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發去星闕之前,虞禾去了趟郊區的彆墅裡,換了一身裝備,才坐著阮甜心的保姆車一起出發。

路上。

“你真不打算叫你家小叔叔一起,讓他為你一擲千金嗎?”

阮甜心巴眨著小翅膀似的濃密睫毛,看著虞禾。

“不必,我能搞到錢。

虞禾麵上語氣淡淡,心裡卻想著,他此時估計正在跟彆的女人聊.騷吧。

而且,她也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更多的身份。

“小禾苗,你這樣是不對滴,女孩子不能這麼強勢,要嬌弱一些,才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阮甜心搖搖手指。

“還有,你能搞錢是好事,但不能露富,不然你會像我一樣,遇到的全是軟飯男。

雖然軟飯男很乖嘛,但我就總感覺,他們眼裡看得不是我,而是我的錢。

我就想談個普普通通的戀愛,怎麼就這麼難呢?”

虞禾彆過頭,目光淡淡的從她頭頂上閃閃發亮的白鑽石髮夾,雙耳上25克拉的粉色鑽石耳環,脖子戴著紅鑽石項鍊,全球限量版搞定訂製禮服,食指上戴的是150克拉全鑽石戒指,手腕上戴著的頂級玻璃種翡翠手鐲……

“……你把這些鑽石從你身上卸了試試,順便再把你一去酒吧就忍不住請全店人喝酒的壞毛病改掉。

”虞禾說道。

“請客問題我可以改,但鑽石是我的命,我不能割捨。

”阮甜心愛撫著手中的全鑽戒,“而且,我現在已經很剋製了,兩隻手上才戴了一枚鑽戒,我以前都是十根手指都戴滿的……”

虞禾:“……”

兩人閒聊間,車子到了星闕。

星闕的位置,緊挨黑市,是一座清代建築的池園,因為構造宏偉壯觀,古香古色宛如天上宮殿,而得名星闕,當然最重要的是,它以拍賣世間各種奇珍異寶聞名天下。

至於星闕的創始人是誰,一直是個謎,傳聞是黑市的創始人,也有人說是一個神秘組織,眾說紛紜,唯一能確定是,星闕背後的勢力不可小視。

此時,殿門前,燈火通明,聚集了各式各樣的豪車,保安拉著警戒線,把媒體記者隔開在幾米開外。

星闕很注重客人的**與安全,一切外來車禁止通行,隻有驗證過身份後的客人才能進殿。

阮甜心的保姆車,跟在一輛勞斯萊斯後麵。

虞禾準備下車時,無意間看到了前麵車的車牌號,秦888888。

這是四大家族,秦家特製的車牌。

她愣了下,她不意外秦家人來參加拍賣會,隻是冇想到,這麼巧合。

她微眯著眼地盯著前麵的車,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女人,攙扶著一個滿頭白髮,雍容富貴的老太太下車。

虞禾一眼認出了她們,秦老爺子的遺孀,二老夫人,和現任家主的女兒,秦信虹。

“黑靈珠可真的是個寶,連秦家老夫人也來了,看來今晚想得到它的人真不少,小禾苗,你的壓力不小。

阮甜心也看到了前麵的人,見虞禾冇有搭理自己,回過頭,隻見她目光泛冷,死死的盯著前麵的兩個人。

“要不等她們進去之後,再下車嗎?”她問道。

她不知道當年虞禾經曆了什麼,但她知道,虞禾痛恨秦家人。

“不。

”虞禾收回視線,抬手把特地準備的金色半臉麵具戴上,下車。

十月中旬的北方,已經轉冷。

虞禾外披一件紅色大鬥篷,臉戴金色麵具,站在清一色的西裝革履的保安麵前顯得格外突兀,卻和這紅牆綠瓦的宮殿形成了一種混為一體的和諧美。

驗證過邀請卡後,由一個女服務員帶領她們往殿裡走。

走在前麵的二老夫人上了年紀,步伐比較慢,秦信虹攙扶著她慢慢地走著。

後麵帶路的服務員禮貌,在超過她們步伐時,禮貌的打了聲招呼,接著帶領著人往前走。

二老夫人笑著點頭迴應,然後看著一抹紅色的身影擦肩而過,不由愣了下,視線下意識的追著那個紅色背影。

“奶奶,怎麼了?”秦信虹察覺到了她的目光,問道。

“冇事。

”二老夫人回過神,“我聽人說過,之前無名神醫去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的時候,是穿著一件大紅色披風和金色麵具……”

“您是說,剛剛過去的是無名神醫?”秦信虹猛然抬頭,那抹紅色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夜色裡。

她們此程目的是黑靈珠,但更是聽說無名神醫也會來,想藉此機會結識一下。

“不確定。

”二老夫人搖搖頭,然後回頭,意識她看。

隻見又一個服務員領著一個披著紅色大鬥篷,戴金色麵具的人從身邊經過。

……

拍賣的主會場,在宮殿的整中間的一座塔裡。

塔分為七層,每層都是獨立房間的看台,塔層數代表著客人的身份地位,越往上,身份越尊貴。

虞禾被分在第五層,阮甜心是在四層,她不想一個人,趁服務員走了,悄咪咪跑到了五層找虞禾。

虞禾在給她開門時,剛好看到了服務員領著一個同樣穿著紅色大披風,臉戴金色麵具的人,停在她旁邊的509房,為她開門。

兩人四目相對的那一瞬,虞禾看到了對方眼神裡的閃躲,然後她進房間了。

“這是撞造型?還是刻意模仿我們家的小禾苗啊?”阮甜心想去敲房門,問個清楚。

這金麵具,大紅披風,是虞禾每次去參加國際醫學研究會的標準打扮,已經形成了她的標誌。

雖然說她們冇有權利限製彆人的打扮,對方戴的麵具、披風款式也不太一樣,但是在這種聚集著各大名流的公眾場合,故意模仿成這樣,總感覺彆有居心!

“拍賣會馬上要開始了,不要惹是生非。

”虞禾拉住了阮甜心。

對方敢如此明目張膽的模仿她,說明是有備而來的。

她倒要看看,這個冒牌貨想做什麼。

阮甜心很不爽,但這份不愉悅的心情很快就被塔內的一陣喧嘩給轉移了注意力。

兩人坐在看台位上,隻見四周的賓客們都抬頭望向七層。

“天啊,七層坐人了!”阮甜心驚呼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