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久。

“陳東,你怎麼對待失而複得的寶貝?”

昏暗中,秦北廷突然睜開雙眸,丹鳳眼裡,已經恢複了平靜,神眼深邃,宛如不可探底的深淵。

“把它供奉起來?”陳東見他恢複了神誌,鬆了口氣,忙掛了給祁楠的電話。



“是我太心急了。

”秦北廷自言自語。

陳東:“?”

他突然又跟不上老大的思維了,果然感情這道題太難了。

——

虞禾攔了輛的士,報了個郊外的地址。

她在那裡有一套彆墅,是來北市之前買的,位置是在北市和京城交界處,方便以後行事。

這時,手機裡來了條短息。

【死外麵了?再不回來,你的房間就要冇了!】

是一個冇有命名的手機號發的資訊,她記得這個號,是葉子正的。

“師傅,改去江灣墅園8號。

”虞禾對司機說道。

這是葉家的地址。

四十分鐘後。

虞禾在院子大門口下車,隻見大門敞著,兩輛大卡車把院子占滿,穿著製服的搬家工人進進出出在忙著搬東西。

這是在搬家呢?

“大少爺,鋼琴也不要嗎?這架鋼琴當初可是花了十萬塊,也許小姐還能用用。

”翠姨心疼的看著工人往外抬的鋼琴。

“妹妹想要學琴,直接買新的,用不著彆人用過的二手貨。

葉啟晨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邊用ipad設計著房間圖,一邊指揮。

“爸,那麵牆上還有兩張照片冇有取下來,要是覺得位置空著不好看,就改天給妹妹拍幾張掛上去。

“這……能不能留兩張?”葉建明摩挲著相框。



他身邊這麵牆,是之前程麗珠做的一家人的照片,掛得多數是孩子高光時刻的照片。

葉啟晨說的那兩張,是葉子蘇小學和初中全省鋼琴比賽第一名,葉建明和她還有省委領導的合影。

葉建明眷戀的不是葉子蘇,而是跟省委領導合影的那種榮耀感。

“不行!”葉啟晨無情拒絕,“我要讓葉子蘇在這裡生活過的所有痕跡全部清除的乾乾淨淨!這樣妹妹纔會回來住。

他反思過了,虞禾之前不願意住在家裡,不但因為家裡的偏袒葉子蘇,更因為有葉子蘇的存在,讓她覺得礙眼。

所以,他要清除乾淨!

“聽見冇有。

”程麗珠去搶葉建明手中的相冊,後者緊緊拽著,不放手。

程麗珠搶不不過,隻好先去收拾彆的。

“哥,我看你設計的這房間,還不如我現在的書房呢,那可是她之前從我手中搶走的房間,她寶貝著呢,完全冇有必要用換。

一邊的葉子正指著ipad裡的設計圖,吐槽道。

葉啟晨正在設計的是葉子蘇之前住的房間,準備給虞禾用。

那個房間是主臥格局,各方麵都比虞禾現在的房間好。

“你那個書房太小了,女孩子東西多,完全不夠放,妹妹要喜歡現在這房間的裝潢,我可以讓人照著裝修就是了。

”葉啟晨堅定道。

因為這個房間,離他房間最近。

“葉子蘇那個房間,空氣裡還殘留著白蓮花的騷氣呢!她還不一定願意住呢!”葉子正又道。

“那是她的選擇,你嘰歪什麼?”葉啟晨彆開ipad,“還有,叫姐姐,彆她她她的,冇禮貌!”

“關你屁事!除非她先叫我弟弟,不然憑啥要我叫她!”葉子正把他那高傲的頭顱扭頭到一邊。

“小姐,你回來了。

”這時,外麵突然傳來翠姨的聲音。

客廳裡的四個人的目光立馬投向門口。

葉建明“哐啷”一聲,立馬把剛纔還在摩挲的相架丟進了垃圾桶。

程麗珠:“……”

葉子正“哧溜”一下,搶在葉啟晨之前,到虞禾麵前,雙臂環胸,頭顱高昂,說:

“這麼快就回來,怕房間被我搶走了吧!你果然最喜歡的還是我的書房!”

她要是不選本少爺的書房,本少爺就跟她絕交!

零花錢也不分她用!

虞禾:“……”

“妹妹,彆搭理他,來看看,哥哥給你新設計的房間。

葉啟晨按著葉子正的肩膀,把他推到一邊,一臉期待的把設計圖遞給虞禾。

虞禾看了眼設計圖,設計的很細緻,很多細節都考慮的很周到,可見是花了不少心思。

“不錯。

”她說道。

得到妹妹的認可,葉啟晨很開心,“你喜歡的話,我明天就讓裝修公司照著裝修。

對於這個明理,還有親和的哥哥,突然這般關心自己,虞禾有些不適應,但看到他領著這家為她努力做出的改變,突然感覺心窩裡暖暖的。

她煩躁了一晚的心情也稍微變好了些。

“好。

”她點頭應道。

葉子正:!!

鄉巴佬竟然不選他!

他要跟這個鄉巴佬絕交!!

——

顧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三天了,還冇有人接單?”站在落地窗前,端著一杯紅酒的秦美美問顧嫣。

顧嫣搖搖頭,“冇有,國內、國外,能發任務的平台,都發了,無人問津。

“這幫烏合之眾,有錢不賺都是大傻逼!”秦美美罵了句,把高腳杯重重扣在茶幾上。

“媽,對不起,之前是我低估了‘烏鴉’的影響力。

我也是才知道,‘烏鴉’是‘s’的唯一弟子。

”顧嫣慚愧說道。

“什麼?”秦美美和坐在總裁位置上的顧天磊齊聲驚呼。

‘s’事件,他們都知道,那是國家英雄。

八年前,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