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破玩意兒,當我是垃圾回收站啊!”

葉子正不滿的咕噥道,但身體卻特彆誠實地把紅繩戴在左手腕上,尺寸不大不小,竟然剛剛好。

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

他抬著手來回欣賞了一遍,又把手伸到校醫妹子麵前。

“好看嗎?”他問道。

校醫妹子:“……挺好看的。

剛不是還很嫌棄嗎?

“那是,我姐送的。

”葉子正嘚瑟的收回手,又來回看了兩遍,怎麼看怎麼順眼。

這時,校醫室的門被敲響了,接著葉啟晨匆匆走了進來。

“請問你是?”校醫妹子走出來問道。

“葉子正的哥哥,怎麼回事?”他環視一圈,見葉子正坐在擔架床上看著手腕。

“哥?怎麼是你來了?爸呢?”葉子正放下手,看到他,有些意外。

“他來的那條路發生了車禍,堵路上了。

給我打電話,剛好我在附近,怎麼回事?”葉啟晨上前,捏起他的下巴,左右看了下。

總覺得他的臉哪裡不對勁。

葉子正不耐煩的拍開他的手,“冇事,姐都給我處理好了。

“是這樣的……”校醫妹紙看著葉啟晨,微紅著臉,葉家的基因真好,女孩超美,男孩超帥。

她把剛纔發生的事簡略的說了一遍。

葉啟晨聽了,有些意外和驚喜。

先有秦北廷和陸一銘,現在是陸恩華出麵幫忙,妹妹果然冇有大家看到的那麼簡單。

“你剛纔說姐?”他對葉子正挑了下眉。

之前是哪個小老弟一口鄉巴佬,一口她的叫?

還死傲嬌的說,除非是虞禾先叫他弟弟,他纔會叫她姐來的?

“怎麼?有問題?”葉子正抬起高傲的頭顱。

“虞禾先叫你弟弟了?”葉啟晨有些意外。

他想起虞禾那張不食人間煙火似的清冷臉,明顯不像會主動的一方。

葉子正想起剛纔,虞禾一口“葉子正的姐姐”“我弟弟”,美滋滋的點頭,“冇錯。

接著,他又抬起左手,擼起袖子,亮出上麵的紅繩,“好看嗎?”

葉啟晨掃了一眼,是一條爛大街的紅色手工繩,有什麼好看的,土死了。

“男人戴什麼紅繩,孃兒吧唧,土死了。

”他嫌棄的說道。

葉子正也不惱,反而嘚瑟一笑,“你就妒忌吧,是姐送我的禮物,你冇有。

聞言,葉啟晨又多看了紅繩一眼,說:“切,幼稚,誰稀罕一條紅繩。

說完,轉身打開微信,給虞禾發了條資訊。

……

院長辦公室。

虞禾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慵懶地靠在沙發背上,玩著手機。

這時,微信來了條資訊。

葉啟晨:【我的禮物呢?/可憐。

禮物?

什麼禮物?

虞禾給他回了個問號。

葉啟晨:【你給弟弟送禮物了,我的呢?】

她什麼時候給葉子正送禮物了?

虞禾突然想起剛纔離開校醫室時,隨口說送給葉子正的紅繩。

那也是禮物?

虞禾:“……”

行吧,既然是哥哥主動要,那她就回頭找找看,還有冇有吧。

“來,小禾,喝茶。

”陸恩華在茶案衝好茶,給虞禾倒了杯。

“謝謝。

”虞禾端起茶,喝了一口,說:“如果還是入資葉家公司的事,就彆說了。

“不是。

我看你的鍼灸手法很熟練,要不要試試用來賺錢?我有個朋友正好在找中醫。

”陸恩華說道。

他之前去山裡支教的時候,欠了虞禾一個恩情,後來因為陸辰宇,又欠了她一個人情。

他一直想找機會給還上,還想拉攏她到陸家二房的勢利裡。

所以在葉家破產的新聞出來後,他第一時間就在微信裡問過虞禾,要不要幫忙,但被無情拒絕了。

被拒絕後,他才後悔自己過於冒失了,以虞禾的性格,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接受彆人恩惠。

“小病小痛就算了,冇意思,疑難雜症可以考慮。

”虞禾淡淡的說道。

聞言,陸恩華不由又高看了她一眼。

她的醫術,得有多高深,才能讓她如此自信!

“我母親的類風濕有幾十年了,最近下不了床,可以請你去陸家,給她老人家看看嗎?”他說道。

虞禾淡淡的看他一眼,彷彿在懷疑,什麼有朋友在找中醫不過是個藉口,這纔是他的目的。

不過,看在剛纔在校醫室裡,他幫忙處理了葉子正的事份上,她點頭答應了。

——

市中心醫院。

顧嫣守在顧老爺子的病床旁邊,這時,秦美美進來了。

“醒了嗎?”她問道。

顧嫣搖搖頭,“冇有。

自從上次祁媛媛走後,爺爺又昏睡過去了,一直冇有醒過來。

期間,她委婉的問過祁媛媛為什麼還冇有醒,祁媛媛隻是安慰她,讓她彆著急,會醒過來的,然後又去忙彆的了。

顧嫣見她這麼忙,就不好意思再追問,畢竟是她在求人辦事。

“這都多少天了,還不知道聯絡媛媛,讓她過來看看!”秦美美冇好氣的說道。

“媛媛她最近很忙……”

“忙不知道預約時間嗎?”秦美美罵道。

自從上次“烏鴉”的事之後,她對顧嫣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彆人的女兒那麼優秀完美,她的女兒怎麼這麼冇用。

顧嫣嘴唇翕動,想解釋,但一想到在她眼裡,自己什麼都不如弟弟,不如祁媛媛,她放棄了,拿著手機轉身離開病房。

她剛要給祁媛媛打電話,正好看到祁媛媛和一個貴婦有說有笑地走來。

“媛媛!”她立馬打了個招呼。

祁媛媛看到了她,微笑點頭,“嫣兒。

“媛媛,我爺爺他一直冇有醒過來,能麻煩你再幫忙看看嗎?”顧嫣拉著她的手,懇求道。

祁媛媛看了眼她身後的病房門,眼神有一瞬的飄忽,很快她回過神,莞爾笑道:

“好,你們稍等一下,我先給羅夫人的家屬看完,再過來找你。

“謝謝你。

”顧嫣感激的點點頭。

“祁小姐真不愧是神醫,仁心仁術。

”一邊的羅夫人秒讚道。

祁媛媛含笑著跟她一起去了另外一個病房。

一個小時後。

祁媛媛來到顧老爺子的病房。

她看著躺在病床上,毫無甦醒跡象的老爺子,眉頭緊蹙,想不通問題出在哪裡。

但看到秦美美和顧嫣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她心裡一橫,就用那個方式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