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氏集團。

會議室裡,烏泱泱坐了一群年輕人對著電腦。

細看,可以看見七八個在打哈欠的,還有四五個直接用牙簽硬生生撐著眼皮,各個困成狗,但卻冇一個人敢趴下睡覺的。

因為秦美美正在前麵坐著,渾身散發陰沉的戾氣,讓人不敢輕易打瞌睡。

中午,秦美美收到烏鴉的回覆,額頭青經跳了跳。

這可是六個億起的交易,竟然這麼隨意?!

但現在公司防火牆係統安危迫在眉睫,她還是立馬趕到公司,把需求準備好的同時,也把公司裡的所有黑客召集在會議室。

“我要你們通過網絡找到對方的定位!”

黑客們隻能齊聲應“是”。

然而,秦美美把需求發過去後,卻久久冇有收到對方的回覆。

黑客們在會議室裡,從中午坐到晚上十點,才終於等來了對方的回覆。

烏鴉:【任務接了,10.5億,準備一下,半個小時內彙到這個賬號,逾期不候。

秦美美放下星闕的拍賣會冇有去,等了一天,結果等來這個價格數字,倒吸一涼氣。

10.5億!!

短短幾天,竟然從3億漲到了10.5億!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事情從監控錄像被爆出來開始,就被設好了圈套,逼著她一步步踏進這個騙局。

“快給我找到對方的定位!”秦美美拍著桌子陡然起身。

黑客們一個激靈,迅速地捕捉追蹤定位。

劈裡啪啦一陣鍵盤聲後……

“找到了,南緯66度34分,東經160度。

“北緯30度,東經20度。

“南緯34度,東經151度。

“……”

隨著每個人報出來的定位都不一樣,大家麵麵相覷,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被對方反偵察了。

“查到銀行卡的資訊了,是星闕拍賣會收款賬號。

”這時,有人說道。

“立馬查一下,星闕今晚拍賣會上,什麼東西拍了10.5億元,買家是誰。

”秦美美吩咐完,轉身對秘書說道,“備車,立馬去星闕!”

“是。

”秘書小跑著跟上她的腳步,“那款,我們要付嗎?”

秦美美想說不付,但一想到“逾期不候”四個字,總覺得對方乾得出來這事。

他們折騰了這麼久,總不能白折騰,公司的防火牆係統已經不容再等他們重新找人了。

而且,賬戶是星闕的,總不能真的被騙了吧?

“付!掐點付,做好轉賬記錄。

”她眼眸裡泛著狡黠。

秘書:“是。

半個小時後。

秦美美趕到星闕,參加拍賣會的人已經走得七七八八,門口的保安把她們攔下來了。

“對不起,拍賣會已經結束,不能再進去。

“什麼?!”如果這是一般的地方,秦美美一定會硬闖,但這裡是星闕,她忍住了。

她打開微信,給烏鴉回了個資訊。

秦美美:【你在星闕?剛好我也在,見個麵?】

對方冇有回覆。

“夫人,款已經付了。

”這時,秘書掛了電話,跟秦美美說道。

“另外打聽到了今晚拍賣會,冇有物品拍價是10.5億,全場最高的價格是黑靈珠,8.8億,無名神醫拍下了。

“10.5億可能是幾個物品的價格,但今晚拍出去了十幾個寶貝,按價格演算法,加來總價是10.5億的,有五組,但拍主資訊查不了。

不能進一步排除法。

這種演算法比較複雜,秦美美本能的覺得不像是拍客。

如果不是拍客,那剩下最大的可能,就是:收款賬戶是星闕,烏鴉是星闕的人!

“叮”這時,微信來了訊息。

秦美美立馬打開。

烏鴉:【款已收到,任務已完成。

烏鴉:【/圖片】

秦美美點開圖片,是張截圖,內容是烏鴉在他們之前在黑客網上發的任務回覆了句:任務已接。

完成了?

就這?

這分明是就是接了任務四個字!

動動手指,發四個字就要10.5億?!

秦美美:【就這樣了?我發你的要求,都完成了?】

秦美美:【就這你跟我要10.5億!信不信我報警告你詐騙!】

秦美美劈裡啪啦地發了一大堆話,對方不出意外,又冇有了回覆。

高冷的讓人懷疑對麵是不是設好程式的機器人客服!

“夫人,你說,咱們會不會是遇到了詐騙集團?”秘書見秦美美的臉黑的彷彿能滴墨,弱弱的問道。

連秘書都覺得她像是遇到詐騙分子。

秦美美內心更加起疑了,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騙了?!

可就算報警,兩人的聊天記錄來看,完全不足以證明對方是詐騙,反而是她積極找對方辦事,送錢!

這事要是捅出去了,她秦美美一是精明的臉麵就丟大了!

所以報警,也隻能嚇嚇對方而已。

這時,秘書的手機又響了,她接起電話,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她一臉驚喜,“真的嗎?!好的好的。

她掛了電話,立馬跟秦美美說道:“夫人,對公司防火牆攻擊的人全部停止了!”

“真的?”秦美美狐疑。

秘書肯定點頭:“真的,剛剛技術部總監打來的電話,說他們正在攔截攻擊的時候,突然所有惡意攻擊都停止了。

他們現在正在全力以赴修複所有bug。

“叮”的一聲,微信又來了條資訊。

烏鴉:【驗收完畢,交易結束。

秦美美:“!”

這才過了幾分鐘?就驗收完畢了?

這速度,這勢利,細思極恐。

秦美美馬上趕回公司,確定公司防火牆係統安全後,給烏鴉發了條資訊。

她的訊息剛發送,就被紅色感歎號提醒,對方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的好友,請發送好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聊天。

竟然把她刪了!

刪了!

——

另外一邊。

虞禾已經回到了葉家,洗了澡,擦著濕噠噠的頭髮出來,見手機有微信好友新增資訊提醒,看了一眼。

是秦美美髮來的。

“嗬~”她輕笑一聲,拿起洗澡前取下放在桌麵的孔克珠手鍊,摩挲著。

她想起當年秦美美把養母熬夜給秦老爺子燉的湯藥罐給打碎了,不道歉就算了,還弄臟了養母的禮服,害養母被秦老爺子責怪的畫麵,桃花眼裡散發的清冷目光,帶著幾分冷意。

這纔剛開始而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