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你什麼事?”

陸辰宇坐在課堂上,一上午,整個腦子都在迴響這冷冷的五個字,根本冇心思上課。

下課鈴聲一響,他立馬收拾東西,準備去找虞禾。

“辰宇,一起吃個飯吧?我有事想跟你說。

”這時,顧澤叫住了他。

“什麼事?”陸辰宇語氣平平。

顧澤聽著他冷漠的語氣,心裡很不舒服,對虞禾的怨念又多了一分。

要不是因為那個鄉巴佬,他和陸辰宇的關係也不會僵到這份上。

“我在帝盛定了包間,我們邊吃邊說。

”他說。

這裡人太多了,他不好當眾數落虞禾。

“我已經跟你絕交了,冇有什麼好說的,我還有事,先走了。

”陸辰宇說完,轉身走人。

顧澤看著他的背影,拳頭緊握。

——

下午放學後。

虞禾在班上做值日時,接到了一個快遞電話,讓她去學校收發部拿快遞。

她打開手機,切換了個賬號,正好看到了微信訊息。

一隻豬:【老大,你要的中藥,除了百年野人蔘冇有找到,其餘的已經寄到了,有些沉,去拿的時候,最好找個人一起。

一隻豬:【市場上,已知的兩顆百年以上的人蔘,一顆218年的被人民.大會堂收藏著,買不動,另外一顆198年的被星闕收藏著,不賣。

一隻豬:【我再讓人去找找。

烏鴉:【謝了。

人蔘不用找了。

烏鴉:【錢先欠著,最近有點窮,幫我恢複接單吧。

一隻豬:【窮!!!大佬,你前段時間不是才大宰了顧家十億嗎?!】

烏鴉:【花完了。

一隻豬:【!!!窮奢極侈!壕無人性!】

一隻豬:【剛好有幾個人想找你接單,我給你篩查一下,晚點發你。

虞禾給他回了個好,然後切換了一個不常上的賬號,無名。

默認的訊息列表第二個還是上次她新增天闕殿主成功的係統訊息。

她突然想起當時答應對方的三個要求的第二個要求,隨時保持聯絡。

“……”

她動了動手指,主動先給對方發了條資訊:

無名:【在?跟你商量個事,我看上了你們星闕收藏的那顆百年人蔘,怎麼交易?】

訊息發過去,虞禾也不急著對方回覆,正要去收發部拿快遞,卻冇想到對方竟然秒回了。

星闕殿主:【星闕收藏的東西,一律不交易。

星闕殿主:【除非……】

虞禾等了會,對方半天冇有下文了。

無名:【除非什麼?】

對方還是冇有回覆。

虞禾索性收起手機,跟一起做值日的楚穎說了聲,獨自前往收發部。

學院收發部。

顧澤拿了快遞出來,正好在走廊上看到過來的虞禾。

他臉色沉了沉,懷疑虞禾是不是在跟蹤他。

他大步上前,攔住了虞禾的去路,“你又想乾什麼?”

虞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眉宇間染了幾分煩躁,“怎麼哪裡都有你。

“嗬,跟蹤我,何必這麼問呢?”顧澤冷笑一聲,“你以為你故籠絡辰宇孤立我,再用欲擒故縱的手法,就能引起我的注意嗎?”

“自戀症是病,建議去醫院心理科與精神科看看。

滾開。

”虞禾冷冷說道。

“你!”

竟然罵他神經病!

顧澤不但不讓,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告訴你,你做過的所有齷齪事情,我都有人證,等著我一一給辰宇揭開你的真麵……”

“吵死了!”虞禾不耐煩,右手一抬,指尖多出一枚銀針,刺進了顧澤的啞穴。

她的動作很快,顧澤反應過來時,發現自己張著嘴,卻說不出話!

他瞪大雙眼,揉了揉聲帶,依然發不出聲音!

他一把抓住虞禾,口型無聲的怒吼著: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再嗶嗶,就讓你永遠閉嘴!”虞禾不耐煩的說道。

顧澤:!

鄉巴佬!用的什麼妖術,竟然讓他說不出話!

快給我解開!

他按著虞禾的肩膀,無聲的咆哮。

“顧澤!你要對虞禾做什麼!”剛好這時,陸辰宇出現在走廊上。

他立馬上前,一把推開顧澤,一臉擔心的看著虞禾:“你冇事吧?”

顧澤冇想到陸辰宇這個時候會出現,肯定被誤會了!

陸辰宇現在正被虞禾迷得神魂顛倒,要是虞禾再顛倒是非說點什麼,陸辰宇對他的誤會就更大了!

那他和好的機會就更小了,保送名額也將付之東流。

他張口想解釋,卻發不出聲音。

“冇事,他說要幫我拿快遞。

”虞禾淡淡的說道。

聞言,正火冒三丈的顧澤詫異地看向虞禾,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幫他說話!

她果然是喜歡他的!

“真的嗎?”陸辰宇不相信,他剛剛明明看到顧澤都想要動手打虞禾了!

虞禾怎麼突然幫他說話?!

他看了顧澤一眼,後者大大鬆了口氣,點頭。

陸辰宇眼神裡閃過一瞬的不悅,說:“我也可以幫你拿。

“那你監督他。

”虞禾說道。

顧澤突然意識到,事情好像不對勁。

陸辰宇還在理解虞禾的意思,就見她在收發部認領了快遞。

“搬到化學實驗室四樓。

”虞禾踢了一腳那一大箱子,紋絲不動。

陸辰宇瞬間明白了,對顧澤說:“拿吧。

顧澤:“……”

坑人啊!

最後,顧澤在陸辰宇的監督下,累死累活地把那四五十斤重的大箱快遞,從行政二樓的收發部,搬到了化學樓四層。

想他堂堂顧家少爺,從小錦衣玉食,什麼時候乾過這種奴隸般的重活!

好不容易到了實驗室門口,顧澤氣急敗壞地,把大箱子狠狠往地上一放,結果力道冇有控製住,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給砸到了。

還骨折了!

啊啊啊啊他那是彈鋼琴的手啊!

……

虞禾回班上做完值日,再次來到化學實驗樓四層,隻見快遞被擱在實驗室門口,不見人。

她打開實驗室門,把東西拖進去,拆開,裡麵全是包裝的極為嚴實的珍貴藥材。

她打開暖氣,脫掉外套,拆了半個多小時,才把全部藥材從包裝裡拆出來。

這時,放在一邊的手機螢幕亮了,是星闕殿主終於給回覆了。

星闕殿主:【除非是殿主夫人。

虞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