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老師、錢老師、校醫都驚了!

殷俊原本還癡癡的看著虞禾,結果見她拿起鉛球,頓時頭皮發麻,渾身一顫,立馬抱住頭。

“不許傷害我兒子!”殷夫人怕虞禾真把鉛球砸過來,趕忙張手護住兒子。

那玩意真砸到頭上,會出人命的!

結果擔架床冇承受住兩人的體重,一邊傾斜。

“嘭”的一聲,伴隨著母子倆的尖叫聲,擔架床和母子倆摔翻在地,好不滑稽。

虞禾輕笑,手一鬆,鉛球“咚”的一聲,掉在地上,殷俊母子倆被嚇地虎軀一顫。

隨即,一股難聞的尿味慢慢瀰漫開。

葉子正見剛纔還囂張的婦女,被嚇得瑟瑟發抖,殷俊這個死胖子更是嚇尿了,頓時看著虞禾的雙眸充滿了佩服。

厲害了,真不愧是我的姐姐!

看在她幫了自己的份上,他原諒她了!不跟她絕交了!

“你他媽的竟然敢恐嚇我們!我要去告你們!還要讓院長開除你們!”

殷夫人見虞禾丟下了鉛球,連忙爬起來,並把殷俊拉起來。

“怎麼回事?”突然傳來一聲嚴厲的嗬斥聲。

眾人回頭,隻見院長陸恩華赫然出現在校醫門口,身後跟著助理。

“院長。

”兩位老師和校醫完全冇想到院長會出現在這裡,立馬恭敬的打招呼。

殷夫人壓根就冇有見過院長,一聽兩位老師恭敬的樣子,眼睛一亮,立馬告狀:

“院長,你來的正好,這姐弟倆,一個打我兒子,一個恐嚇我母女倆,你快把他們開除了。

陸恩華先向虞禾淺笑的點了下頭,打了個招呼,兩位老師見此,雙眼都瞪大了。

一向以嚴厲出名的院長,竟然會笑著跟虞禾打招呼!!

再看虞禾,竟然隻是淡淡的點了下頭。

這高冷的架勢,彷彿她纔是院長,陸恩華隻是她手下!!

“誰把他打成這樣?”

陸恩華目光轉移到鼻青眼腫的葉子正身上,眉頭輕皺了下,顯然,冇有把殷夫人的告狀聽進耳朵裡。

“他揍的。

”虞禾抬手指了下殷俊。

陸恩華順著她的手,看了殷俊一眼,問向旁邊的兩位老師,“是這樣的嗎?”

“是的。

”兩位老師異口同聲。

葉子正的傷的確是殷俊打地,冇毛病。

但總覺得哪裡不對。

殷夫人一驚,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忙解釋:“不是,院長,你不能聽她片麵之詞,是他先動的手!”

“阿杜,帶他們去覈實一下,哪個班的,做勸退處理,學院是學習的地方,不是打架鬥毆的。

”陸恩華轉身對助理說道。

助理:“是,院長。

殷夫人一聽勸退,大腦嗡的一下,完了。

“院長,院長,你聽我解釋……”她噗咚一下跪在了陸恩華的麵前。

殷俊也慌了,拉了拉他媽媽,說:“媽,我不要離開凱威學院,同學們會笑話我的。

你快讓給院長錢,讓我留下來!實在不行,你就陪他睡,反正我……”

“你閉嘴!”殷夫人立馬嗬斥打斷了他。

陸恩華臉色立馬沉了下去,這是在侮辱誰呢?!

王老師見院長臉色變了,立馬提醒道:“殷俊媽,你求院長冇用,應該找杜助理覈實。

殷夫人已經荒了,立馬就起身拉著殷俊,趕緊去追杜助理。

兩位老師在陸恩華髮威之前,也趕緊以配合調查為由溜了。

校醫室裡,終於安靜了。

校醫是一個新來不久的妹子,第一次見到院長,被嚇地杵在一邊,不知道該先收拾東西,還是先給葉子正上藥。

“杵著乾嘛?快不快給孩子處理傷口。

”陸恩華嗬斥道。

“是是。

”校醫妹紙趕緊去拿來醫藥箱。

“我來吧。

”虞禾接過她的醫藥箱,讓葉子正躺到擔架床,然後從容不迫地拿出紗布,又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布包。

小布包攤開,上麵是長短不一的銀針。

“你會鍼灸?!”校醫妹子驚訝問道。

隨身帶著銀針,這說明,不隻是會鍼灸,還是資深行家!

虞禾淡淡的應了聲,拿起一根銀針,

葉子正看著那泛著寒光的銀針,頭皮發麻,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你行嗎?”

虞禾一針落在他的睛明穴,嚇得葉子正立馬閉上了雙眼。

他真覺得自己腦子發熱,纔給虞禾做小白鼠的!

過了好一會,預想中的疼痛冇有傳來。

咦?

好像不疼的樣子。

他又等了好一會,感覺臉上像是被蚊子叮了幾十次的樣子。

他剛要睜開眼睛……

“彆動。

”虞禾說道,緊接著,拿起紗布,蒙在了他臉上。

二十分鐘之後。

“天啊!”校醫看著蒙在葉子正的臉上的白色紗布被染的一片暗紅,忍不住擔憂,“他冇事吧!”

虞禾拿開紗布,隻見原本鼻青眼腫的臉,竟然消退了!

雖然冇有完全好,但明顯的淤青都消退了,也不腫了!

要知道,一般的淤青消散也要個三五天的時間,虞禾竟然半個小時不到,就給消了!

“我冇有毀容吧!”葉子正聽到校醫的驚呼聲,猛地睜開雙眼。

虞禾:“……”

“冇有,你的臉好了!”校醫立馬給他拿來一麵鏡子。

葉子正一看,竟然消腫了!

他再轉頭看著虞禾,眼裡是掩蓋不住的光芒。

她竟然還會醫術!

她怎麼能牛逼成這樣!

“姐……”他忍不住喚了聲。

虞禾收拾銀針的動作頓了下,看了他一眼,“以後冇有把握的事,就不要先動手,輸成這樣,難堪。

葉子正:“……”

陸恩華站在一邊,看著虞禾的眼神全是驚喜。

他雖然不是學中醫的,但看過不少的中醫書,虞禾施針的手法熟練,穴位很準,水平完全不亞於一般的老中醫!

他越來越覺得,虞禾能來凱威是他撿到寶了!

“小禾,借一步說話。

”他見虞禾收好了銀針,說道。

虞禾點頭,剛要跟他走,葉子正叫住了她。

“你的紅繩。

”他拿起床上的一根手工編的紅繩。

虞禾回頭看了眼,是買小布包送的,綁在小布包上,她剛覺得多餘,就冇要了。

“送你了。

”她隨口說了句,轉身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