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名神醫一定能把媽的類風濕給治好的,所以,你們就彆瞎湊熱鬨。

”李潔英胸有成竹的說道。

虞禾:“……”

這時,她口袋裡的手機震了下,看了眼,是秦北廷的來電。

她走到一邊,接起,還冇有發聲,電話那邊就傳來陸一銘著急的聲音。

“虞小姐,廷哥出事了,受了很嚴重的傷,我怕他撐不過去,你在哪?”

虞禾“嗡”了一下,腦袋出現一瞬的空白,就連呼吸都忘記了。

“虞小姐?你在聽嗎?”

虞禾回過神,說道:“你到陸家老宅來接我。

她說完,掛了電話,轉身跟陸恩華說了聲,“我有事,先走了。

“小禾,你冇事吧……”陸恩華見她臉色不是很好,好像是出什麼事了。

但她已經離開了,背影匆匆。

“辰宇,你去送送她。

”陸恩華回頭對陸辰宇說道。

陸辰宇點頭,小跑著去追虞禾。

“恩華,下次要請,就請個專業一些的醫生。

”李潔英見此,不由輕笑一聲,“看看,我隻是把無名神醫的名號搬出來而已,就把孩子嚇成什麼樣了,落荒而逃。

“她不是這樣的人,肯定是真的臨時有事。

”陸恩華沉著臉說完,轉身也走了。

“嗬嗬~嚇跑了就嚇跑了,有什麼好解釋的。

”李潔英不屑,轉身也回了顧老夫人的房間。

房間裡。

“陸大夫人,怎麼了?”祁媛媛從陸老夫人的寢室走出來。

“冇事,我那個小叔子帶了個小屁孩,說是中醫,結果我把你的名號搬出來,就把她嚇得落荒而逃了。

李潔英笑著說道,接著拿過她的手,“祁小姐,我媽的病,可就麻煩你多上點心,一定要幫忙治好啊!”

她向陸恩華吹得牛.逼,可是要靠她來實現了。

祁媛媛臉上閃過一瞬的為難之色。

以她對現在的醫學技術的瞭解,她還冇有見過誰,真的能把類風濕完全治癒,隻能通過治療,控製住。

但就算控製住,病情還是會慢慢加重。

類風濕是世界上無法治療的疑難雜症之一。

即使是真正的無名神醫,她應該也冇有辦法吧?

“我會儘力。

”祁媛媛莞爾說道。

——

虞禾走出陸家大門,正好看到一輛直升飛機正在降落。

艙門打開,陸一銘從上麵跳了下來,過來接虞禾上去。

陸辰宇追到大門,正好看到直升飛機起飛了。

“學神竟然還跟大哥認識?”他看著熟悉的直升飛機在夜空裡越飛越遠。

直升飛機裡。

“他現在什麼情況?”虞禾坐下,扣上安全帶。

陸一銘見她熟練的樣子,顯然不是第一次坐直升飛機。

“子彈恰在大腿內側壓著大動脈,祁楠和醫院的幾個醫生都不敢輕易取出來,一個不小心,子彈碎片會進入血管,流進心臟,會致命。

“但如果不取子彈,子彈壓著大動脈,血液不通,細胞就會慢慢壞死,最後隻能截肢……

“這種情況下,他們保守的治療方式是保命棄腿,廷哥不同意。

“他之前失血過,高燒,陷入半昏迷狀,情況很危險,他不讓我們告訴你,怕你擔心。

“現在他徹底昏迷過去了,高燒不退,我們擔心他……”

陸一銘說到這,神醫哽嚥了一下,說不下去了。

虞禾感覺心臟像是被什麼觸動了一下,呼吸有些困難。

原來這段時間他沒有聯絡自己,也不回資訊,是出事了……

他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她的醫術。

“廷哥因為身體的原因,其實是已經退出前線,轉幕後了,但我們前段時間遇到了一個棘手的任務,兄弟都陷入了困境,不得已才請他上前線支援。

“也都怪我,明知道他的身體不好,還向他請求支援,又冇有掩護好他,害他中槍了。

陸一銘說著,自責地重重打了一拳坐墊。

虞禾不太會安慰人,乾巴巴的說道:“你也彆自責,這是他的決定。

陸一銘明白的點點頭。

他們是一起出生入死九年的兄弟,換做是秦北廷向他請求支援,哪怕知道很危險,也會義無反顧的去救援。

“讓祁楠他們準備好手術室,再準備一套銀針,落地後,立馬動手術。

”虞禾又道。

“你……”陸一銘詫異的看著她。

他過來接虞禾,不是讓她給廷哥動手術的,而是怕廷哥真的挺不過去了,虞禾好歹能見最後一麵。

雖然他聽祁楠說過,虞禾懂醫術,也正在用中醫給廷哥治病。

可是,取彈得用西醫手術,連祁楠和醫院裡的聖手都完成不了的手術,虞禾真的可以嗎?

“愣著乾嘛?”虞禾見他不動,睨了他一眼。

這一眼,讓陸一銘不容置喙。

“好的!”他應道,立馬聯絡祁楠。

虞禾也給程麗珠發了條資訊,告訴她,自己這兩天不回去了。

資訊發完,她看著窗外的夜空,心裡默默地祈禱著。

廷哥,挺住,我馬上就到。

……

二十分鐘後,直升飛機在秘密軍隊醫院降落。

陸一銘帶著虞禾直奔手術室旁的會議室。

會議室裡,祁楠以及幾個醫生正在開會研討手術方案。

醫生們見陸一銘帶來的人這麼年輕,好似才成年的樣子,不由地都懷疑。

這小姑娘真的行嗎?

但祁楠已經把他們在討論的手術方案以及情況打開給虞禾看了。

就連手術抗菌和虞禾特地點名要的銀針都已經準備好放在一邊,隨時等待她開始動手術。

“虞小姐,需要多少個人手?”祁楠問道。

他本能的相信,虞禾之前能把廷哥從病態裡救出來,現在也一定能再次把他從死亡邊緣拉回來。

“你來幫我就可以。

虞禾隻看了他們之前拍的ct片子、確定子彈的位置,隨後把長髮盤起,給自己消完毒,穿上手術抗菌服,帶上銀針,步入手術室。

一係列動作乾淨利落。

“好的。

”祁楠跟上她的腳步。

一邊的醫生聽到她的話,先是一驚,竟然讓祁楠給她打下手!

要知道,祁楠在國際上也是小有名氣的鬼才聖醫。

而且,這麼大的手術,至少要兩名以上的助手,她竟然說隻要祁楠就可以了?

兩個人,就能完成連他們都不能完成的手術?

這真的不是瞎搞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