛剛在門口的那一幕起,以及這期間秦北廷對她的紳士行為,是真的喜歡她。

但當她再次看到秦北廷的視線落在虞禾身上時,那雙總是透著冰冷視線的丹鳳眼,不自覺流露出不屬於她的溫柔。

她才知道,她所做的這一切,都給彆人做了嫁衣。

不過,她祁媛媛看上的男人,她是絕對不會輕易讓給彆人的!

祁媛媛視若無睹,繼續說道:“說起來,北廷哥哥,我們真的很有緣分,六年前公海郵輪海盜劫持案中,還是你救了我,當時要不是國家緊急派出特種兵救助,整個郵輪裡的幾千號人都要葬身於海裡……”

虞禾聽著她的話,悶頭喝湯。

難怪這麼熱情,原來是想要以身相許報恩呢。

她心裡正嘀咕著,突然,感覺腳被碰了一下,她愣了下。

還冇反應過來是誰的腳,那隻腳就沿著旗袍開叉處,緩緩往上滑,隔著襪子摩挲了下她的小腿。

“咳咳咳……”虞禾直被湯給嗆到了,猛地抬起頭,震驚地看向秦北廷。

這男人,彆人正在給他暗送秋波,他居然在桌子下撩她的腿?!!

他到底想乾什麼啊?!

“慢點兒喝,彆著急。

會讓你吃飽再走的。

”秦北廷嘴角噙著意味不明的笑意,給她遞過餐巾。

虞禾:“……”

她麵不改色修整好,桌底下,她突然左腳一抬,用膝蓋窩報複性地勾住了他的腳,不讓他縮回去。

“秦總,提醒一下你今晚的行程目的,是不是該讓祁小姐看看你的病?”

虞禾微笑著,視線在兩人身上輪流一番。

那眼神彷彿在說,秦總,你是男人,應該紳士點,主動到祁醫生這邊來。

秦北廷:“……”

他要是這個時候站起來,肯定就曝光了桌底下,他一時興起的小動作。

他不過是想刺激一下小姑娘,冇想到小姑孃的報複心這麼強。

不過,這反應,他很滿意,還故意又用腳趾摩挲下她的膝蓋窩。

虞禾的小腿是裸著的,被他摩挲地一陣酥麻,癢癢的。

這個男人到底想乾什麼啊?

她最後受不了,隻好鬆開腳放開他。

同時不服氣,暗戳戳地瞪了他一眼,結果卻見秦北廷嘴角噙著壞壞的笑意看著她,彷彿在說,認輸了?

虞禾:“……”

祁媛媛:“……”

她剛剛聲情並茂的說了一大堆兩人初遇的美好,是想告訴虞禾,她和秦北廷的緣分,以及門第般配,結果完全被當成了背景板?

這還不算,這兩人竟然還光明正大的在她麵前眉目傳情!

從小受到的良好教養,讓祁媛媛再次忍住了。

她是要當秦家七少奶奶的人,如果這麼就把她打到,她就不配喜歡秦北廷。

此時,服務員正好再次送菜進來。

“看病再急,也不能餓著胃。

”祁媛媛說道,臉上掛著標緻的微笑。

“北廷哥哥,他們家的法國鵝肝不錯,你嚐嚐。

“我不吃鵝肝。

”秦北廷拒絕。

祁媛媛也不尷尬,說道:“原來你不吃鵝肝啊,我記住了。

他們家的神戶牛排也不錯,你嚐嚐。

“我不吃牛排。

”秦北廷又道。

虞禾抬眸看了他一眼,不吃?今早她是跟鬼一起吃的早餐?

祁媛媛:“……”

她算是明白了,不是不吃,是不想吃。

“那我們到休息室,我給你檢查身體吧。

”祁媛媛起身,拿起一邊放著的醫藥箱。

她指的休息室,正是之前虞禾去拖椅子的小房間。

裡麵有床有沙發,連洗浴間都有,真不愧是設施俱全的休息室。

進去是看病,還是看彆的東西,就不知道了。

虞禾心想,以秦北廷的智商,不會不明白吧?

然而,秦北廷竟然還真起身,跟著她進休息室了。

虞禾:“……”

師父說的冇錯,男人都是大豬蹄!

休息室裡。

祁媛媛關上門,轉身,癡癡地望著秦北廷挺拔的背影,內心湧起一股衝動,想衝上去,抱住他。

“秦永超派你來的目的是什麼?”秦北廷回身,一身寒氣,讓祁媛媛瞬間清醒。

“他說你身體不好,讓我給你看看。

”她說道。

實際上,是秦永超懷疑秦北廷是不是得了什麼重病,讓她排查一下。

“是嗎?那就麻煩你回去跟她說,讓他失望了,我身體很好。

”秦北廷說道。

他的病,一直是個秘密,要是被秦家人知道了,對他很不利。

祁媛媛臉色微僵,他的話意思很明顯,不需要她檢查身體。

所以他進來,隻是說清楚這關係?

祁媛媛見他要走,立馬擋住了他的去路,“你喜歡她對不對?”

秦北廷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連旁觀者都看出他喜歡虞禾了,虞禾怎麼就還不明白呢?

祁媛媛被他這一眼,看得春心亂動。

但這個眼神,也讓她心裡確定了,秦北廷是真的喜歡虞禾。

“我可以幫你追她。

”她又道。

“交易籌碼是什麼?”秦北廷問道。

你啊!

祁媛媛心說,但麵上莞爾一笑,“什麼交易籌碼?我不需要,我們是朋友,你能幸福,我就會替你感到開心。

“以後彆再跟我這些話。

”秦北廷繞開她。

祁媛媛一愣,問:“為什麼?”

“我不喜歡綠茶。

”秦北廷說完,開門走人。

祁媛媛杵在原地,臉頰發紅,紅的火辣辣,就像是被人甩了兩巴掌。

她努力塑造出來的北市第一名媛的形象,竟然被說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