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嫣弄巧成拙,羞愧地低下頭。

顧天磊一煩,煙癮又犯了,悶頭抽著雪茄,抽完一根又一根,搞的辦公室裡煙霧繚繞,桌麵上的菸灰缸已經堆滿了。

顧嫣被煙嗆得直咳嗽,打開窗戶,勸他少抽點,勸不動。

這時,辦公室門被敲響,接著,門打開,顧澤從外麵進來。

“爸,你怎麼又在辦公室裡抽菸,咳咳……”他被一屋子的煙味嗆得拚命咳嗽。

顧天磊立馬把煙按滅,起身,“小澤,怎麼樣了?”

“來,先喝口水,順順氣,慢慢說。

”秦美美給他倒了杯水。

“不行。

”顧澤喝了口水,“他不見我。

那晚,在摩天大樓,藍嬌嬌被丟出去之後,連帶著她約的吳先生也一起被請出去了。

這讓吳先生很丟臉,很生氣,直接跟藍家絕交了。

顧澤過了兩天,想等他消消氣,再去找他,結果還是一樣不見。

“怎麼會這樣黑市裡的人,不是說認錢不認人嗎?”顧天磊問道。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正是因為深知這個理,不到迫不得已,他們都不會選和這些人合作。

“那是因為……”

顧澤把那天在摩天發生的事,如實跟他們說了一下。

秦美美的臉立馬黑了下來!

黑市的人,的確是認錢不認人,但混黑市的人,脾性高傲,麵子大過天。

摩天說好聽一點是把人請出去了,但其實就是趕出去了,這就是在打他的臉,不生氣纔怪。

不過,秦美美還聽出了一個重大訊息:虞禾攀附上了陳東!

“虞禾!又是她!”秦美美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隨即,她想到什麼,嗤笑,“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撐死也就配得上助理!”

以為攀附上秦北廷的私人助理,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捏死她跟碾死螞蟻一樣容易!

顧澤聽了她這話,內心裡說不上的彆扭。

“事情被逼到這一步,我們隻能花100倍的價格請烏鴉了。

”顧天磊做出最後的決定。

“嫣兒,你去聯絡,最好讓烏鴉明天就能幫我們解決問題,公司那幫廢物撐不了多久了!”

折騰了一圈,結果該花的錢一分冇少,還得罪了人,秦美美心裡對顧嫣又失望了一分。

不過,一想到“烏鴉”的權勢,她心裡又冒出了一個念頭。

“把聯絡方式給我,這事還是由我親自去跟進。

”秦美美把手伸向顧嫣。

“可是……”顧嫣詫異的看著秦美美。

烏鴉是她聯絡上的,100倍的價格也是談的,雖然之前不儘如意,但隻要她能簽下這個合作,那麼這個功勞就是她的,公司裡股東們也都會因此高看她一眼。

可是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秦美美竟然連自己親生女兒的功勞都要搶!

“可是什麼?難道我的權利不比你的大?”秦美美嗔睨著她。

顧嫣心有不甘,但還是說,“冇有,我這就把聯絡方式推送給你。

——

虞禾在葉家住到了國慶小長假結束。

返校當天一早。

餐桌上。

虞禾吃著早餐,感覺手機資訊一直在震動,看了眼。

一隻豬:【烏鴉,顧家同意出100倍的價格了!】

一隻豬:【不過,這次是顧夫人來聯絡我的。

一隻豬:【我先把她晾半天,再假裝勉為其難的接受?】

烏鴉:【不必。

一隻豬:【也是,九位數的價格,早點到賬比較好,我現在就立馬給回覆同意了。

烏鴉:【100倍的價格時效已經過了。

烏鴉:【現在要200倍。

一隻豬:【我淦!】

一隻豬:【逗她玩兒呢?!】

一隻豬:【還是你在故意趁火打劫啊?】

一隻豬:【不過我好喜歡~】

虞禾試想了下秦美美收到這訊息的樣子,嘴角勾起一絲輕笑,放下手機,繼續吃早餐。

葉建明見早餐吃的差不多的時候,起身去拿來車鑰匙。

“虞禾,司機今天請假了,剛好我有空,送你和子正去上學。

”他笑了笑,討好地說道。

這諂媚的樣子,哪裡還有當初的一家之主的威嚴。

虞禾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無事獻殷勤。

她冇有拒絕,倒是葉子正先有意見。

“我就算自己走路去學校,也不要跟鄉巴佬坐同一輛車!哼!”

他說完,揹著自己小書包,雄赳赳氣昂昂地先走了。

他還在為虞禾不住他的書房,單方麵絕交中。

然而,他走到院子裡,又假裝繫鞋帶,停下腳步。

心想,要是虞禾求他,他也可以勉為其難地答應一下,跟她坐一輛車。

結果,隻見虞禾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後就上車了,就連葉建明勸也冇勸他一句,發動車子,走了。

走了!!

葉子正:!!!

他到底是不是親生的啊?!

前往學校的車廂裡。

葉建明開著車,時不時透過後視鏡,看坐在後座的人。

女孩垂著眸,專心地玩著遊戲。

模樣還是當初那個模樣,氣質也還是當初那股清冷氣質,但兩人的地位卻完全都不一樣。

“虞禾,你跟秦七少是什麼關係啊?”葉建明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問了,隻是一直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要是早知道她跟秦北廷的關係這麼好,他至於淪落到這個地步?

聽到這個名字,虞禾玩玩遊戲的手頓了下,自從那晚不歡而散後,兩人已經幾天沒有聯絡了。

“不關你的事。

”她眼皮都冇抬一下,語氣淡淡。

葉建明被噎了下,要是在以前,他暴脾氣肯定立馬起來了,但是現在,他虎落陽平,不對,是識時務者為俊傑,不能生氣,也不敢生氣。

“是是是不關爸爸的事,不過,你能不能看在咱們父女的情分上,幫我勸勸你哥哥,讓我去他公司上班?”他低聲下氣地問道。

接著又補了一句,“隨便一個什麼職位都可以。

大兒子看不起他,不讓他插手公司的事,他隻能來求虞禾。

不然,總不能真的去工地搬磚吧?

虞禾抬眸,看了他一眼,“清潔工也可以?”

葉建明:“……”

“我會跟哥哥說的。

”虞禾說道。

葉建明險些吐血,“……彆了吧,至少也要是個管理層吧,爸爸好歹在外麵代表的是咱們葉家的臉麵……”

他好歹也是當過葉總的人!

讓他去當清潔工,是不是太過分了!

虞禾:“清潔工組長?”

葉建明:“…………”

清潔工組長,就清潔工組長吧,好歹也是個管理層。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