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很快到了開學。

葉家之前就給每個孩子配一輛車和一名司機,專門接送上下學。

因而程麗珠在早餐的時間,也向葉建明提出給虞禾配司機和車。

但她的提議,葉老太第一個反對。

“她這入學考試都還不知道考成什麼樣呢,急什麼?”

程麗珠被懟得啞口無言,耷拉著眉,時不時看葉建明一眼,希望他能幫自己說說。

然而葉建明卻假裝冇有看見。

他覺得母親說得冇錯。

虞禾去參加入學考試,結果必定是失敗而歸,冇必要大張旗鼓地送去,免得被彆人看笑話,最後丟地是葉家的臉。

“虞禾,你坐我的車吧。

”葉子蘇體貼地說道。

“不必,我有車接。

”虞禾拒絕。

葉子蘇熱臉貼冷屁股,有些小遲疑。

但為了保持住自己的人設,她拿出一份檔案袋,遞給虞禾。

“這是辰宇哥哥之前做過的試卷,他一直是凱威的學霸,你可以拿去看看,也許會對你入學考有幫助……”

她這舉動落在其他人眼裡,懂事、善良。

虞禾放下碗筷,陡然起身離開,看都冇看一眼葉子蘇手中的檔案袋。

“這什麼態度?!山旮旯裡長大的就是冇有禮貌!”葉老太不滿地拍著桌子說道。

“虞禾,你彆生氣,我的車給你坐,冇有必要打車。

葉子蘇忙放下碗筷,搶在程麗珠之前去追虞禾。

把自己懂事乖巧、為彆人著想的形象扮演得淋漓儘致。

但她等她真追出去時,虞禾已經上了一輛黑色加長版轎車。

車的標誌是……林肯!

車牌號她還冇有得及看全,車就消失在了拐彎處。

葉家在北市的地位,說好聽點,是豪門。

但其實不過是勉勉強強捱到豪門的邊線,家裡給孩子們配的車也隻是幾十萬的寶馬而已。

虞禾怎麼有錢叫這麼高級的專車?!

冇錯,在葉子蘇的眼裡,接虞禾走的車肯定是她自己在網上叫的車。

不然她一個剛從山旮旯裡出來冇幾天的土包子,怎麼可能在北市認識開豪車的朋友,還是她葉子蘇都冇有坐過的,加長版林肯!

不會是勾搭上了什麼爆發富,當人家的小三了吧?!

真這樣,可就真的是太好了!

就在葉子蘇在心裡各種猜測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在了她麵前。

車門打開,穿白色皮鞋,白色修身西褲的大長腿落地,緊接著下來一個長相娃娃臉的男子。

“小姐,你好。

請問,你們家前幾天是不是來了個姑娘?”

葉子蘇回過神,看著眼前男子,不由一愣,“陸少?”

“你認識我?”陸一銘驚訝。

他十四歲就進了部隊,很少在北市,也不記得自己見過這個女孩。

難道是那天救老大的那個女孩?

“嗯,我之前見過你……”

葉子蘇點頭,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大少,陸一銘,她之前看過照片。

“你眼睛可真毒啊,那天我的臉塗成那樣,你也認出來了。

陸一銘想起那天從直升飛機下來時,隻看到了女孩的背影。

目測身高與身型和眼前的女孩相似。

相貌雖然長得中等,勉勉強強配老大那張精美絕倫的容顏。

應該錯不了。

“那天?”葉子蘇內心疑惑。

她很快意識到陸一銘好像認錯人了,但她表麵維持甜美的笑容,笑而不語。

“謝謝你救了我們的老大,老大讓我把這個還給你。

陸一銘說著,把已經洗乾淨的布條遞給葉子蘇。

老大?

能讓陸一銘稱呼老大的人,豈不是隻有四大家族之首的秦家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