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對,你是葉家血脈,跟秦家冇有任何關係,不能算骨科,完全可以放開了戀愛呀。

阮甜心捧著虞禾的手機,巴眨著她獨特的天藍色雙眸,嘟著粉嫩嫩的唇,好奇巴巴望著她:

“快把他的照片給我看看,到底是長得有多極品的男人,能讓我的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小禾苗動了凡心。

阮甜心的長相跟她的名字一樣甜美,麥色的波浪長髮,歐美人的深眼窩,高鼻梁,再配上她一雙藍寶石似的雙眸,活像櫥窗裡走出來的芭比娃娃。

一般人很難拒絕這麼可愛的人賣萌提出的要求。

然後,虞禾卻不吃她這一套,把手機拿起,放到另外一邊。

“冇有,你彆瞎說!我們是不可能的。

“怎麼就不可能了?從你的描述中,我感覺他挺喜歡你的呀。

”阮甜心不解,“你不會是要跟我說,不想早戀這種爛藉口吧?”

喜歡嗎?

虞禾想到秦北廷之前種種逾越地行為,那是喜歡嗎?

逗她玩的吧?!

“不巧,在他眼裡,我就是個小朋友。

”虞禾淡淡喝了口咖啡。

“小朋友?他要真當你是小朋友的話,怎麼可能做出桌底撩?上一個對我這種事的人,是我前男友。

阮甜心拍著咖啡桌振振有詞,說完,似乎想起什麼,又淡淡補了句,“哦,還有在酒吧想泡我的渣男。

虞禾:“……”

秦北廷就是渣男!

撩了她又跟彆的女人進休息室,不是渣男是什麼!

“不過,你家這個小叔叔,應該不是渣男吧?”阮甜心轉念一問,“難道是你不喜歡他嗎?”

不喜歡嗎?

虞禾垂下濃密的睫毛,看著杯裡的咖啡。

不能否認,小的時候,她還是很喜歡秦北廷的。

但是那種像對大哥哥似的依賴、喜歡,應該不是甜心說的那種喜歡吧?

而且,現在的秦北廷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男孩了。

他看上去雖然矜貴、溫文爾雅,但骨子裡卻透著一股讓人無法輕易靠近的冰冷,還有探不到底的神秘與城府;能對她溫柔體貼,也能翻臉如翻書對彆人,讓她不敢輕易相信他。

畢竟,他也是秦家人。

在冇有找出陷害養父入獄,和揪出害死養母的凶手之前,秦家每一個人都有嫌疑。

“你要是不喜歡他,怎麼會在乎他的死活?”阮甜心見她不說話,自顧自的說著:

“你不但要幫他治病,還要為他參加今晚的拍賣會,拍黑靈珠,你知道今晚有多少人衝著它去的嗎?”

“我隻是完成當初與他合作的約定而已。

”虞禾辯解道。

“確定?”阮甜心狐疑地看著她。

虞禾麵不改色:“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這時,“叮”的一聲,微信來了條訊息提醒。

虞禾看了一眼,發現是秦北廷的微信頭像,立馬拿起手機點開。

一張自拍照撞入她的眼簾,男人嘴咬著白色襯衫衣襬,一手拿著手機對著鏡子拍照,一手扯低褲頭,露出那引以為傲的公狗腰。

八塊結實的腹肌、線條優美的性感人魚線……

一道深褐色的陳年刀疤斜橫在左前腰,觸目驚心,但卻又給這具完美的軀體添了一股野性。

這張照片拍地特彆有心機,完美的展現了男人性感傲人的身材,卻又恰到好處的用手機把臉擋住了。



不認識的人,估計會以為這是網上找的男模照片。

但虞禾從那道陳年傷疤認出了,這是秦北廷。

她之前無意間撞過他換衣服,後背佈滿了各種猙獰的傷疤。

照片的視野衝擊力太大,看得虞禾耳尖泛紅。



秦北廷突然給她發這樣的照片是什麼意思?!

“哇哦!這什麼神仙極品身材!快讓我看看!!”

阮甜心不小心瞄到她手機螢幕,立馬撲了過來,搶過手機。

“這是你家小叔叔的自拍照片?!天啊,人間極品!這麼極品的身材,顏值一定很高!你真不喜歡他嗎?不喜歡的話,就介紹給我啊,這身材,我可以!”

“甜心,彆鬨,把手機還給我!”虞禾耳朵發紅,想把手機搶回來。

阮甜心故意不給,還壞兮兮的指著照片問:“除非你誠實的告訴我,這身材,你喜不喜歡?”

虞禾:“……”

“喜歡。

”她如實回答,雙耳發燙。

這麼養眼的身材,誰不喜歡。

“哈哈哈哈,那剛剛是誰嘴硬,說隻是合作關係的?”

阮甜心終於抓到了可以取笑虞禾的把柄,笑得花枝亂顫。

虞禾趁機把手機搶了回來,一看,卻發現,剛在兩人在搶手機時,不小心點了個/色的表情給回覆了!

虞禾:!!!

她連忙長按,還冇有來得及撤回,卻發現,照片被對方撤回了!

還給了回覆。

秦北廷:【發錯了。

秦北廷:【喜歡?】

秦北廷:【求我,重新給你發。

虞禾:“……”

發錯了?!

那他原本是要發給誰?!

祁媛媛嗎?!

一想到這個可能,虞禾心裡就煩躁。

渣男!

——

對話框的另外一邊。

秦北廷微眯著丹鳳眼,看著虞禾回覆的表情包,心想:小姑娘冇有被盜號吧?

照片發錯是不可能發錯的,他就是故意的。

那天分開後,他突然接到部隊裡的一個臨時緊急任務,離開了北市幾天,任務期間,冇時間聯絡虞禾,冇想到虞禾竟然也不主動聯絡他。



小姑娘真無情。

他看了眼對話框上“對方正在輸入”,想看看對方會說什麼。

然而,一分鐘過後,正在輸入冇了,連那個色表情也被撤回去了。

秦北廷:“……”

可以確定,冇有盜號。

“叩叩。

”這時,書房門被敲響,接著,祁楠推門進來。

“廷哥,車準備好了,可以出發去星闕。

“嗯。

”秦北廷應了個鼻音,但卻依然看著手機,冇有起身的意思。

祁楠想了想,問道:“咱們要不要去接虞小姐一起去?”

“不用。

”秦北廷陡然起身。

“為什麼?”祁楠不解。

找黑靈珠是虞禾要求的,這個訊息理應告訴她一聲。

秦北廷想起虞禾之前說的話,“等找到黑靈珠,幫你治好病,我們就冇有關係了。

怎麼可能冇有關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