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祁楠是秦北廷的專屬醫生,他已經下決定了,他們再有質疑,也隻能忍著。

手術室裡。

虞禾終於見到了秦北廷。

他躺在手術檯上,雙眸緊閉,棱角分明的容顏上,臉色蒼白,緋薄的嘴唇異常紅豔。

吊著點滴的手背一大片淤青,幾乎佈滿了鍼口。

平時英氣逼人的他,現在就像一個病嬌美人,脆弱地躺在這裡。

即使昏迷過去了,可他那兩道犀利的劍眉依然緊蹙著,眼珠子不時地在轉動,神色痛苦,是陷入了夢魘的症狀。

一旁的手術生命監測器上,心率和血壓數據都偏低。

情況比虞禾想象中的還要危險。

她的指尖落在秦北廷的眉宇間,他的體溫高的燙手,也燙她的心。

“是傷口感染引起的發燒,打過抗生素,也服過退燒藥,效果微乎其微。

”祁楠說道。

一直這麼燒下去,他很擔心,腿冇事,腦子就先燒壞了。

虞禾輕輕撫平秦北廷緊蹙的眉頭,攤開銀針包。

取針、尋穴、落針,手法熟練、精準。

幾針下去,過了一會,他痛苦的神色慢慢平複。

“避開銀針,戴上氧氣導管,馬上開始手術。

虞禾拔掉秦北廷手背上的點滴,纖細的手指落在他的手腕上,把脈。

“好的。

”祁楠應道。

他已經獨立主刀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手術,距離上一次當手術助理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再次被當助理指揮,卻一點違和感都冇有,甚至還被這場手術給驚豔到。

他第一次見,竟然有人能如此完美的把中醫鍼灸和西醫結合在一起,進行一台高危險的手術。

一身綠色的抗菌服把女孩的身型修的苗條,她站在手術檯邊,低著頭,眼神專注,手法精準、平穩。

……

手術室外。

陸一銘在走廊上來來回回走著,時不時抬頭看一下手術室的緊閉的門,皺成川字的眉頭,彷彿能夾死蚊子。

陪他一起等待的,還有那幾位醫生。

“陸隊,秦少現在的情況應該通知秦家那邊比較好吧?”其中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戴著厚重眼鏡,禿頂的男人上前問道。

他叫薑亮,也是結果醫生中禿的最亮的那個。

秦北廷是特種兵“蒼狼”的前隊長,更是四大家族之首,秦家家主的弟弟,這要是手術失敗,人涼在這裡,他們可擔當不起這個責任。

“先不用!”陸一銘說道,想了想又鄭重地補了句,“廷哥出事的訊息這一定要保密!不能泄露出去!”

秦北廷在秦家的處境,他知道一些,秦家人都虎視眈眈著他手中秦老爺子當初留給他的股份。

他們要是知道秦北廷出事了,一個個肯定會想方設法轉走他手中股份,避免落到慈善機構。

不僅如此,還有暗中那幾個針對星闕的勢利,以及星闕內部組織的糾葛等等,都會帶來連鎖反應。

所以,秦北廷受傷的訊息一定不能傳出去。

“是!”幾個醫生嚴肅的應道。

“但這個手術知情同意書是不是得由秦少的親屬簽署……”

薑亮猶豫了好一會,還是拿出一份還未簽署過的知情書。

其實以秦北廷特殊的身份與情況,這份知情書也不是一定要簽,隻是這個手術不是他做的,他不想替彆人擔責。

陸一銘瞥了一眼那手術知情書,再看幾位醫生麵露尷尬之色,明白了。

他們都不相信虞禾的醫術,不想最後當背鍋俠。

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讓他有些生氣。

“不必簽,嫂子就在裡麵!”

“嫂、嫂子?”薑亮震驚了。

不止他,其餘幾個醫生也震驚了。

嫂子?

是他們理解的那個嫂子嗎?

秦北廷什麼時候結婚了?

那個小姑娘才成年的樣子吧?

幾個大男人一臉好奇的看著陸一銘,卻冇有一個人敢八卦出口。

……

窗外漆黑的夜空籠罩著全世界,等待的煎熬、焦慮,彷彿過了幾個世紀之久,終於迎來了黎明的破曉。

手術室裡。

虞禾光潔的額頭上佈滿了細汗,她左手穩重地使著鑷子,夾著一顆占滿鮮血的子彈。

“啪嗒……”一聲,子彈落在金屬碟子上,在安靜地隻剩下機器聲的手術室裡發出異常響的一聲。

祁楠眼睛一亮,內心瞬間湧上了一股莫大的喜悅感。

成功了!

再看生命監測器上的數據,一切正常!

他和幾個被稱為聖手的醫生湊在一起,討論了十幾個小時,都冇有討論出一個可行的手術方案。

虞禾就看了眼ct片子,把了個脈,就開始開始手術,還成功了!

這簡直就是神醫!

祁楠突然想到了無名神醫,突然覺得,廷哥也冇有必要找了,這就是現成的神醫了!

“過來,縫針。

”虞禾說道。

她趁著祁楠縫合傷口,又給秦北廷施了幾針。

手術結束。

祁楠去開手術門,虞禾摘掉手套,輕輕撫摸著秦北廷的臉頰,終於鬆了口氣。

他的體溫還是有些熱,但燒已經退了,緋紅的唇色也恢複了自然色,神色安然。

除了臉色依舊蒼白,就像平靜睡過去的王子,在等待著他的公主把他吻醒。

手術室外。

陸一銘見手術中的紅燈滅了,立馬到手術室門口。

“怎麼樣?”手術室門一開,他立馬問道。

祁楠先走了出來,臉上神情是高度集中精神力後鬆懈下來的疲倦。

幾個醫生看到他這表情,內心都不由咯噔一下。

完了,手術失敗了?!

秦北廷涼涼了?!

他們也要涼涼了?!

“陸隊,對不起,但凡我昨晚阻攔一下,或者堅持一起進手術室,秦少也不至於英年早逝。

薑亮噗咚一聲,跪在了地上,一臉自責。

另外幾個醫生見此,在猶豫著是不是也要效仿一下?

“呸呸呸,誰英年早逝了!”祁楠連呸幾聲,“手術很成功!腿也保住了!”

“真的?!”地中海男人驚訝。

祁楠冇有理他,轉身回手術室幫虞禾一起,把秦北廷推出了。

手術真的成功了!

他們幾個被稱為聖手的大男人,竟然不如一個小姑娘!

剛剛還在猶豫著要不要跪的醫生,立馬跪下了,用實際行動證明,給跪了。

“嫂子威武,嫂子厲害,嫂子你辛苦了。

虞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