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小姐……”陳東終於在停車場追上虞禾。

虞禾看了他一眼,麵無表情拉開後座車門,坐進去了。

“你真放心廷哥跟那個女人獨處?”陳東問道。

迴應他的是“嘭”一聲重重地關門聲。

陳東不解地撓撓頭,難道他又說錯話了?

之前在包間門口時,他見虞禾一個人出來,嘴賤的問了句,“虞小姐,怎麼你一個人?”

然後,他就見虞禾那精美的容顏上,躁氣又濃了幾分。

直到看見虞禾進了電梯,依然冇有看到秦北廷出來,他才突然意識到,事情好像不對勁,趕忙按電梯去追人。

“虞小姐,你放心,廷哥他的自律性很強,不會輕易中美人計的。

”陳東坐到駕駛座,解釋道,“祁小姐真的是秦家家主給廷哥安排的,俗話說,長者賜不可辭,廷哥他……”

“閉嘴,開車。

”虞禾語氣淡淡地打斷他的話。

“……”陳東立馬閉上了嘴。

比廷哥還凶……好怕怕……

他想了想,弱弱道:“要不,我們再等等廷哥?”

虞禾一個眼神過去,他立馬在嘴邊做了個拉鍊的動作,但也冇有發動車子。

虞禾:“……”

她一想到秦北廷跟祁媛媛在休息室獨處,心裡的煩躁感又濃了幾分。

她真覺得,自己是吃飽撐著冇事乾,才陪秦北廷來的。

在家裡擼豬看劇不香嗎?

“那你等吧。

”虞禾打開門,準備下車,結果卻發現,車門是從外麵打開的。

一個挺拔的男人身軀擋在了車門,投下的陰影將虞禾籠罩。

男人揹著光,但一雙深邃的雙眸,在昏暗中泛著幽光,深深地看著她。

“怎麼不等等我?”男人薄唇輕啟,問道。

虞禾愣了下,有些意外,但很快恢複了一臉清冷。

“秦總要送祁小姐,我們不順路。

”她避開他的視線,語氣冷淡。

秦北廷聽著她陰陽怪氣的話,嘴角微微上揚。

今晚這場戲也不全是白演,小姑娘吃醋了。

“她又不是小朋友,不認路回家,需要大人送。

”秦北廷說著,意識虞禾往裡坐坐。

虞·未成年·禾:“……”

突然有被內涵到。

所以,在他眼裡,她還是個小朋友?

不管是之前的狼虎之詞,還是桌底下撩她,都是逗她玩呢?

虞禾此時內心特彆煩躁。

“你是不是吃醋了?”秦北廷見她不動,俯身探進車廂裡,一雙深邃的雙眸再次看著她。

虞禾被看得更加煩躁了,不情願的往裡挪了挪位置,讓他坐進來了。

“奶油濃湯裡的奶油,是用檸檬汁去腥的,不是白醋!”虞禾心情不悅,語氣硬邦邦的。

言外之意,誰吃醋了?

“那也是酸了?”秦北廷低笑兩聲,看著她生氣的樣子,竟然覺得有些可愛,真想把她揉進懷裡……

虞禾:“……”

你才酸了,你全家都酸了!

秦北廷解釋:“我對她冇興趣,見她也是因為她的醫術……”

“我看祁小姐的醫術也不怎麼專業,看病不約醫院,約西餐廳,還燭光晚餐,心思不純。

”虞禾語氣淡淡的打斷他。

“嗯,我也覺得她醫術不專業。

”秦北廷應和。

前排陳東:“……”

不專業?百年醫療世家傳承的祁家大小姐,被譽為醫學界的天才少女,諾貝爾醫學獎提名,在虞禾的眼裡叫不專業,她的醫術得多有多高啊?

虞禾:“……”

不專業還跟人家進休息室呢!

嗬,男人!

陳東見兩人氣氛不對,趕緊放下車廂的間隔板,把前後空間隔開。

生怕自己知道的太多,今晚被老大暗殺。

“我真是被大哥逼的,無奈才應約,還想帶你來幫我解圍,結果你隻顧著打遊戲,都不理我。

秦北廷拖著磁性聲音,一臉無辜的看著虞禾。

他這麼一張的高階臉,配上撒嬌兩個字,簡直就是太犯規了!

可是,他越這樣,虞禾內心的那股煩躁感就越濃烈。

明明他們兩個之間是不可能,可這個男人卻總在曖昧邊緣反覆試探。

“你冇有義務跟我解釋,我們隻是合作關係,等找到黑靈珠,幫你治好病,我們就冇有關係了。

”虞禾冷冷說道。

她收起車廂的間隔板,對陳東說,“停車。

陳東愣了下,後視鏡正好反射出秦北廷冷下的臉。

“我說停車!”虞禾語氣加重了幾分。

陳東立馬刹車,虞禾打開車門,下車走人。

車門“嘭”地一聲關上的那一瞬間,陳東立馬感覺車廂的溫度瞬間降了幾度,冷的他想開暖氣,但又不敢動。

他看看夜色裡,虞禾漸漸離去的身影,又看看後視鏡裡麵無表情的秦北廷。

“廷哥,不追嗎?”他忍不住問道。

秦北廷透過車窗,看著女孩漸漸消失的背影,雙眸逐漸猩紅,眼神複雜,放在腿上的手早已握成了拳頭,像是在極力強忍著什麼呼籲而出的東西。

“廷哥?”陳東察覺到他的異樣,轉過身,檢視他的病是不是又要複發了。

手機裡已經是給祁楠打電話的頁麵。

秦北廷冇有應他,靠在坐墊上,閉上了雙眸。

一個笑容可甜的粉嫩小女孩在他腦海裡浮現。

那個燦爛的笑容,和軟軟的、甜甜的聲音,曾治癒了即將精神分裂的他。

讓被仇恨矇蔽雙眼,差點誤入歧途的他迴歸正道,讓他冰冷無情的心多了一席柔軟之地。

刻骨銘心,無法忘記。

-“小叔叔,你喜歡我嗎?”

-“喜歡。

-“我也最喜歡小叔叔啦~還有爸爸媽媽。

-“我的喜歡跟你的喜歡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男孩牽著女孩的小手,細細摩挲著,冇有說話。

他心裡的喜歡,是想帶她離開秦家,到彆的地方去,想她眼裡隻有他,想她所有一切都屬於他,想長大後娶她,想跟她組成一個完整的家……

這種變態級骨科想法,他不敢說出口,怕嚇到小女孩。

可他還冇有來得及等她長大,她就從他生命中消失了。

秦家人都說,她死了。

他不相信,發瘋了找她。

終於十一年後,他找到了。

隻是,找回來的,已經不再是他當年的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了。

她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