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的支援票,蹭蹭蹭地往上飆。

一天的時間,就甩了裴詩怡十八條街,遙遙領先,高居全校女生第一名的位置。

裴詩怡看著自己差虞禾一千多票,再看放學了,還在為虞禾拉票的藍嬌嬌,心裡憋著一口妒忌和鬱悶。

她不否認,虞禾的確長得很漂亮,但實力遠不如她,就算藍嬌嬌幫虞禾刷進了前十名,還能幫虞禾參加最後的演講pk不成?

不過是空有華麗外表的花瓶而已,不是她裴詩怡的對手!

校慶會上的校花代表,一定是她裴詩怡!

……

當晚,楚穎打開論壇一看,虞禾的票數竟然高居第一!

臥槽,有刁民要害老大啊!

她連夜在論壇裡大聲呼籲,校花不要投虞禾!不要投虞禾!不要投虞禾!

大大的標題,在眾多的拉票貼裡異常的醒目。

結果適得其反,原本冇想投虞禾的人,點開虞禾的照片,我去,這簡直是天仙啊,於是鬼使神差地就給投了一票。

次日一早,楚穎頂著熊貓眼打開榜單一看,虞禾排名不減,票數還高了。

楚穎:“……”

老大,你這該死的美貌。

高三一班。

顧澤來到班上,第一時間打開學校論壇檢視投票結果。

以往,他對這事完全不在乎,因為校草不是他,就是陸辰宇。

從初中到高三,他和陸辰宇的名次總是不分高下,最後誰是校草,取決於,誰在投票的關鍵節截點多一個迷妹而已。

兩人關係一直不錯,不能因為一個校草名譽,壞了兄弟的感情。

所以,誰當校草,並不是太在乎。

但今天,顧澤一路上聽到不少同學在議論投票的事,虞禾這個名字是被頻繁提到的。

他倒想看看什麼情況。

打開校花校草專欄投票排行,赫然看到女生第一名:虞禾。

投票放的照片,是一張不知道誰偷拍的照片。

女孩坐在課桌上,單手托腮,垂眸玩著手機,五官精緻,輪廓優美,膚如凝脂,美得令人窒息。

顧澤看著虞禾的照片,第一反應是,虞禾肯定是想跟他在校慶上同台表演,才特地參加校花競選的!

喜歡上一個人,不是說放棄就能輕易放棄的,這種感情他最瞭解了。

就像他對葉子蘇的感情,雖然很生氣她欺瞞他,但分開這麼久了,他還是會時不時的想起她。

所以,他覺得,虞禾雖然勾搭上了陳東,但其實心裡還是喜歡他的。

這麼想著,顧澤心裡泛起一絲的得意。

他甚至覺得,虞禾勾引陳東也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

再看,男生第一名:陸辰宇。

他的票數竟然落了五十票!

憑什麼虞禾那個冇文憑的鄉巴佬能拿第一名;他堂堂顧家少爺,鋼琴小王子,德行兼備,才第二名?!

他一氣之下,自己給自己投了一票。

投票規則是,男女生,一人各一票的機會。

顧澤給自己投完票後,轉身問坐在後麵的陸辰宇。

“辰宇,論壇裡的校花校草海選投票,你的票投了嗎?”

陸辰宇正在埋頭刷試卷,頭也冇抬,“冇有。

把時間浪費在那種事上,不如多刷幾道題。

“那你的號給我投一票唄。

”顧澤說道。

陸辰宇做題動作一頓,抬頭,“你以前不是說這種評選很無聊嗎?”

“是啊,但是,我看到虞禾那個鄉巴佬竟然都能第一名,我才第二名,我不服氣。

”顧澤說道。

“學……虞禾也參加了?”陸辰宇立馬放下筆,打開手機論壇。

在女生投票頁麵裡,第一名看到了虞禾,遙遙領先第二名。

再看男生,他是第一名,顧澤第二名,兩人才相差49票。

學神參加的活動,他也要參加!

他想要跟學神同台表演!

陸辰宇立馬給自己投了一票。

“等等……”顧澤想阻止,結果見他手機螢幕彈出投票成功的提醒。

陸辰宇給自己投完票,順手還把投票頁麵分享到了班級群裡、朋友圈拉票。

顧澤震驚了,“……你不是說浪費時間嗎?”

怎麼自己給自己拉起票來了?!

“這是院方組織的活動,我作為學院一份子,也是陸家少爺,應該積極配合參與。

”陸辰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顧澤:“……”

你剛剛明明不是這麼說的!

他見陸辰宇轉發完,又返回投票頁麵,給虞禾投了一票!

顧澤:你怎麼還給她……

“你的女生票投了嗎?冇有投的話,投給虞禾吧。

”陸辰宇打斷了他的話。

顧澤拒絕:“那個鄉巴佬不配得到我的推薦票!”

陸辰宇對他給虞禾的稱呼有些不滿,眉頭輕皺,說道:“阿澤,你不要這麼說虞禾。

顧澤見他這麼維護虞禾,心裡有股說不上的滋味。

“難道我說錯了嗎?她本來就是從大山裡出來的,現在票選上了,到演講pk的競選裡,還不是一樣被刷下來。

何必占用公共資源呢。

“她不會的!”陸辰宇堅信的說道。

當初入學考試,關於虞禾抄襲事件,他隻在論壇裡說了下,事情存在誤會,學校也冇有做任何處理,事情不了了之了。

所以到現在,大家都以為是學院仁慈,不追究,虞禾就是個靠走後門的鄉巴佬。

但實際上,虞禾是真正的學神,要不是因為他,因為陸家的名聲,父親請求虞禾不計較,現在大家也不會這麼評判虞禾吧……

陸辰宇想到這,內心一陣愧疚,發誓,以後要對虞禾好,更要好好讀書。

“到時候演講pk的時候,你就知道她的真麵目!”

顧澤見他這麼堅信的樣子,不由懷疑,虞禾是不是也勾引過陸辰宇?

這個鄉巴佬,除了一副好皮囊,內在簡直肮臟的要死!

他一定不能讓好兄弟被騙!

等到演講pk那天,看他怎麼揭穿她!

——

校花校草的投票如荼如火的進行了一週,在週五晚上,即將選出男女各前十名。

而虞禾呆在實驗室忙著分離黑靈珠,研製藥物,毫不關心。

週五中午,她在學校飯堂吃著飯,時不時看眼手機。

自從拍賣會到現在,已經一週過去了,秦北廷竟然冇有主動找她……

是不要她治病了嗎?

還是已經聽說黑靈珠落入彆人手中,放棄治療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