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是真的!不然陸院長為什麼會為那個賤女人親自出麵?”

殷夫人一口咬定,就是虞禾勾引了陸恩華。

那個賤女人之前在顧家宴會鬨過事,讓顧家出醜,陷入危機,秦美美曾為這事可是大動肝火,對虞禾恨之入骨。

現在,她隻要再挑起怒火,跟秦美美站在一條線上,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我還正想著要怎麼整死那個野丫頭,她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秦美美微眯著眼睛,咬牙切齒的說道。

“自投羅網!”顧澤低喃,拳頭緊握。

為了哈佛大學的保送名額,他正愁著怎麼拆穿虞禾,跟陸辰宇和好,現在機會就這麼送上來了!

“顧澤哥哥,你跟院長的兒子陸辰宇哥哥關係這麼好,能不能拜托你,幫我跟陸辰宇哥哥說說好話,讓我重新回去凱威學校讀書?我保證,重回學校,絕對好好唸書,不打架!”殷俊一臉期盼的說道。

“是啊,阿澤,你跟陸少關係這麼好,能不能幫忙說說情?我們殷俊不能離開凱威學院啊。

”殷夫人懇求道。

這是他們此行的目的。

殷俊被凱威學院開除了,彆的貴族學院都不願意收他,公立學校,以殷俊的成績,難堪,上得冇麵子,殷俊也不願意去。

“這……”顧澤麵上有幾分為難之色。

陸辰宇跟他絕交的事,他冇有跟任何人說過。

因為他有自信,陸辰宇肯定會快跟他和好的,所以冇有必要說出來,讓人笑話。

“這不是什麼大事,改天阿澤跟辰宇說一下就是了,等訊息吧。

顧澤還在想怎麼拒絕這事,秦美美已經替他答應了。

顧澤:“……”

殷夫人大喜,“謝謝美美姐,謝謝阿澤。

“謝謝顧澤哥哥。

”殷俊興奮的說道,“我媽說,凱威學院明年保送哈佛大學的兩個名額,就有你一個,讓我好好跟你學習,將來也上哈佛大學。

“嗬嗬,不客氣。

”顧澤尷尬的笑笑。

心裡更加堅定要拆穿虞禾虛偽的麵目,跟陸辰宇和好,不然,他就要成為豪門世家的笑話了!

——

週一。

虞禾吃完早餐,準備出門去學校時,秦北廷操控著輪椅從房間裡出來。

“我送你。

”他說。

虞禾看了他一眼,完美到人神共憤的容顏上戴著一幅金絲框眼鏡,利落的短髮還用髮蠟抓過,一套修身黑色西裝,腿上蓋著一條灰色格子羊絨毯。

要不是坐在輪椅上,她都懷疑他這是要走紅毯呢?

“……”

坐在輪椅上,到底是誰送誰啊?

“剛好我也要去一趟凱威,有點兒事。

”彷彿看穿虞禾的心思,秦北廷說道。

這兩天的休養,他的傷口癒合了不少,虞禾也不再限製他,默許了。

兩人下了樓,剛走近小區大門,便看到一輛黃色法拉利停在小區門口,陸辰宇站在車門旁邊,往小區裡張望著。

他見到虞禾,眼睛立馬亮了,抬手向她揮了揮手,“虞禾同學。

但看到秦北廷,他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

他們是真的住一起!

星期五那晚,他送虞禾回來這裡,目睹了他們兩人進小區後,還特地在小區門口等到了晚上十二點,都冇有見虞禾出來。

他不確定虞禾跟秦北廷是什麼關係,但他潛意識更傾向於,他們是親戚,秦北廷受傷了,虞禾隻是過來照顧他。

“你怎麼在這裡?”虞禾淡淡的問道。

“我剛好路過,想著你應該還冇有去學校,就等你一會,順路一起。

”陸辰宇靦腆的笑道,然後禮貌的向秦北廷打了個招呼,“秦教授,您好,您的腿……”

“陸家過來這邊再去凱威,繞了五十多公裡的路吧。

”秦北廷說道。

磁性的聲音,聲線涼薄,毫不給麵子,揭穿了陸辰宇的謊言。

狗男人,玩他玩剩的。

虞禾:“……”

陸辰宇:“……”

小心思被揭穿,他臉上有幾分尷尬。

但眼前這個男人是秦家七少爺,連他爸和大哥都要禮讓三分的人,他不敢輕易得罪。

而且,他還不確定虞禾跟他是什麼關係。

“既然要當司機,還杵著乾什麼?”秦北廷又冷冷說道。

犀利的鳳眼不動聲色地在他身上掃視了一遍,似乎在找,哪個是小姑娘送的東西。

陸辰宇:“…………”

我不是,我冇有,你彆瞎說!

虞禾有些意外的看了眼秦北廷,再看手機的訂單狀態,現在是早高峰,還冇有司機接單,便取消了訂單。

“謝了。

”她對陸辰宇說道。

陸辰宇隻好趕緊打開後座車門,然後幫著虞禾把秦北廷扶進後座,輪椅收起放後備箱。

路上,車廂裡一片詭異的安靜,後座的兩個人,各自玩著手機,陸辰宇開著車,欲哭無淚,真把他當司機!

二十分鐘後,陸辰宇先把虞禾送到高二教學樓下。

虞禾下車後,車門關上,陸辰宇問道:“秦教授,把您送到哪裡?”

秦北廷看著手機,眼都冇抬一下,薄唇輕啟,說:“送迴天禦。

陸辰宇:“……”

你這是在逗我玩嗎?!

而且馬上就要上課了,再跑一趟,他肯定會遲到。

“您來學院,不是有事要辦嗎?”他委婉地問道。

“已經辦完了。

陸辰宇:“…………”

你連車都冇下,怎麼就辦完了?!

“還有五分鐘就要上課了,我讓司機送您回去,可以嗎?”陸辰宇無奈的問道。

秦北廷看了眼手錶:“你再糾結兩分鐘,回來剛好可以錯過第一節課。

完全是不可商量的語氣!

陸辰宇有些生氣,但不敢發表達出來,害怕得罪秦北廷,隻好掉了個車頭,乖乖把人送回去。

車到了天禦。

秦北廷下車後,涼涼說了句:“喜歡當司機,可以註冊個專車司機。

陸辰宇險些吐血,他這下可算明白了,秦北廷就是故意整他的!

就因為他找藉口過來接虞禾嗎?!

陸辰宇拳頭緊了緊,鼓起勇氣問道:

“秦教授,冒昧的問一句,您和虞禾是什麼關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