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點,比賽開始。

大會堂裡,坐滿了來看戲的同學,前排是六位評委老師。

藍嬌嬌作為開場,特彆的緊張。

十一月初的北市已經天寒地凍,她穿著一條水藍色的抹胸長裙,站在舞台中間,看著烏壓壓的一大片同學,直哆嗦,不知道是冷的還是緊張,一張嘴發音,音色裡是掩飾不住的顫音。

引起了觀眾台上不少同學的笑聲。

藍嬌嬌畢竟是連續兩年都在一班,英文是冇有問題的,隻是發音上比較一般,加上由於緊張,中間磕巴了幾句,整體上是勉勉強強把一篇演講稿講完了。

現場的評委老師看在開場上,給了一個80的綜合分。

藍嬌嬌還是有些自知之明,從一開始就冇有想過要奪校花頭銜,在這麼緊張地情況下,還能拿到80的綜合分,她很滿意。

甚至覺得這個分數作為開頭,後麵的人就不一定能這麼好拿這麼高的分數。

結果,2號,83分,3號,85分,4號,89分,5號,85分……

藍嬌嬌在後台休息室,看著一個個比自己分數高的人,臉色越來越差。

17號,陸辰宇,他穿著一套量身定做的黑色西裝,短髮用髮蠟抓過,陽光帥氣。

他一站在舞台上,立馬引起了台下觀眾一片女生尖叫。

雖然他的學霸稱號有點水分,但這幾年他也冇少用工,加上他平時冇少出國,發音清晰標準。

結合他自然、穩重,聲情並茂的表演,以及開門見山,由淺入深,黃金三點法則的演講方式,一篇稿子講完,台下是熱烈的掌聲。

“感謝陸辰宇精彩演講,陸辰宇的綜合得分是,95分。

”主持人宣佈道。

台下同學們又是一番熱烈的掌聲,狂喊“校草、校草、校草。

這是目前的最高分。

顧澤在後台聽到這個分數時,對自己的自信更加大了,在他看來,陸辰宇的學習成績是比他好,但英文水平不如他。

下一個是裴詩怡,她上台前,還特地看了一眼走廊那邊,虞禾還冇有來,看來是趕不上了。

裴詩怡一套米色羽毛長裙,燈光下,稱的她麵板髮白,像隻漂亮的天鵝,款款走向登台位置候場。

她正好看到下台的陸辰宇,臉頰微紅的打了聲招呼,“陸學長,恭喜你拿到目前最高分。

“虞禾同學還冇有到嗎?隻剩下兩個人了……”陸辰宇一下台,就忙著拿出手機打電話,直接從她身邊過去了。

裴詩怡臉上閃過一瞬的尷尬,她深吸一口氣,隻要她也拿到95分,那校花就是她了。

她一上台,現場不少男同學吹起口哨。

作為高二一班班上,裴詩怡的英文口語發音不錯,跟陸辰宇是屬於不相上下,舉止間優雅,演講內容也不錯。

最後她以95綜合分,占據女生第一名。

“校花,校花,校花!”台下不少人呐喊起來。

裴詩怡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這一屆的校花是她的了!

後台休息室的藍嬌嬌見全程下來,自己竟然是最低分的!臉上是火辣辣的痛。

不對,她不是墊底的,虞禾纔是!

不管虞禾來不來,虞禾都是墊底的!

藍嬌嬌這麼安慰自己。

顧澤是男生最後一位表演者,他從小就去參加各種鋼琴比賽、表演,對舞台的光感特彆的瞭解。

他特地換上了一套大紅色西裝,梳了個成熟的大背頭,還化了個心機個妝,站在舞檯燈光下,讓他的五官顯得更加的立體。

台下,迷妹的尖叫聲連綿不斷。

他一開口,是字正腔圓的英式英文,這多虧他的鋼琴老師是個英國人,從小就接觸。

所以,在口語這一點上,他有自信是能贏陸辰宇。

隻是他演講到一半的時候,台下掀起了一陣小騷動。

大學部的語言學係的史密斯教授也來看比賽了!

史密斯教授是凱威的權威教授,聽說他近期在物色有潛力的學生……這個時間段來看比賽,難道他是特地來看顧澤的?

顧澤也是這麼想的,他一激動,演講突然卡住了,但他很快接上了。

演講完畢,台下是熱烈的掌聲。

他非常有信心,自己能拿99分,扣掉的1分時剛纔卡住的地方。

連史密斯教授都來看他的表演了,這一屆的校草,一定是他!

“感謝顧澤同學的精彩演講,顧澤同學的綜合得分是……94分。

”主持人公佈道。

聞言,顧澤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了,94分?

為什麼才94分?

“顧澤同學的英式英文字正腔圓,很不錯,但語法用的不是嚴謹,整體表演風格過於浮誇,演講過程中的集中力還需要提高,加油,明年再接再厲。

主持人看出了他的不解,主動解釋道。

顧澤想說內幕!

是斯密史教授出現,纔打斷他的!

不對,斯密史教授不是特地來看他表演的嗎?

他的後麵已經冇人了!

他上台的時候,虞禾還冇有來,她已經趕不上了。

“請顧澤後台到休息室,下麵,有請我們最後一位20號選手上台。

”主持人說道。

顧澤很不服氣自己纔拿來94分,但他還是離開了舞台。

下台時,他冇有看到虞禾候場,鬱悶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雖然不能拿下校草讓陸辰宇後悔,但一樣能讓看陸辰宇清楚,虞禾這個金蒼蠅,現在不知道躲哪裡去了。

舞台空蕩了一分鐘,冇有人出現。

台下的六位評委老師麵麵相覷,後麵看戲的同學們開始起了竊竊私語。

“老師,20號虞禾逃賽了,不用等了!直接公佈結果吧!”

不知道哪個男同學大喊了一聲,原本竊竊私語的現場,一下喧鬨起來。

“還真的是逃賽啊!”

“鄉巴佬就是鄉巴佬,冇有見過大場麵。

“這不是逗死人嗎?不敢參加比賽,當初乾嘛還要參加海選?”

現場罵聲一片。

“子正,你姐姐真的逃賽嗎?”遊希雅抱著一大束鮮花,聽著四周人的辱罵聲,一臉迷惑的問旁邊的葉子正。

她是特地陪葉子正過來看虞禾演講的。

“我不知道。

”葉子正被問的臉上掛不住。

關鍵時刻,虞禾怎麼又掉鏈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