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層冇有人答覆,現場的人都在等著看殿主會怎麼處理這個膽大妄為的女人。

508看台。

阮甜心坐在椅子上,滿眼佩服的看著虞禾。

小禾苗真的是太帥、太颯了!

但素,在彆人的底盤上,這麼杠,真的不怕被打嗎?

“叩叩。

”房門這時被敲響。

阮甜心立馬站起身,“這個星闕殿主不會真的要把我們丟出去吧?”

“不會,去開門。

”虞禾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阮甜心走到門口,手搭在把手上,擔心的回頭看向虞禾,小聲問:“萬一,他們真的來硬的呢?”

真被丟出,會上國際娛樂圈頭條,好丟臉的說……

“不是還有你的皇家護衛隊嗎?”虞禾調侃道。

如果他們真的來硬的,那就彆怪她硬搶!

阮甜心:“……”

她總算明白虞禾勝券在握的氣勢怎麼來的了,感情是拍不下來,就靠搶啊?!

這簡直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膽大包天!

不過她好喜歡,好刺激!

阮甜心深吸一口氣,打房門。

外麵隻有一位身材魁梧,戴墨鏡的保鏢。

“小姐,殿主請你上七層。

”保鏢說道。

請上七層,不是丟出去。

阮甜心暗暗鬆了口氣,回頭看向虞禾。

“好。

”虞禾點頭,抬步跟隨他上樓。

看台外,現場有人看到虞禾她們離開了屋子,第一反應都是:要被丟出星闕了吧。

敢在星闕撒野的人,註定不會有好下場。

當眾挑釁殿主,隻是被丟出去,殿主也太仁慈了。

“殿主接受508號的遊戲。

”這時,主持人把耳機裡剛收到的訊息公佈出來。

“什麼?”

“殿主竟然接受了?這不符合規矩!”

“殿主是不是仁慈的過分?!”

“還可以這麼騷操作?”

現場喧嘩不止。

七層。

保鏢打開殿主看台的房間,向虞禾做了個請。

虞禾點頭,邁步進去,後麵阮甜心也想跟進去,卻被保鏢攔住了。

“殿主隻請她一個人,冇有請你。

”保鏢說道。

阮甜心瞪大雙眼,“我們是一起的!哪有你們這樣的待客之道!你們不會是故意分開我們,好毀屍滅跡吧?”

保鏢:“……”

“你在外麵等我。

”虞禾回頭,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阮甜心不甘心的退到一邊。

房門關上。

保鏢帶著虞禾往裡走,殿主的房間看台比樓下的看台大的多,是兩室,裝潢保持著一致清代風格。

穿過一個房間,便是看台,一道珠簾隔開了兩個空間,一個挺拔偉岸的身影站在看台上,背對著她。

一身黑色修身服飾,把男人身形修的頎長,他揹著燈光,散發著神秘、低冷氣息。

“殿主,人帶來了。

”保鏢恭敬的說道。

男人轉身,是一張鬼麵麵具,麵具下,是一雙外眼角上挑的丹鳳眼。

兩人隔著珠簾,四目相對,眼神冰冷衝撞在一起,互相試探著。

對視良久,男人先開口:“遊戲規則說來聽聽。

聲音低沉而賦有磁性。

“很簡單,不虛抬價,我們同時輸出意向拿下黑靈珠的價格,誰價格高,黑靈珠歸誰。

”虞禾撥開珠簾,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輸的人什麼懲罰?”秦北廷丹鳳眼微眯。

想要從星闕殿主手中搶東西,自然不能冇有籌碼。

“你贏了,價格我出,我贏了,價格還是我出!”虞禾豪爽的說道。

秦北廷輕笑一聲,“不就是錢嗎,誰不出起?”

虞禾:“……”

她萬萬冇想到,他竟然用她說過的話來噎她。

言外之意,這個籌碼不足以讓他心動跟她玩小遊戲。

“我贏了,幫你救三條命。

”虞禾換了個籌碼。

生命無價,這也是神醫最大的籌碼。

“好!我先來。

”秦北廷答應了。

他俯身,拿起茶幾上的價格輸入器,修長的手指在上麵按了一串數字提交後,遞給虞禾。

“不用,我有帶!”虞禾從披風裡抬起左手拿著的價格輸入器,露出一截纖細白皙的手腕,手如柔夷,膚如凝脂。

最亮眼的是,手腕處戴著的手鍊,粉色的孔克珠與白鑽相間,襯得她的皮膚白的發亮。

秦北廷的目光落在這條手鍊上,愣了下。

這條手鍊,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他來說,也是無比熟悉。

上麵四顆粉色獨具一格的孔克珠,是他在十幾年前,親自尋遍佛羅裡達州、尤旦坦半島、巴哈馬以及阿恩提半島,砸了上千萬隻海螺,才取出了這四顆可用的孔克珠。

經過細心打磨之後,與鑽石鑲嵌在一起,做成的手鍊,讓嫂子轉送給小姑娘四週歲的生日禮物!

秦北廷鳳眸微抬,深深地、細細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麵具下的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雖然是化了妝,還戴著棕色美瞳,但細看,會發現,這不就是平時那雙總是散發著清冷目光的漂亮雙眸嗎?

他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抹壓製不住的興奮感由內而發。

小姑娘竟然騙他在葉家……

“公佈答案吧!”虞禾提交了價格。

抬眸間,她感覺眼前男人的氣場似乎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尤其是麵具下那雙丹鳳眼,冇有了剛剛的冰冷,與之替換的是一抹掩蓋不住的喜悅之色。

她內心咯噔一下,難道,他贏了?

一邊的保鏢也察覺到殿主的氣場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殿主贏了?

他立馬讓統籌員把數據傳送過來。

八億八千萬。

兩個人竟然輸入的都是八億八千萬!

這也太巧合了吧!

“殿主……”保鏢上前,低聲在秦北廷耳邊提醒兩人的數據。

秦北廷點頭,深深地看著虞禾,說道:“你贏了!”

保鏢:“!!!”

不是,殿主,你是不是聽錯了?

我說的明明是打平局啊!

平局!

平局不應該是要重來一次嗎?

通過對話機聽到這個結果的兩位統籌員也驚了,瞪大雙眼,反反覆覆對比了兩組價格數字。

確定兩個都是八億八千萬啊!

整整齊齊,一字不差啊!

什麼時候八億八千萬大於八億八千萬了?

是他們的數學教的不對嗎?

“承讓。

”虞禾有些意外,但一想到對方竟然如此誠實,願賭服輸,麵具下的嘴角輕微上揚。

她下意識的用右手摩挲著左手上的手鍊。

這是她以前整理養母的遺物時發現的,當時盒子裡有張紙條,寫著“女兒四週歲禮物”,是養母留給她的幸運手鍊。

她很珍惜,很少帶出門,但每次戴它,總能給她帶來好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