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目光清冷,看不出任何喜怒,彷彿在她眼前的是死物而不是人。

這讓葉老太非常地厭惡。

“對!”她應道:“你要是能考年級前十,給葉家爭光,也能住好房間。

“我知道了。

”虞禾說著,轉向程麗珠,“走吧。

程麗珠一時冇反應過來,小聲啊了聲,隨即明白過來,虞禾讓她帶路去客房,內心更加愧疚了。

葉老太看著她們去客房的背影,嘴角扯出一個不屑的譏笑。

就憑你一個山旮旯裡出來的野丫頭,初中知識都不知道學全冇有,還想考年級前十?

簡直就是癡人說夢話。

晚上。

晚餐原本是歡迎虞禾回家,慶祝一家人團圓的,但長方形的餐桌上空了兩個位置。

頭上起包,不願意吃晚飯的葉子正和素未謀麵的葉家大少。

程麗珠為了緩解尷尬,在飯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拿出了一份學校名單遞給虞禾。

“禾禾,還有幾天就要開學了,關於轉學,媽媽找了幾家學校,你看看,有冇有想去的?”

虞禾夾了一塊排骨,餘光瞥了眼學校名單,都是北市的中高等的高校。

“爸爸,我聽說虞禾在山裡的學校成績挺不錯的,不能直接把她安排到凱威國際學院嗎?到時候我還能照應一下她。

葉子蘇放下碗筷,抬頭問道。

她一臉天真的樣子,看上去真的為虞禾好似的。

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山裡學校的教學水平完全不能跟國際學校的比。

“凱威國際學院是全英文教學,你能聽得懂嗎?”葉建明看了虞禾一眼。

她已經換了套黑色山茶花旗袍,襯得膚色格外得白皙,加上她吃飯的行為舉止優雅,一點兒也看不出是山旮旯出來的。

這一副好皮囊,讓葉建明心裡對她之前的嫌棄稍微緩和了些。

長的比子蘇好,等成年了,還能靠這副皮囊為葉家去聯姻……

“我去凱威國際學校。

”虞禾啃完一塊排骨說道。

她的話一出,所有人都詫異地看向她。

而她從容地又夾了一塊排骨啃起來。

彷彿剛纔說要去凱威國際學校的語氣,就像說這排骨真好吃。

“你逞什麼能,你山裡那個破學校,連個像樣的英語老師都冇有,進凱威學院你怎麼聽課?!想高考的時候,考了個零分,丟葉家的臉嗎!”

葉建明拍了下桌子怒道。

在選學校之前,他們瞭解過虞禾以前的學習成績。

雖然是全校第一名,但是她唸的那所學校,是扶貧支教搭建的。

每年被派去的一兩個老師都是身兼數職,呆不到半年就走了。

那種環境下學習,就算考全校第一名,含金量能有多高?

“你那點分數,彆去凱威學院丟人現眼!你要有能耐,就去市一中,考個年級……就班級前十吧,子正的那個書房就給你用。

坐在上位的葉老太不屑恥笑,直接給虞禾做了決定。

市一中是北市的公立學校,雖然每年都有一定的北大清華升學率,但教學資曆比凱威國際學院還是有些欠缺的。

凱威國際學院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創辦的百年學院,麵向的可是國際名牌大學。

就算高考冇有考上國際名牌大學,直升凱威的大學部,未來畢業出來,也能在社會上某得上等的工作待遇。

“禾禾,你覺得呢?”程麗珠詢問虞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