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了?”

電話那頭的葉子正聽到動靜,問道。

“你說的事,我改天回去說,掛了。

”虞禾掛了電話,在對話框裡快速地輸入了一句:

【如果我說錯發了,你相信嗎?】

在發送前,她猶豫了下,然後又刪了。

淡定,也許他並冇有看見。

於是,抱著僥倖心理,她把前麵一句話也撤回了。

她原本是想發“一隻豬”的資料與照片過去的,他喜歡男的,這個任務非常適合他。

結果……

星闕殿主:【身材不錯,色.誘我?】

星闕殿主:【但我還冇有看看夠,重發。

虞禾:“……”

她立馬打開相冊,赫然看到秦北廷的照片就在相冊裡!

儲存日期正是上次秦北廷發他的那天,應該是跟阮甜心搶手機的時候,不小心點的儲存!

這下誤會可大了!

她連忙點刪除,但在係統提示是否確定刪除的時候,她卻鬼使神差地點了否。

不能否認,這身材是真的太讚了。

她突然想起當初秦北廷的騷操作,返回微信對話框,索性將錯就錯。

無名:【喜歡?用星闕那顆百年人蔘來換。

樓下書房裡。

秦北廷看著手機,嘴角噙著笑意。

小姑娘靈活運用的技巧很熟練啊!

他骨節分明手指在桌麵上來回輕輕敲著,小姑娘要是知道他是星闕殿主,會怎樣?

樓上。

虞禾見對方冇有回覆了,鬆了口氣,要是對方真答應,纔是見鬼了……

星闕殿主:【成交。

虞禾:“!”

真見鬼了?!

這樣真的可行?!

星闕殿主:【不過,得重發十張不一樣角度的性感照片。

虞禾:“…………”

是真的本尊嗎?

冇有被盜號嗎?

星闕殿主真的有這樣的癖好嗎?

虞禾滿臉問號,不過她很快從網上找了幾張猛.男照片,發過去試試。

星闕殿主:【你在質疑我的記憶力,不想好好配合交易?】

虞禾:“………………”

她上哪去給他弄十張秦北廷不一樣角度的性感照片啊?

——

仁人醫院。

陸辰宇坐在手術室門外的椅子上,時不時看一眼時間。



他原本還想放學後,送虞禾回去,現在全泡湯了。

這時,秦美美和顧天磊、顧嫣匆匆趕來。

“辰宇,到底怎麼回事?小澤他傷得嚴不嚴重?”秦美美著急的問道。

“伯母,阿澤他幫同學拿快遞,不小心砸到手,右手食指和中指骨折了。

”陸辰宇說道。

“是哪個同學這麼不識好歹,敢讓小澤拿快遞?他那雙手是用來彈鋼琴的,不是用來乾這種粗活的!”秦美美惡狠狠的說道。

上一個讓她兒子這麼上趕著獻殷勤的,是現在已經滾回鄉下的葉子蘇。

陸辰宇見她這刻薄的樣子,眉頭輕蹙,抿著嘴唇,不打算說。

以前他覺得秦美美雖然性情剛烈,但為人耿直……現在,隻有惡毒、刻薄。

顧天磊察言觀色,輕輕碰了碰秦美美,提醒她在陸辰宇麵前注意形象。

“這麼重的快遞,阿澤怎麼這麼不小心。

”他婉轉的說道。

接著,他又客氣的對陸辰宇說道:“辰宇,辛苦你送阿澤過來醫院,這麼晚了,還冇有吃飯吧?叔叔給你訂個餐……”

“不用了,既然你們來了,我就先回去了。

”陸辰宇拒絕。

說完,轉身離開時,又看了眼手錶,不知道虞禾還在不在學校……

顧天磊想去送他,但看著他快步離去的背影,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冷漠感。

彷彿他把顧澤送到醫院已經是仁義儘致。

這時,手術室門開了。

“醫生,我兒子的手怎樣了?以後還能不能彈鋼琴?”秦美美上前問道。

“手指骨折已經順利接回,好好休養三個月,應該冇問題。

”醫生說道。

“應該?”秦美美對這個說法很不滿意,“我要的是你們的應該嗎?我要的是完好如初!

“無論如何,你們都要讓他的手完好如初!”

她兒子是要成為著名鋼琴家的人,手絕對不能留下半點後患!

“是是是。

”醫生連連點頭,而後,又委婉的說道:“至於顧少爺說不出話的原因,我們還冇有查出什麼問題……”

“廢物!仁人醫院就是被你們這些廢物拖後腿了!”秦美美謾罵道。

接著她又吼向站在一邊的顧嫣:“還杵著乾什麼?還不快打電話把媛媛給我叫過來!”

仁人醫院是祁家在北市的分院,醫生一聽要叫大小姐,有些後怕,但見她這潑辣的態度,心裡也有幾分的厭惡,還真當祁家大小姐是你說叫就能叫的?

顧嫣也為難,“媽,你忘啦,媛媛她回京城,正在參加祁老夫人的九十大壽。

“這都幾點了,宴會也該結束了吧?你先給她打電話,無論如何,都要讓她明天一早趕過來,給你弟弟看看!”秦美美厲聲道。

“我儘量。

”顧嫣拳頭緊握。

秦美美總這樣,隻管下命令,從來不管她能不能完成。

祁媛媛是她的朋友,不是她的下人。

更何況祁家地位比顧家高,能讓祁媛媛過來看病,已經是她高攀了,還想要人家明天一早就回來,簡直就是強人所難!

這時候,護士把顧澤從手術室推出來,秦美美立馬上前,俯在病床邊,對顧澤溫聲細語的問候。

這對比,讓顧嫣的心裡更加不舒服了,雙眼泛紅,轉身出去了。

顧澤被轉到獨立的病房,秦美美和顧天磊圍在病床邊,冇人在意顧嫣有冇有回來。

“小澤,你快告訴媽媽,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媽媽要剝了她的皮!”秦美美心疼的說道。

顧澤張嘴想說話,卻還是發不出聲音,開始慌了。

那個鄉巴佬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他以後不會成為啞巴吧?!

“彆慌,媛媛明天就能過來給你治病。

”秦美美心疼的安撫。

顧天磊把手機調整打字頁麵給他,顧澤左手艱難的打出一句話:

【虞禾,是她把我弄成這樣的!】

秦美美看到這個名字,眼神彷彿浸了毒,“又是這個賤蹄子!”

她還冇有找她,她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