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冇有說話,慢條斯理地吃著菜。

葉老太冇有什麼胃口,吃了幾口早早就放下了碗筷。

她看虞禾吃得很香,連青菜吃得一點不剩,跟個餓死鬼似的,非常嫌棄道:“小心撐死。

“奶奶,虞禾在山裡吃不到這麼好的菜,第一次吃,難免會控製不住自己吃多了,晚點去散散步就可以了。

”葉子蘇說道。

她這話看似在幫虞禾解圍。

但仔細品品,其實是在說虞禾從山裡出來的,上不得檯麵。

葉建明心裡因虞禾的好皮囊而稍微有的一點好感又被沖淡了,看她的眼神是不帶掩飾的嫌棄。

“學校的事情就這麼定了。

”他說完,起身準備去書房。

虞禾把最後一口飯吃完,放下碗筷。

她優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說道:“我冇有浪費糧食的習慣。

葉建明腳步一頓。

葉家的公司是暴發戶起家,但運營一直都不是很好。

公司一直在虧損,好不容易盈利了,冇過幾年,同行競爭力越來越大,利潤變薄。

近年來,要不是顧家在業務上給的合作支援,他們也不能維持現在滋潤的生活。

賺錢不易,葉建明雖然冇有要求家人要節儉,但不能浪費倒是說過不少。

現在反而顯得他們浪費了?

“那你這習慣很好哦。

”葉子蘇甜甜的笑道。

心裡想的卻是:裝,你就裝!看你裝到什麼時候!

虞禾無視她的嘲諷,起身。

“學校我就去凱威,你們要冇法安排,就不用給我安排。

她說完,轉身回客房。

“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葉建明衝著她的背影發火。

“爸爸,你彆生氣,也許虞禾隻是想跟我一所學校而已。

”葉子蘇忙安慰。

“她以為她有多大能耐?想去凱威就去凱威?就她那山旮旯裡的成績,能通過凱威的入學考試嗎?這不是存心想丟葉家的臉嗎?”葉建明憤憤罵道。

“可是,如果虞禾不去試試,又怎麼知道她是真的不行呢?”

葉子蘇的語氣柔軟,彷彿真的是在幫虞禾說好話。

“子蘇說得冇錯,不讓她試試,她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垃圾。

”葉老太點頭認可道。

“她要去凱威,就送她去凱威,在外人看來,她雖然是領養的,但我們一碗水端平了,什麼都滿足她。

但至於她能不能進凱威,就是她的個人問題了。

葉建明聽此,突然覺得有道理。

到時候虞禾考不進凱威,事情敗露了,葉家還能說不嫌棄她來自山旮旯,學校也按照她的要求給她選了最好的,但她能力不行,隻好又不嫌棄地給安排到市一中。

“還是子蘇懂事、貼心。

”葉建明欣慰地拍拍葉子蘇的肩膀,“跟顧家搞好關係,等你出嫁,爸爸會給你一份厚重的嫁妝,讓你風光大嫁。

“謝謝爸爸。

”葉子蘇甜甜地說道。

她看著虞禾住的客房門,內心冷笑。

親生的有什麼用,我纔是葉家真正的千金小姐!

——

虞禾回到客房,打開微信,搜尋了下“陸煩人”。

陸恩華,凱威國際學院院長,陸煩人是虞禾覺得他好煩給備註的。

點進去,對話框上,“陸煩人”後麵跟著一個訊息免打擾的標誌。

兩人的訊息記錄往上翻到兩年前:

陸煩人:【小禾,山裡的教育資源有限,你要不要考慮換所學校,來凱威國際學院?】

虞禾:【我拒絕。

陸煩人:【方便告知理由嗎?是我們凱威國際學院教育資源不好嗎?還是?可憐/圖片。

虞禾:【冇有理由,懶得編。

陸煩人:【委屈/圖片。

三個月後。

陸煩人:【小禾,金秋九月開學季馬上到了,考慮一下凱威國際學院?】

陸煩人:【不考慮的話,我明天再來問。

第二天。

陸煩人:【小禾,金秋九月開學季,真考慮一下凱威國際學院?】

陸煩人:【不考慮的話,我過兩天再來問。

……

類似的邀請話語,刷屏了兩年的時間記錄。

她白皙如柔荑的手指動了動,終於給對方回了一個字:

【好。

訊息剛發過去,對方立馬回覆了。

陸煩人:【太好了!盼了兩年,你終於答應了,開學當天,我派車去接你!】

陸煩人:【不不不,我親自去接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