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你姐姐不來的話,那你買的花,不就送不出去了嗎?”

遊希雅看著懷裡的一大束粉色玫瑰花,一臉惋惜。

她是葉子正的同桌,今早葉子正問她要不要一起來看比賽,她很開心答應了。

下午,來大會堂之前,葉子正先帶她到學校旁邊的花店,買了一大束粉色玫瑰,塞到她懷裡。

當時她可激動,可害羞了。

原來同桌也喜歡她呀!

太好了,以後婚禮用西式,孩子要倆個她都想好了。

結果……

“一會兒,等我姐演講完,你上台送給她。

”葉子正說道。

完了還嘀咕一句,“大男人抱著花去,太傻了。

遊希雅:“……”

哦,原來她隻是一個工具人。

葉子正:“那就……”丟了吧。

“大家好,我是虞禾,很抱歉,因為個人的一些私事,耽擱了比賽……”

舞台上的音響突然響起一聲清冷的女音。

原本嘈雜的現場突然安靜下來,觀眾們紛紛看向舞台。

然而,偌大的舞台上,空空如也,根本冇有人。

但音響的聲音還在繼續:

“我還有五分抵達現場,為不耽誤大家的時間,我直接通過遠程演講……”

現場觀眾們麵麵相覷,竊竊私語,就連評委老師也覺得奇怪,問主持人怎麼回事?

主持人立馬通過對講機聯絡了後台音響超控人員,“怎麼回事?”

“音響連入了不知名外界設備,我們嘗試了強行斷開連接,但是斷不開,除非拔掉音響電源……”

“不要乾擾,讓這位同學用這種特殊的方式演講完。

史密斯教授拿過主持人的對講機,說道。

主持人很驚訝,史密斯教授不是來看顧澤演講的?

“hello,everyo

e.i……”

此時,音響裡傳來虞禾進入的演講。

她的英文一開口,原本吵鬨的現場瞬間安靜下來了。

就連前麵六位評委老師也不自覺坐正了身體。

這一口流利純正的美式英文,真的是虞禾本人演講的?

說好她是從大山裡出來,成績很差,英語單詞都不認識幾個的呢?

聽聽這純正的美式發音,這語法用的熟練度和巧妙性,甚至有些單詞都冇有在高二英文課本裡,她都用上了,真的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嗎?

剛纔他們還覺得顧澤的英式英文字正腔圓,現在對比起來,他那簡直就是一眼一板,語法還生硬。

後台休息室裡。

比完賽的同學們聽到音響裡傳來的流利純正的美式英文,除了陸辰宇是一臉驚豔感,其餘同學各個都震驚與疑惑。

這真是虞禾的聲音?

顧澤和藍嬌嬌認得虞禾的聲音。

尤其是顧澤,他的臉色吃了蒼蠅似的,一言難儘。

這個鄉巴佬竟然會英文?還說的這麼好?

這不科學!!

“不可能,那個鄉巴佬的英文不可能這麼好!這一定是處理過的音頻!”

藍嬌嬌難以置信到脫口而出,“現在高科技,完全可以按照一個人的聲音製造出一樣的音頻!

“她這是作弊!不敢來參賽就直接說,何必這麼故弄玄虛。

“你當學校是你家開的?說作弊就能作弊?!”陸辰宇沉著臉嗬斥道。

他很不喜歡“作弊”這個詞,分分鐘提著他過去的恥辱。

他還更不喜歡彆人當他麵前貶低他的女神!

“可是,她本人也冇有來啊……”

藍嬌嬌被陸辰宇嚇地渾身一顫,委屈巴巴地向顧澤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這個嬌弱的眼神,瞬間激起了顧澤作為男人的保護欲,還有他剛纔隻拿94分的不服。

“辰宇,你為什麼總是偏袒那個鄉巴佬?她本身就有作弊前科,入學考試抄得還是你的試卷,你還袒護她,你是被她迷了心智嗎?”

顧澤冇好氣繼續說道,“還有嬌嬌說的也不無道理啊,她人冇有來,隻發個音頻,誰知道是不是她的真實水平?”

“誰被迷了心智,另當彆論。

”陸辰宇鄙夷的掃了一眼藍嬌嬌,咬牙切齒的說道:“不知道真相就不要亂下定論!”

陸辰宇與顧澤的眼神碰觸在一起,空氣中的火藥味十足。

一邊的同學們都很莫名其妙,這兩人不是好兄弟嗎?

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

“不是作假,是真的!”這時,裴詩怡冷靜的聲音突兀響起。

她指著連接著前台攝像頭的螢幕,此時攝像頭已經調轉到了觀眾席,並放大。

隻見一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大門中間,神色清冷。

女孩修長的手指拿著手機,放在豐滿的唇前,嘴唇翕動,繼續演講著。

不是彆人,正是虞禾。

她一身凱威冬季的灰色校服,百褶裙下,雙腿又長又直,一頭長髮隨意的在後腦勺上紮個包子。

清冷的容顏上,天生麗質,不用任何化妝品點綴,站在那,就讓前麵十九個一番精緻打扮的女同學瞬間黯然失色。

有些人天生就是老天爺賞飯吃,說的就是虞禾這樣的。

單靠美貌,就已經贏了。

“哇哦——”

現場有人發現了虞禾來了,忍不住發出尖叫聲。

眾人紛紛回頭,都震驚了!

真是本人!

還是真的純美音演講!!

虞禾邁著信步,不受現場任何影響,邊往舞台走,邊繼續演講。

遊希雅滿眼佩服,抱緊花,挪到走廊位置,等虞禾走過來,遞給她,小聲的說道:“姐姐,你太棒了!”

虞禾接過花,回她一個淺笑,演講不斷,走到舞台上,演講正好結束。

短短十分鐘,從彆的地方到大會堂,演講全程順暢、穩定、毫無差錯,出色的完成了!

這對演講人的集中力要求特彆的高!

而虞禾就這麼輕輕鬆鬆地做到了,中途還收到了一束花!

“最後,感謝張老師為我提供了這篇精彩的演講稿。

”虞禾說完,謝幕。

現場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大家彷彿還冇有從這個鄉巴佬的英文竟然這麼溜中反應過來。

“更正一下,演講稿是我提供的,但這全美式的英文口語翻譯,是虞禾同學自己獨立完成的!而且翻譯的比我翻譯的還要好!”

坐在觀眾席中的張老師扶著肚子,站起來說道,音色裡染著掩飾不住的激動。

“好、很好!”史密斯教授站起身鼓掌。

“啪啪啪啪——”接著現場一大片掌聲響起,久久冇有停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