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靈珠,產於幽冥深處,按古書記載,佩戴在身能驅邪;入藥,能治百病,是世間奇寶。

五千萬起價,最低一百萬加價,開拍!”

“111號,五千一百萬。

“102號,五千三百萬。

“203號,六千萬!”

“132號,六千五百萬。

“501號,七千五百萬。

“306號,八千萬。

“402號,八千五百萬!”

……

主持人的話一落音,現場的人紛紛低頭按手中的價格輸入器,由兩位統籌員依次報出拍價。

現場價格節節攀高。

“來,小禾苗,輸入你的價格。

”阮甜心把價格輸入器交給虞禾。

虞禾不緊不慢地把最新一關連連看過關了,收起耳機和手機。

“406號,一億!”

“501號,一億零一百萬。

“502號,一億一千萬。

“666號,一億五千萬。

“622號,一億五千一百萬。

“688號,一億五千兩百萬。

“666號,一億五千五百萬。

“611號,一億五千六百萬。

“688號,一億五千七百萬。

“666號,一億六千萬。

……

黑靈珠的確是個好寶貝,但價格上億後,參與加價的人明顯下來了,加價的幅度也小了。

最後隻剩六層的611、622、666、688四個號在寸步不讓的加價,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之久。

“611號,一億九千九百萬。

666號看台。

秦信虹正在往輸入器裡輸入兩億一千萬的價格,一百萬的加價幅度加了半個小時,她的手都酸死了。

是時候一下子拉大價格差距了。

“虹兒。

”這時,一隻蒼老的手搭過來,阻止了她。

“奶奶?”秦信虹抬頭,疑惑的看著二老夫人。

“給我,我來。

”二老夫人拿過輸入器,輸入了一串數字,道:“黑靈珠,今晚必須歸秦家。

秦信虹正好奇她輸入的價格,這時,統籌人就報出來了。

“666號,兩億五千萬!”

現場頓時一片喧嘩。

一口氣加五千萬,這勢在必得的氣勢也太凶猛了吧!

如果殿主也想要黑靈珠的話,翻倍就是五億!

五億!

買一顆珠子,也太奢侈了!

“兩億五千萬一次……”主持人提示道。

現場突然一片安靜,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等待著見證這曆史性的高價。

主持人故意換了一口長氣,看向統籌員那邊一眼,“兩億五千萬兩次……”

秦信虹屏住呼吸,隻要殿主不舉牌,黑靈珠就是秦家的了!

“兩億五千萬三……”

統籌員:“508號,四億!”

現場突然陷入一片詭異的寂靜,緊接著,“哇——”一片喧嘩。

四億!

直接加了一億五千萬!

這纔是真正的勢在必得的架勢!

大家都探頭找508號的位置,都想看看,是什麼人,竟然如此大的口氣。

“什麼?!”秦信虹立馬站起身。

一口氣加一億五千萬,這要不是惡意抬價,就是要明目張膽的跟秦家搶東西!

她探頭看向508號看台。

隻見是一個身穿大紅色披風,帶金色麵具的人淡然的坐在看台上。

是她!

“奶奶,還加嗎?”秦信虹回頭看向二老夫人。

眼見要到手的寶貝,就這麼飛走了,她心裡很不甘。

二老夫人早已經看到了那個紅色身影,隻是,508、509兩個,不確定是哪個,現在她確定了。

她放下價格輸入器,“去認識一下。

秦信虹雖然不甘心,但也明白她的意思,應了聲是,轉身出去了。

與此同時,七層。

剛拿起牌子的秦北廷,聽到統籌員的最新報價,動作頓了下。

他陡然起身,走出看台,居高臨下的俯視著508號。

紅色大披風,金色麵具,人裹得比他還要嚴實。

有點意思。

此時,虞禾正好也起身走出了看台,看向七層。

兩人四目相對,喧鬨的現場似乎被剝離,世界上彷彿隻剩下兩人,以及有兩股不同的氣場在蠢蠢欲動地彼此試探。

“現場還有要加價的嗎?”虞禾先收回了目光,環視一圈現場。

雖然她隻是站在第五層,但那氣勢,彷彿是站在巔峰的王者。

喧鬨的現場瞬間安靜。

彷彿大家都在等著,看看六層還會不會有人再加價。

常來星闕的人都知道,六層坐的是四大家族的人,如果連他們都不加價,那麼,最後就隻剩下七層的殿主了。

沉寂的一分鐘過後。

“如果冇有人再加價,那麼就剩下我們兩個競價。

”虞禾再次開口,目光轉向七層。

“她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對星闕殿主叫板。

“肯定會被丟出去吧。

“聽說她是無名神醫。

“無名神醫一向低調,行蹤難尋,她這麼狂妄,真的不是冒牌貨嗎?”

“我看509號更像是真的無名神醫。

“管她是不是真的無名神醫,敢這麼當眾挑釁星闕殿主的權威,一定會被丟出去的。

……

原本寂靜的現場,被虞禾的一句話,鬨得人聲鼎沸。

在星闕的底盤,就連四大家族都要敬讓三分,她竟然敢跟星闕殿主叫板,史無前例。

“小姐,請遵守星闕的規則。

”主持人用話筒提醒道。

星闕殿主,有優權翻倍拿下想要的東西。

“翻倍嗎?8億,16億,32億,64億,128億,256億,512億,或者繼續翻倍下去,不就是錢嗎?誰出不起?”虞禾輕笑反問。

主持人被噎了一下,心想,萬惡的有錢人。

但麵上還是保持微笑的說道:“請不要惡意抬價。

虞禾順著主持人的話說道:“好。

為了避免這種惡意抬價,不如請殿主跟我玩個小遊戲?誰贏了,黑靈珠歸誰?”

她說完,再次看向七層,目光堅定,還帶著三分挑釁。

這氣勢,彷彿隻要殿主拒絕,她就會跟他抬價,杠到底。

秦北廷冷冷的俯視著她,這要強的氣勢,讓他想到了虞禾。

不過小姑娘說她現在在葉家洗澡呢。

他側頭,對旁邊的保鏢使了個眼色,保鏢立馬領會,轉身出去,一路直往508,敲響房間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