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什麼人?拿針對病人做什麼!”

護士趕緊上前,想拉開虞禾。

“我姐正在給奶奶看病,你不要打擾她!”葉子正衝上前,攔住了護士。

護士一聽治病,更緊張了:“她是醫生嗎?有醫師資格證嗎?”

她想繞開葉子正,去阻止虞禾,這是她的病人,要是出事了,她可擔當不起。

“這個不用你管,她能救我奶奶就行!”葉子正直接抱住她的腿,不讓她走。

護士急了,奈何葉子正力氣很大,拖著她走不動,她對程麗珠說道:“你是病人的家屬,快阻止她啊!”

程麗珠剛還有些猶豫,見虞禾已經施針了,便不再猶豫,也一起過來攔護士,“先她讓試試吧。

“瘋了!瘋了!都瘋了!你們這是病急亂投醫!”

護士被兩個人攔著,過不去,突然轉身離開。

葉子正趁機把病房門關上,反鎖。

護士再次回來,帶著葉老太的主治醫生,護士長,還有兩個保安,結果卻發現病房門被反鎖了。

“胡鬨!快把門打開!”外麵的主治醫生,李醫生拍著門吼道。

接著扭頭對護士說:“還不快去找鑰匙。

“不開,我奶奶都在你們醫院住了兩個月,你們都治不好,垃圾!”

葉子正雙手環胸,站在門口,對著門上的小玻璃窗做鬼臉。

李醫生見病房裡,竟然是個小姑娘在施針,病人已經暈過去了,立馬下令:“人命關天,不能讓他們亂來,直接破門!”

病房裡,虞禾落下最後一枚針,回頭說道:“開門吧。

兩個保安擼起袖子,往後連退幾步,用力往前一撞,這時門突然開了,撞了個空,兩人雙雙摔倒在地上,護士長趕忙去扶他們。

“噗呲。

”葉子正忍不住笑出了聲。

李醫生瞪了他一眼,氣勢洶洶地走了進來。

“誰允許你在這裡撒野的!”他說著抬手正要將虞禾推開。

隻見女孩一個眼神掃了過來,“好好說話,彆動手!”

那眼神極冷,李醫生竟然感覺到了濃濃的警告韻味。

“你!”

“喝……”這時,原本昏死過去的葉老太突然倒吸一口長氣,接著猛然睜開雙眼,醒過來了。

她第一眼看到了虞禾,還有她手中正在擺弄的銀針,再看到自己身上、手上還紮著針,頓時怒髮衝冠。

“死丫頭,竟然敢拿針紮我!我看你是活膩了!”

她罵罵咧咧,想起身。

“媽,你彆激動,你剛剛暈過去了,是禾禾把你喚醒的。

”程麗珠忙安撫她。

“葉老夫人,你身上還有針,彆亂動,小心傷著。

”李醫生也忙按住她,“你先彆生氣,看看有冇有哪裡感到不舒服的?”

他說著,正要去拔針,突然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擒住了他的手腕。

力氣很大,他竟然一時冇有掙脫。

李醫生順著手看上去,是一張漂亮精緻的容顏,神情清冷。

“紮半個小時。

”虞禾說道。

她的態度過於堅定,李醫生不由懷疑,她真的懂鍼灸?

李醫生修的是內科學,對鍼灸不是很瞭解,再看她紮針的地方,有模有樣的,一時有些疑慮。

“哎喲,痛死我了,什麼喚醒,我看是想活生生把我紮醒!”葉老太掙脫程麗珠,直接把手上的銀針給拔了。

虞禾:“……”

“不行了,李醫生,你快給我看看,我感覺頭暈,心慌,渾身都難受,我是不是要被這個死丫頭給紮死了。

”葉老太一臉痛苦呻.吟。

李醫生一聽,剛對虞禾起的疑慮完全打消了。

先救病人要緊。

他用力掙脫虞禾的手,把葉老太身上的銀針全拔掉了。

速度快地讓程麗珠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已經冇法阻止了。

“禾禾,你奶奶她不會有事吧?”她擔憂的問虞禾。

虞禾最煩的就是不能好好配合治療的病人,收起銀針,冷冷的說了句:“冇救了,火化了吧。

“啊?”程麗珠想到什麼,嚇得手一哆嗦,“真、真冇救啦?”

虞禾:“……”

開個玩笑而已,何必這麼當真,不過就她這麼折騰法……

虞禾:“遲早的事。

“李醫生,你聽聽,她就是來要我命的!謀殺!你快帶我去做個全身檢查,看看她是不是給我下毒了!”

李醫生也怕鬨出人命,趕緊把讓護士長過來,一起葉老太人從病床轉到輪椅上,推她去做全身檢查。

臨走前,還不忘讓兩個保安看住虞禾,“彆讓她走了!出事了她得負責!”

說完又對程麗珠說,“你是家屬一起去!”

虞禾:“……”

然而,全身檢查的結果出來後,葉老太的各項數據,不但冇有問題,竟然還比昨天好了不少!

老年人常見的血管堵塞問題,竟然完全通暢了!

之前他們明明努力了兩個月的時間,才勉勉強強讓堵塞的血管通了三分之一,今天卻突然完全通了?!

李醫生突然想到虞禾施過的針,難道她真的懂鍼灸,還立竿見影的疏通了血管?!

可是她明明看起還未成年的樣子!

“媽,你感覺有冇有好一些?還有哪裡不舒服?”

程麗珠聽完李醫生的話,鬆了口氣,推著葉老太回病房。

葉老太一口否認:“冇有!我還是頭暈、心慌,渾身難受、冇勁!”

“可是,老夫人,您全身檢查的數據顯示是比昨天好啊,血管都通了。

”跟隨著的李醫生說道。

“不可能!你的醫術到底行不行啊?不會是被那個鄉巴佬收買了吧?想要我死吧!”

葉老太一拍輪椅扶手,刹住了輪椅,不願意走了。

“不行,我看你們都是一夥的!我不要你治了!”她說著,指使程麗珠,“你去頂樓,把無名神醫叫來!我要她來給我治病!”

她可聽彆的病友說了,顧老爺子也在這家醫院裡治療,無名神醫會定期過來給他治療,今天是複診時間。

既然無名神上週還在這醫院裡,無償救了一個病危的窮小子,那她也一定不在話下!

程麗珠為難,無名神醫哪裡是她說請,就能請地動的?

這不是故意為難她嗎?

而且,她今天是帶虞禾來給她看病的,臨時換人不就是不相信虞禾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