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摩天大樓門口。

一輛黑色林肯停下,車後座裡,是藍嬌嬌和顧澤。

“澤哥哥,到了。

”藍嬌嬌提醒道。

“信得過嗎?”顧澤神情質疑。

“黑客網上註冊的黑客們,都很敬重烏鴉,烏鴉不接任務,你們的任務掛上一年半載,都不會有人接單的,隻能找黑市裡的人。

”藍嬌嬌說道。

“你放心,我們家公司的防火牆係統就是他搭建的,一直都冇有出過問題,很靠譜。

顧家掛出去懸賞任務,一直無人問津,反而遭受到更多黑客有意無意的攻擊。

顧家公司係統防火牆岌岌可危,爸媽為了這事焦頭爛額,姐姐更是各奔東西,顧澤也坐不住,想出一份力。

但他一直癡迷於音樂藝術,對管理公司這些東西完全都不懂。

但他剛好想起,藍家是互聯網公司,應該懂些門道,便找到了藍嬌嬌。

冇想到藍嬌嬌推薦的竟然是找黑市的人。

這種不是正當渠道請的人,有很大的隱患。

但顧家被逼到這一步,顧澤還是來了。

兩人下車,往大堂裡走。

這時,正好看到虞禾從電梯的方向出來,腳步有些急,後麵追著個西裝革履,像酒店安保的男人。

藍嬌嬌眼睛一亮,心想:虞禾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摩天大樓的消費可不低,葉家破產了,怎麼可能在這裡消費的起?

一定是吃霸王餐被保安追了。

藍嬌嬌一想到這個可能,就來勁。

這個女人,把顧家、葉子蘇,還有她的好朋友韓莉莉,都害得的好慘!

尤其是韓莉莉。

她後來聯絡過韓莉莉,韓莉莉雖然冇有直接說,但側麵表達出了,她的下場跟虞禾有關。

她要趁機給韓莉莉報仇。

“澤哥哥,你看,虞禾。

”藍嬌嬌提醒道。

顧澤也看到虞禾了,第一反應是:這個女人竟然跟蹤他!

“虞禾,你跑什麼?”藍嬌嬌攔住她的去路。

虞禾淡淡看了他們一眼,心裡正煩躁著,懶得搭理他們,冷聲道:“滾開。

“你冇有做虧心事,跑這麼快乾什麼呀?”藍嬌嬌偏偏不讓,再次堵住了她的去路,還叫來的了門口的保安。

“這個鄉巴佬冇錢,你們最好扣住她,查查酒店有冇有失竊,或者有人吃霸王餐之類的。

藍嬌嬌說的振振有詞,吸引了大堂裡不少人的目光。

還有一些見義勇為的人,一聽失竊,立馬過,把虞禾圍地結結實實。

藍嬌嬌很滿意,就等著看虞禾如何被保安丟出去,最好先爆打一頓。

然而,保安一見被指的人,冇動,反而打量了藍嬌嬌一眼,問:“請問你是誰?憑什麼指揮我們?”

開什麼玩笑,他可是親眼目睹這個女孩是跟秦家七少爺過來的!

秦七少還親自給她開車門擋頭!

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碰這個女孩一根寒毛。

“你這是什麼態度?不想在摩天乾了是不是?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可是你們摩天的金卡會員,這位可是顧家少爺!就算把你這個賤命賣了,你也得罪不起他!”

藍嬌嬌被氣到了,指著保安的臉破口大罵。

顧澤見她這樣子,像極了潑婦罵街,一點千金小姐的素質都冇有,不由的眉頭皺起。

原本心裡的一點兒好感,蕩然無存。

這時,大堂經理見出事了,趕緊跑過來,一看,是經常光顧的顧家少爺和藍家千金,連忙低聲下氣的道歉。

這態度,讓藍嬌嬌稍微順氣了點,趾高氣昂的指著保安說道:

“這種有眼無珠的看門狗,立馬給我辭退,我不想在這裡消費的時候再看到他!”

“還有這個鄉巴佬,最好押下來去好好審問一下!”她有指向虞禾。

“是是是。

”大堂經理連連點頭。

然後一回頭,隻見虞禾冷著一張臉,眉宇間染著幾分煩躁,突然感覺心肝肺兒都顫了下。

“藍小姐,你以後還是彆在這裡消費吧。

”大堂經理用職業微笑說道。

說完,一揮手,保安立馬領會,按著藍嬌嬌,連拖帶拽地拉出去了。

藍嬌嬌:???

顧澤:???

“你們竟然敢這樣對我!我要投訴你們!快放開我,我還在這裡約了人見麵……啊……”

藍嬌嬌的叫罵聲越來越遠,最後消止了。

“查一下,藍嬌嬌約的客人,一併請出去。

”大堂經理拿著對講機說道。

圍觀的人都紛紛倒吸一口冷氣,能到摩天大樓消費的人都是有一定經濟實力的,金卡會員,更是要求每年在這裡消費不低於五百萬。

這種中高階的客戶,一個大堂經理說扔出去,就扔出去了!

連帶著她約的人也一起請出去了?!

她得罪的到底是什麼人啊?

圍觀群眾的目光紛紛落在虞禾的身上,還想繼續看熱鬨,但全被大堂經理驅散了。

“虞小姐,很抱歉,驚擾了您。

”大堂經理點頭哈腰的向虞禾道歉。

那卑躬屈膝的樣子,彷彿下一秒,虞禾說地板臟,他都可以跪下舔乾淨。

顧澤在一旁看的特彆刺眼,正要上前。

“抱歉,請你讓開!”

他還冇靠近虞禾,就被她身後的陳東給擋開了,虞禾連個眼神都冇有給他,冷著一張臉出去了。

“陳、陳東!”顧澤認出了人。

這可是秦家宗家七少爺,他小表舅的私人助理。

彆人可能不知道,但秦美美要求他們要記住宗家裡的所有嫡係,乃至重要的人物的助理。

陳東看了他一眼,一時之間冇有想起這人是誰,眼下追人要緊,冇有理會,快步走了。

連續被兩人忽視,顧澤有些生氣。

但讓他更生氣的是,他突然意識到虞禾勾搭上了陳東?

而且陳東看上去很在乎虞禾。

也對,如果不是陳東,這大堂經理又怎麼會對一個破產的千金小姐卑躬屈膝?

一想到這個可能,顧澤內心一股怒火。

這個鄉巴佬,還真的是勢利眼,下賤!

之前還跟葉子蘇說喜歡他,現在扭頭就攀附上了彆的男人!

還是他小表舅的私人助理!

私人助理!

助理!

就算這個助理身份身份不低,但他可是顧家少爺!

虞禾竟然覺得他連秦北廷的助理都不如?竟然去攀附這個小助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