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一邊。

“什麼?!”

秦美美看到手機裡的回覆,從美容床上彈了起來,把旁邊一起做spa的貴婦們都嚇了一跳。

“美美姐,發生什麼事了?”其中一個貴婦問道。

秦美美意識到自己的反應過度,笑了笑,從容不迫地躺了回去。

“冇什麼大事,在跟一個叫‘烏鴉’的黑客談合作。

”她故作輕鬆地說道。

內心卻是波濤洶湧,200倍!

那就是6億多的價格!

短短幾天的時間,對方竟然又翻了100倍!

真當錢是這麼好賺的?!

“烏鴉?就是國內榜一的那個烏鴉?哎喲喂,我兒子天天唸叨著他,說他好厲害的噻。

請他動動手指,就要八位數起價,美美姐竟然跟他在談合作,真厲害。

”另外一個貴婦說道。

“我兒子也在天天唸叨著烏鴉烏鴉,都不好好學習,非要也跟著學習黑客編程。

“美美姐你那要是拿下烏鴉,以後顧家就有人保衛護航了,誰還敢動顧家噻?”

“依這勢頭,顧家成為豪門之首,併入四大家族指日可待。

“以後就不是四大家族了,是五大家族……”

幾個貴婦你一眼我一語,把秦美美吹噓地心裡美美的,對200倍的衝擊感也削弱了不少。

是啊,她秦美美的野心,就是帶著顧家齊名四大家族。

她從顧嫣手裡要過烏鴉的聯絡方式,也正是打著將其收入麾下的念頭。

六億,為顧家的光輝未來買一個結實的墊腳石,不虧。

她動動手指,發了條資訊出去。

——

凱威學院,高二十一班。

英文老師在課堂上講著課,虞禾單手托著下巴,單手玩著楚穎推薦新裝的消消樂。

微信這時來了訊息。

一隻豬:【烏鴉,200倍的價格,顧夫人同意了!】

一隻豬:【不過,她有個要求,要親自跟你對接。

一隻豬:【這次答應的這麼快,看來他們是真的著急了。

虞禾桃花眼微眯,是真的著急,還是彆有所圖還不一定。

不過,這個遊戲主導者,可是她。

烏鴉:【可以。

但就不再是之前那個價了。

一隻豬:【還加?大佬,你是故意的吧?】

烏鴉:【她要同意,就把我這個號給她。

一隻豬:【那要再加多少呢?300倍嗎?】

烏鴉:【看心情。

一隻豬:【/強。

確認過眼神,你是坑定顧家的人。

——

美容院這邊。

秦美美收到訊息,眉頭輕蹙著。

還加價!

這樣的加價法,簡直就是無底洞!

但是,她一想到顧家的野心,再看看身邊姐妹各個用佩服的眼神看著自己,估計她們早就把顧家要跟烏鴉合作的訊息八卦出去了。

要是最後顧家冇有和烏鴉合作成功,顧家的臉就要丟大了不說,公司的係統也將會癱瘓。

現在顧家的股票一直綠著,已經憑空蒸發了二十億了,再綠下去,就要跌停了。

秦美美一咬牙,一跺腳,答應了這個交易。

她拿到烏鴉的聯絡方式,發送了好友新增驗證資訊後,長長吐了口氣。

這一堆破事終於要結束了。

最近她被虞禾牽起的那個監控視屏搞的肝火旺盛,等結束了這事,看她怎麼碾死那個鄉巴佬!

……

虞禾把秦美美的好友驗證資訊晾了兩天後,在“一隻豬”第n遍催促之後,纔不緊不慢點了通過。

剛好,今天是週六,今晚是星闕的拍賣會。

秦美美:【烏鴉,終於加上你了,我們找個地方,見一麵,當麵談?/微笑。

後麵跟著的垂眼微笑表情包,估計是代表著她被晾了兩天的生氣,但又堅持合作的心情。

虞禾輕笑,給她回覆了句。

烏鴉:【任務要求給我,我看看,晚點給你價格和賬號。

她發完訊息,切換了個賬號,找到秦北廷的微信。

兩人的聊天記錄是在半個月前。

她想了想,應該有必要告訴他拍賣會的事。

可她在輸入框裡,寫寫刪刪,總覺怎麼說都怪怪的,最後煩躁地把手機丟在一邊。

當初明明是自己要劃清界限的,為什麼到這個時候了,心裡卻隱隱的不捨?

狗男人對自己的身體都不著急,我著急什麼?

“嗡——”被丟在一邊的手機響了。

虞禾立馬拿過,結果看到來電顯示是甜心,不是秦北廷,心裡閃過一瞬的失望,但還是很快接了電話。

“小禾苗,我回國啦,最近可忙死我了,都冇時間跟你聯絡,你在葉家過的怎樣?”

電話那頭傳來的軟軟綿羊音的女聲。

阮甜心,國際電影女明星,虞禾的好朋友。

兩人是在國際航班飛機上認識的,當時阮甜心月經提前來了,在飛機上痛的死去活來,坐在旁邊的虞禾順手給她紮了幾針,就治好了她母胎帶來的經痛。

這把阮甜心感動的,非要虞禾的聯絡方式,把她當成了再生父母對待。

虞禾拒絕無效,一來二去,兩人變成了好朋友。

“還好。

”虞禾說道。

“是真的好嗎?我才翻到前段時間葉家的醜聞,你竟然都冇有跟我說,葉家之前這麼苛待你。

我正在趕去葉家的路上,準備把葉家炸了!”阮甜心打抱不平道。

“你想以後都無法入境,也看不到我嗎?”虞禾反問。

阮甜心立馬否認:“不想!”

她是外籍,身上還有四分之一的丹麥皇室血脈。

“那就乖,彆炸,我不想再換地方住。

”虞禾說道。

“再換?”阮甜心嗅到了有貓膩。

“見麵了再說。

”虞禾故意賣了個關子。

她想讓阮甜心看看自己和秦北廷之間的關係,給個參考意見,正好她情史豐富。

“好!”阮甜心爽快答應,“不過,我們見麵的時間可能不多,我今晚要去星闕參加個拍賣會,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裡麵拍賣的可都是奇珍異寶。

虞禾:“不巧,我也去。

兩人是約在一家咖啡廳的包間裡見麵。

一番噓寒問暖後,虞禾簡略的把自己和秦北廷之間的事說了下。

阮甜心聽完後,雙眼發亮,“哇,這確定不是淒美的德國骨科之戀嗎?”

虞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