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吃早餐吧,吃完把藥吃了,我儘量早點回來。

”虞禾無奈道。

秦北廷這才慢吞吞地撐起身體,深邃的雙眸望著她,“疼,你餵我。

虞禾看了眼他剛放在床頭櫃上的筆記本,提醒道:“秦先生,你傷的是腿,不是手。

“腿疼得手冇勁,你不餵我,我就不吃了。

”秦北廷說著,做勢又要躺回去。

虞禾:“……”

又來了,秦·裝可憐達人·北廷。

秦北廷見她不為所動,又道:“反正一頓不吃也餓不死。

虞禾:“……”

她看了眼時間,陪他耗下去,就不知道幾點才能走,隻好端起粥喂他。

一個早餐,秦北廷磨磨唧唧吃了四十分鐘。

出門前。

“我給你叫了輛車,在樓下,司機會全程接送你,早點回來,我在家裡等你。

秦北廷依靠在床頭,含情脈脈地看著虞禾,隻差冇在臉上寫上四個字:依依不捨。

虞禾:“……”

突然感覺養了個巨嬰是怎麼回事?

——

市中心醫院。

虞禾與程麗珠約了在醫院門口碰麵,一起來的,還有葉子正。

“你昨天為什麼不等我,就先走了?”葉子正見到虞禾,一臉怨言,“晚上也不回家,虧我還浪費錢給你定了蛋糕慶祝。

虞禾見他傲嬌的樣子,順手從兜裡掏出兩顆巧克力糖遞給他,“乖,彆鬨。

彆問怎麼會有糖,問就是來之前哄秦北廷吃藥時,多餘的,順手被她揣兜裡。

“你下次能不能給我帶點像樣的禮物?總把我當小屁孩耍。

”葉子正嘴裡罵罵咧咧,手上拿著糖卻不撒手。

甚至還不忘拍個照片,發個朋友圈:【看在她特地給我帶禮物的份上,原諒她了。

/圖片】

三人到了葉老太的病房。

她一個人住著一間vip病房,還請了個護工,平時跟程麗珠輪流照顧她,這個點,護工已經晚班下班了。

“媽,禾禾和正正來看您了。

一進門,程麗珠說道,順手把帶來的湯放在桌子上。

“正正,來讓奶奶看看,有冇有長高,奶奶可想你了。

葉老太依靠在病床上,笑著向葉子正招呼著手。

“奶奶。

”葉子正過去。

奶孫倆嘮嗑了幾句後,葉老太沉著對程麗珠說:

“你說你也真是,把正正帶過來乾什麼,醫院細菌那麼多,他身體抵抗力差,一會鼻炎又要犯了。

程麗珠努努嘴,她原本也冇想帶葉子正過來的,是他聽到虞禾會來,非得跟著來的。

“奶奶,不關媽媽的事,是我想來看你了,而且我的鼻炎已經徹底好了。

”葉子正解釋道。

“真的?”葉老太狐疑。

葉子正是個早產兒,從小身體抵抗力比較差,又得了慢性鼻炎,看了不少醫生,一直反反覆覆,冇有根治。

這是遇到神醫了吧?

“對啊!我姐給我治好的!”葉子正肯定的說道,自豪的看向虞禾,“姐今天來給你看病的。

自從那天在校醫裡,虞禾給他紮針後,他臉上的淤青不但消了,連鼻炎也好了!

所以他才這麼相信虞禾的醫術。

“姐?”葉老太這纔看到虞禾似的,陰陽怪氣的說道:“喲,今天刮的是什麼風啊。

自從她住院以來,虞禾才第一次來看她,這讓她心裡積怨深怒。

所以從剛纔開始,她就一直故意晾著虞禾。

譜擺得很高,就想給虞禾下馬威。

然而,虞禾完全不把她的態度放在眼裡,拉過病房裡唯一一張椅子,坐下,翹起二郎腿,玩起遊戲。

一副等你們談好了,再找我的氣勢。

她是個信守承諾的人,答應了程麗珠,纔來的,不然她纔不稀罕過來看這個遭老太太。

這態度,可把葉老太氣得,險些冇從病床上蹦起來。

“你這是什麼態度!山旮旯出來的就是冇有禮貌!”

“媽,您彆這樣,禾禾是特地過來看您,順便給您看病的。

”程麗珠忙解釋道。

“看病?就她從山旮旯裡帶出來的那點土方子?我看你是想讓她治死我吧?趕緊讓她滾,看著她我就頭疼。

”葉老太咄咄罵道。

接著,她又張望了一眼病房門,“子蘇呢?她怎麼這麼久都冇有來看我?”

葉子正見此,有些不悅,說道:“奶奶,你還不知道嗎?我們家被葉子蘇害得破產了,葉子蘇早就滾回屬於她的山旮旯裡……”

“正正!”程麗珠想打斷他,結果晚了。

“你說什麼?!”葉老太瞪大她那雙昏黃的老眼,胸口隨著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

“我們家破產了?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她想到什麼,昏黃的老眼瞪向程麗珠,“程麗珠你到底瞞了我多少事?!”

“媽,你彆生氣,我是怕影響你的休養,纔沒有告訴你的。

”程麗珠忙解釋道。

葉家雖然破產了,但還有葉啟晨。

他在海外的事業發展的不錯,葉家破產,欠的錢大部分都是他補的窟窿,剩下一小部分留給葉建明承擔。

葉老太的醫藥費也是葉啟晨出的,這也是她還能住在vip病房的原因,不然早就被醫院趕出去了。

程麗珠擔心破產訊息影響到葉老太的病情,所以一直冇有告訴她。

葉老太她自己平時也冇有看新聞的習慣,每天吃飽跟隔壁病房的老王在醫院後花園溜溜彎,日子過得不比在家裡滋潤。

這會告訴她,葉家破產了,她的繁榮富貴冇了,這打擊,比她當初聽說虞禾作弊還要大。

她一口氣冇提上來,眼睛一翻,頭一歪,暈過去了。

“媽!媽!”程麗珠慌了,立馬按床頭的呼叫鈴。

“奶奶?”葉子正晃了晃葉老太,見她冇反應,也有些怕了,“姐,你快過來看看奶奶。

虞禾被吵地不耐煩的“嘖”了聲,“死不了。

她不緊不慢地收起手機,起身,走到病床邊,葉子正立馬讓開位置給她。

隻見虞禾從包裡拿出鍼灸包,攤開。

如柔荑的手指取針,尋穴。

“什麼情況?”這時,收到呼叫鈴的護士匆匆趕來。

護士推開病房門,正好看到虞禾手指拿銀針,落在葉老太身上,大驚:“你們在對病人乾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