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278章他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聽到趙浪的聲音,這時候兩人也反應了過來,極為欣喜的喊道,

“家主!”

趙浪看著去死和二黑,也露出一個笑容,

“進來吧。”

兩人一個翻身,也上了牆頭,然後跟著趙浪進了莊子內。

看著突然翻了幾個人進來,莊子裡麵的喜和天一都微微動了一下。

好在趙浪提前打了招呼,纔沒有出手。

不然就算喜認識去死兩人,這一片黑,也分辨不出來。

去死和二黑跟在趙浪身後,兩人都極為興奮,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趙浪一邊走一邊問道,

“你們怎麼現在纔回來?是怎麼找到我的?還有其他人呢?”

聽到問話,兩人頓時找到了話頭。

把這一路的事情說了個清楚。

趙浪聽完之後,微微抬了下眉,

“你們一路跟著高句麗使團的車隊?!情況都弄清楚了?!”

“做的好!”

趙浪聽到這個訊息有些振奮,他冇想去死居然和對方碰上了!

這一路跟過來,高句麗的使團情況,他們早已經一清二楚!

這麼一來,想對他們動手,也能有針對性一些!

聽到趙浪的表揚,去死和二黑的嘴都笑得要到耳後根了。

看到這一幕,趙浪笑了笑,隨意問道,

“草原上怎麼樣?看來,你們適應的不錯。”

去死大聲到,

“家主,你放心吧,現在我們是大秦邊境最強大的部落!”

“我們有三百多的騎兵了!如果算上女人孩子,人數都要過千了。”

“哼,要不是我們的根基太淺,明年的東胡王庭集會,我們都想去爭一爭草場。”

趙浪當然不會聽這兩人吹牛,他知道如果不是有大秦邊軍的威懾。

就去死他們起家時候的那點戰鬥力,早就被其他部落給吃了個乾淨。

想到這裡,趙浪淡然的問道,

“小六他們怎麼樣?”

當時他對小六那群人還有些懷疑,所以放在那裡,給去死他們當後應。

還讓喜留了人,另外還有阿二,也算是相互監督。

去死大大咧咧的回到,

“這次我們都回來了,所以那邊交給了他看著,現在草原上應該早就下雪了,所以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不過家主,那邊的冬天應該會好冷!”

趙浪點點頭,這麼看的話,小六應該是冇問題的。

隻有一旁的喜聽到這話,不由的抖了一下。

很快,幾人也到了房間,趙浪對一旁的喜說到,

“媚的人到了通知我。”

然後就帶著去死和二黑進了房間,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問問兩人。

房間內趙浪讓去死兩人把高句麗使團的情況詳細說了說。

趙浪很快就發現了一處不對,

“你是說,那隊伍裡麵有一個帶著麵具的人?”

去死點點頭,回到,

“冇錯,而且那人我總感覺在哪兒見過。”

“但我又很肯定,之前冇有見過誰帶麵具。”

趙浪微微的眯了下眼睛,他自然想起來了白天在食肆那邊,看到的那個有莫名熟悉感的麵具人。

當時他正要去檢視,然後就發生了那些人冒充農人殺人的事情。

如果說,這兩者之間冇有關係,趙浪是不信的。

當然,他冇有任何證據。

可他又不是法官,要什麼證據?

微微思索一下了,趙浪說到,

“大貓他們就在城外,倒也不錯,明天你帶一些人手進來,其他人讓他們回莊子上。

明天就是墨家的解謎,經過之前的宣揚,還有儒法兩家的辯論。

鹹陽早就聚集了大量的人。

到時候這件事肯定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對方估計也會到,自己剛好趁機找人!

高句麗的王子他的確是不好下手,尤其是農人當街殺人之後。

但是對付對方身邊的人,還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嗯,順便還可以看看對方有冇有財物,總要讓對方留點什麼東西下來。

至於參與墨家解謎這些事情,反而是次要的了,反正,墨家機關術也不是那麼好解的。

錯過也無妨。

先找到栽贓給農家的人比較重要。

趙浪再囑咐一番之後,才帶著幾分不自然問到,

“那個,白姑娘怎麼冇有和你們一起過來啊。”

他可是寫了信讓姬無雙回來的。

二黑倒是冇有發現趙浪的異常,直接說到,

“我們這一路都走的很慢,白姑娘也就一路去聯絡各郡的農家人了。”

“這次剛到鹹陽周圍,她就離開車隊了,可忙了。”

趙浪聽的微微一怔,他當然知道對方這是為了誰。

還是去死知道趙浪的意思,回到,

“家主,白姑娘她去聯絡了周圍的農人,很快就會進城和我們彙合的。”

“我們也留了記號,她肯定能找到這裡。”

趙浪這才點點頭,

“行了,你們先去休息,這兩天還有的忙,其他事情,我們回莊子上再說。”

這一路,兩人肯定也冇有休息好。

“是,家主。”

兩人頓時齊齊應道,然後跟著仆人離開了。

等兩人走了之後,趙浪的臉上明顯浮現出一絲笑容。

去死這些少年,才能算是他真正的嫡係。

後來招進來的人,多少冇有那麼親近。

而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他們到的剛剛好。

趙浪還留在房間內,拿出了自己的兵書翻看,這書什麼時候能倒背如流了。

那才差不多了。

直到深夜,門口傳來一陣響動。

趙浪放下竹簡,抬頭就看到媚被喜帶了進來,

“家主,媚姑娘翻牆被我們給抓住了。”

趙浪淡淡的說到,

“你下次能不能走正門?”

媚有些不服氣的抿了下嘴,她上次被抓,這次想要找回一些麵子,冇想到又被抓了。

趙浪冇和對方多糾結,直接問到,

“情報呢?”

提到情報兩個字,媚的臉上明顯多了幾分自信。

外邦使團的資訊,是何等機密?

但是一天不到的時間,他們就已經弄清楚了其中大部分的人員資訊。

這就是卑賤者的力量!

因為他們無處不在!

那些侍衛甚至會在意突然多出來的鳥,卻不會多看一眼,他們眼皮子底下的奴婢。

媚昂著頭,帶著笑容說到,

“使團的情況,我們已經很清楚了,他們總共兩百餘人”

媚將所有的資訊一一說出,既然說了不會向趙浪索取任何東西,也就不會拿這些資訊當籌碼。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讓對方知道他們的力量!

很快,媚將資訊說完,但讓她有些詫異的是,對方隻是淡然的點點頭。

卻冇有一絲驚訝,彷彿早已知曉。

趙浪這時候淡淡的說到,

“你們的情報不錯,但有幾個地方卻不夠準確。”

“護衛應該是一百三十人”

趙浪把去死他們回報上來的資訊一一說出,媚臉上的笑容卻逐漸消失。

最終心裡也隻剩下一個念頭,

他怎麼會知道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