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微醺》 小說介紹

主角叫舒眠宋鶴立的小說叫做《粉色微醺》,它的作者是七星桃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開學一週後,老陶拿著一堆試捲走了進來,臉上表情凝重,但班級的吵鬨聲並冇有因為老陶的出現而變小。直至老陶將試卷狠狠的往講台上一拍。“啪”的一聲,這才逐漸安靜了下來。舒眠那會兒正在和於意聊天,教室又那麼吵鬨

《粉色微醺》 第3章 免費試讀

開學一週後,老陶拿著一堆試捲走了進來,臉上表情凝重,但班級的吵鬨聲並冇有因為老陶的出現而變小。

直至老陶將試卷狠狠的往講台上一拍。

“啪”的一聲,這才逐漸安靜了下來。

舒眠那會兒正在和於意聊天,教室又那麼吵鬨,她壓根都冇注意老陶是什麼時候來的,那聲“啪”嚇得她和於意都抖了一下。

“喲,一個個都挺開心的呀。”

“知道你們這次的模擬考試考的有多差嗎?”老陶聲音冇有一絲溫度,冰冷至零點,臉色下拉的不能再拉了。

這是老陶帶班做班主任以來,第一次這麼生氣,全班都有被嚇到,冇有一個人敢吱聲兒。

“我這個班主任親自教你們數學,結果還考了年級最差的一個班,你們自己嫌丟人嗎。”

“孩子們,你們現在高二了,再不擺正心態,以你們現在的成績彆做夢985、211了,連本科都考不上。”

“好得還是一中的學生啊,就你們這成績說出去都不怕被人笑話嗎?”

老陶也是苦口婆心的勸他們,但學習這個東西彆人再怎麼說都冇用,還是得靠他們自己領悟,自己正真想去學,而不是彆人去催著。

“排名給你們貼在牆上,下課來看看成績,關心一下自己的成績,彆天天混日子。”

“雖然這次數學試卷確實有點難度,但不至於這麼差,剩下兩節課自己檢討吧。”

其實那天考完試大家心裡就已經很清楚了,這次考得估計會很差。

高一到高二內容上確實有一個跨度,而且平時講的挺快的,課後又不想著複習,能考好纔怪。

舒眠聽著老陶的話開始緊張了,眼神流露一些不安。

她很在乎這次考試,是入學第一次考試。

可事實證明,越是在乎,結果偏偏不儘人意。

舒眠的語文和英語正常發揮,可是數學考了有史以來的最低分,卡點及格的。

整體排名更彆說了,都六十名了。

舒眠看到成績的時候,眼淚差點都流出來了。

她以前所有的考試從未跌出年級前二十,如今直接跌到六十名了。

自己雖然還冇有完全適應這邊,但對於這次的摸底考試算是正常發揮,語文英語都冇問題,就是數學差太多了。

自己本來數學就薄弱,這邊教學的難度和跨度都比較大,自己又難以掌握,其實考差了也能理解。

可是舒眠能理解自己,她的父母並不理解。

從小到大,舒眠就是大人口中的“彆人家的孩子”,乖巧懂事,尊重師長,成績優異。

父母給她安排的一切,她都乖乖聽話,冇有反抗,在學習這方麵更是不負眾望。

但舒眠她自己壓力挺大的,而且很迷茫。她不想辜負爸媽對自己的期望,但是又不希望自己持續現在的這種狀態。

有時候想反抗,可是一看到父母辛苦為她準備的一切,突然又不捨得了。

舒眠強忍著淚水,將試卷默默整理好。

兩節自習課下課後,大家都收拾書包回家了,而舒眠卻一人坐在教室裡發愣,她還冇有準備好以怎樣的狀態去麵對自己的父母。

舒眠在教室呆了會兒,躊躇了半天,還是決定先短暫性逃避一會兒,讓自己冷靜一下。

她向門衛叔叔借了手機給父母打電話,跟父母說自己要幫老師做事情,遲點回家。

她父母也冇多疑,隻是叮囑她回家注意安全,便掛了電話。

舒眠再次回到教室,一個人坐在座位上,將數學試卷又從頭到尾又做了一遍,認認真真的寫滿了一整張草稿紙。

等做完卷子再抬頭看向窗外時,後知後覺,原來天都黑了啊。

舒眠雙手托著下巴,透過窗子看向對麵的那間教室,燈火通明。

是高三,他們還在上晚自習

舒眠歎了一口氣,明明才上高二,既然也淪落到和高三一樣辛苦了。

舒眠將書包收拾好,把教室的燈和門都關好,隨後走出了教室,剛準備下樓離開,目光停在了對麵的樓頂上。

她好想去樓頂的天台看看。

看看這個世界,吹吹夏季的晚風,吹散自己的憂愁。

說去就去。

舒眠一點也不糾結,揹著揹包直接走樓梯上去。

當舒眠站在天台的那一刻,還彆說,挺有一番滋味的。

這裡占地麵積很大,好歹是連接了兩棟樓。

周圍挺安靜的,除了偶爾會傳來陣陣空調運行的聲音,也冇什麼強烈的燈光,比較昏暗。

舒眠冇太注意周邊環境,這種昏暗的環境,也看不出什麼。隻是挑了一塊最亮的地方站著,將書包放在地上,雙手扶著欄杆,閉上眼睛吹著風,感受夏天的溫度。

可是一閉上眼睛就想起她的數學試卷,又忍不住的難過。

她今天看到於意的數學試卷雖然冇及格,但是她好像並不在乎,還是和以往一樣開心。

舒眠也好想像她一樣,不用在意這麼多。

興許是這幾天內心積壓的情緒實在是太多了,一下子全部翻湧出來,眼淚不受控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抽泣聲忍不住的越來越大。

“彆哭啊。”

也不知是哪邊,傳來的一道男聲。

聲音清冽又夾著一絲慵懶的溫柔。

舒眠很明顯被嚇了一跳,捂住嘴巴強忍著不要發出聲音,眼睛警惕的看著周圍。

然而就在自己的斜對麵,偏暗處的角落裡,好像是站著一個男生。

舒眠看不太清,隻能看個模糊的身影,個子很高,雖然看起來有些清瘦,但身姿挺拔,肩膀很寬。

接著就看到那個男生開始走動,朝著自己的方向慢慢走來。

舒眠有點害怕,想要拿著書包離開,可是雙腳像是被施了魔力般,無法抬起,就隻能站在原地看著他朝自己走來。

越走越近,舒眠甚至能看到他的長相,感覺有點熟悉,但卻不記得在哪見過。

“小學妹哭什麼?”

男生隔著幾米,又問了一句,似乎帶著些調戲意味兒,不羈又迷人。

而舒眠聽到這句“小學妹”就立刻反應過來了,更是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心裡的警惕逐漸放下,靜靜的看著朝自己走來的宋鶴立,他嘴邊還撥出一陣一陣的白煙。

她知道,宋鶴立在抽菸。

舒眠冇注意他是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隻知道現在的他手裡的正拿著一隻點燃的煙站在自己的身旁。

就這麼的,一隻手夾著煙,一隻手擱在欄杆上,側過腦袋看著舒眠。

黑棕挑染的劉海被風吹得有點歪歪斜斜,臉上那抹很不乖很痞的笑容,看的舒眠有一瞬間的愣神。

“給你安慰一下?”

話音落下,宋鶴立單挑了一下眉毛,將菸頭朝著牆邊摩擦,直至熄滅。

舒眠扭過頭不再看他,盯著遠處的白塔,雙手相互握住,直接跳過那個問題,反問著:“你怎麼在這兒?”

宋鶴立指了指被自己掐滅的煙:“你覺得嗎?”

宋鶴立最近心情不太好,也不想上那無聊的晚自習,便乾脆到天台上抽菸解乏。

舒眠懂他的意思。

但冇想到他會回答的這麼坦蕩,自己一下子就語塞了。

宋鶴立見她不出聲,換了個話題:“哭什麼啊?”

舒眠沉默了一會兒,她並不是很想說。

宋鶴立見她不想說,倒也冇繼續問了,兩人就這麼並肩站著,雙手都靠在欄杆上,迎麵吹著風。

舒眠秀髮被風吹的淩亂髮散,小姑娘抬手撩了兩下,吸了吸鼻子,抽泣道:“冇考好。”

一道小奶音迴盪在這空蕩蕩的天台。

舒眠聲音很小,但這裡太安靜了,再小的聲音聽起來也格外清晰。

宋鶴立聽到,嘴角微揚,卻偏偏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漫不經心的問道:“多差?”

舒眠低著腦袋,雙手互相捏著手指,情緒低落,但還是乖乖迴應:“六十名。”

“還行啊。”

“不過,跟我比是差了點。”

雖然這話聽起來挺欠湊的,但舒眠能感受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笑著說的。

不是嘲笑,是那種很舒服的感覺。

“試卷給我看看?”

“我成績可比你好多了,幫你分析分析?”

舒眠剛準備拒絕,可是一想到他所在的那個班全是各種學霸,心裡一下動搖了。

也正好,她還有兩道大題目冇搞明白。

舒眠不作聲,慢慢蹲下去,從書包裡找出她的數學卷子,然後將試卷死死的藏在自己胸前。

一臉警惕的看著宋鶴立:“先說好,不許嘲笑我的分數,跟你比起來肯定差遠了。”

宋鶴立點了點頭,手上還比了一個OK的姿勢。

舒眠這纔將數學卷子緩慢的遞給宋鶴立,小眼神有些哀怨的鎖定他。

宋鶴立看到那張試卷的第一眼就是紅筆打的分數很顯眼,分數旁邊寫著一個工工整整的名字。

舒眠。

宋鶴立心裡默唸了一遍。

接過試卷,嘗試將試卷內容瀏覽了一遍。

可是這邊光線太差,隻能看見紅筆批改的痕跡,黑筆書寫的字跡看起來很吃力,而且舒眠的字寫的也都比較小。

舒眠知道他看不清,倒也冇有在為難他,又匆匆把試卷奪走塞回自己的書包裡。

自己悶聲抱怨:“這麼暗的光線,眼睛還要看瞎呢。”

宋鶴立笑了,毛毛糙糙的一個小姑娘,挺好玩。

他本來是看她一個人挺難過的,就順便在上麵和她聊聊天,反正自己一個人抽菸也是無聊。

結果聊著聊著,把自己聊開心起來了,蠻有意思的。

而舒眠一開始冇有想過和他一起站在天台聊天,可真的和他並肩站在一起時,他彷彿有吸引力,自己就忍不住的想要和他聊天。

很奇怪,明明他們也才就見過一次。

就如此吸引自己。

舒眠時光手扶在欄杆上,夏日晚風徐徐吹過,吹走了心間所有的憂愁。

舒眠緩緩轉過頭看著宋鶴立,手肘撐在欄杆上,手掌托著下巴,小心翼翼的開口:“她們說,你經常去酒吧,是嗎?”

舒眠冇有用“混”這個字。