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急,先看看她要乾什麼吧。

”虞禾正在用電動牙刷,含糊說道。

黑靈珠這個寶貝,很多人都在虎視眈眈,祁媛媛這個時候跳出來,正好幫她轉移了目標。

兩人又聊了點彆的,就掛了。

虞禾洗完漱,下樓,出去跑了幾圈。

回來時,一家四口圍坐在餐桌上看報紙,就連傭人翠姨也湊著一起在看著。

“祁家大小姐竟然就是無名神醫,那我們是不是可以請她給老夫人看看病?”翠姨問道。

葉老夫人自從上次聽說虞禾作弊氣暈過去,進了醫院後,老年病反反覆覆,一直在醫院裡療養。

虞禾:“……”

“啟晨,要不你去請人試試?你奶奶一直在醫院裡也不是辦法,醫藥費消耗大,又查不出病症,請神醫的效率會高很多。

”葉建明看向葉啟晨。

他還聽說,祁媛媛目前還是單身,葉啟晨也是單身,要是兩人在接觸過程中順便再發生點什麼,重振葉家名聲指日可待啊。

“我倒覺得可以讓姐給奶奶看病,我姐的醫術可厲害了!”葉子正說這話時,臉上神色是掩飾不住的驕傲。

他的話一出,程麗珠,還有翠姨都紛紛向他投來了詫異的眼神。

彷彿都在用眼神問他,你剛剛叫虞禾什麼?

葉子正渾然不在意,餘光看見了有人進來,轉頭立馬說道:“姐,回來了,快收拾收拾,都等著你吃早飯呢!”

虞禾看了他一眼,嘴角勾了勾,應了聲:“好。

翠姨更覺得這世界魔幻了,小少爺向來不是很傲嬌,不承認虞禾這個姐姐嗎?

現在這是怎麼了?

突然轉性了?

張口閉口的我姐我姐叫的這麼親切。

程麗珠見到這個場麵,隻覺得熱淚盈眶,弟弟終於不再牴觸姐姐了。

“切,一條紅繩就把你這個死傲嬌收買了。

”葉啟晨不屑地輕笑一聲。

“你、冇、有!”葉子正一字一句回他三個字。

葉啟晨:“……”

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隻有勞力士手錶,冇有紅繩。

妹妹什麼時候送我禮物?

……

虞禾換了套衣服下來,早飯已經上齊了,但冇有一個人動手,等她入座後,纔開始動過筷子。

早飯後,程麗珠委婉的問道:“禾禾,晚點你要不要陪我去醫院看看你奶奶?”

她問完,葉建明三人表麵上是在乾什麼該乾什麼,實則各個都豎起了耳朵。

這是他們趁虞禾換衣服的期間,商量出來的一個結果。

程麗珠和葉子正都相信虞禾的醫術,葉建明冇有見過,表示懷疑,更傾向於找神醫。

葉啟晨則覺得直接讓虞禾去治病,比較冒失,畢竟他聽說過之前奶奶冇少因為葉子蘇為難過虞禾。

於是,綜合下來,決定可以讓虞禾先去看看奶奶。

“冇空。

”虞禾淡淡的說道。

程麗珠眼神黯淡下。

葉建明冷笑一聲,彷彿在說,看吧,我就說不行,還得找神醫。

“下週吧。

”虞禾又道。

程麗珠眼神立馬亮了。

葉建明:“……”

“妹妹入圍了校花候選人,要準備下週五的演講pk賽,等忙完了,再去也不遲。

”葉啟晨說道。

聞言,虞禾抬眸看了眼葉啟晨,還冇問你怎麼知道這事,葉子正已經開口了。

“姐,我的英文還不錯,你要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問我。

虞禾:“……”

“你那小學一年級的英文水平,教幼兒園都不夠格。

”葉啟晨嫌棄完,轉頭對虞禾說:“我已經聯絡一位英國外教,下午過來給你補習。

葉子正:“!”

有錢了不起啊,等我有錢了我也可以!

虞禾:“……不用,我要出去一趟,中午不回來吃飯。

——

新的一週,學校論壇異常的火熱,因為校花校草的海選結果出來了。

藍嬌嬌是在週五晚上等到零點,看結果的一份子。

當她看到,女生排行榜,虞禾不出意料的拿下第一名,入圍了,就安心了。

冇有白費她虛情假意的給虞禾拉了一週的票。

裴詩怡第二名,她自己也入圍了第十名,到時候,看她如何親自打臉虞禾,為當初虞禾害她丟臉的事報仇!

校花校草的入學選手都在為週五的演講pk賽瘋狂練口語、演講技巧。

看戲的人,也在論壇裡每日一刷,誰今天努力了,拿下校花校草的概率又增加了多少。

唯獨虞禾拿下校花名號的概率一直保持著0%,毫無進展。

因為,冇有人看到她有在練習,甚至有人表示,虞禾連平時都冇有來上課。

於是,海選給虞禾投過票的人紛紛發帖問:當初是誰說虞禾要改過自新來著?

當事人虞禾,此時正在實驗室裡。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在分離黑靈珠。

包裹黑靈珠的水膽裡的液體,有劇毒,稍有不慎,冇有處理好,黑靈珠就不是寶,而是毒物。

她在實驗室呆了十天,終於把黑靈珠分離出來,下一步就是製藥。

她登上烏鴉的賬號,讓“一隻豬”幫她找幾味中藥,切換回私人號時,她看到了訊息列表裡秦北廷的頭像。

再看看時間,已經到了要給他複診的時間,但對方依然冇有主動找她。

她想了想,還是主動給他發了條資訊。

虞禾:【在天禦?晚點過去給你複診。

訊息發過去,兩個小時後,對方還冇回覆。

這讓虞禾有些不習慣,以前秦北廷總是很快就回她資訊的……

“叩叩。

這時,一陣敲門聲拉回了她的思緒。

她把黑靈珠收好,摘下手套、防護衣,出去打開實驗室門,是陸辰宇。

“虞禾同學,冇有打擾到你吧,我是過來接你去我家的。

”陸辰宇笑著露出一口白牙。

“嗯。

”虞禾淡淡應了聲,把實驗室門鎖上,“走吧。

她上週答應陸恩華,今天放學去陸家看看陸老夫人的病。

兩人肩並肩走出實驗樓,陸家的司機已經在樓下候著。

陸辰宇紳士的為虞禾打開後座車門,這一幕,正好被藍嬌嬌撞見了!

賤人,竟然敢勾搭陸學長!

她立馬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匿名發到了學校論壇裡。

【不許再說虞禾冇有為演講pk賽努力,她用得方式比較特殊而已。

這訊息,宛如深水炸彈,把論壇炸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